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六百六十七章 小试身手

    “旁边不是个球吗?”纪天宇对着二人叫了一声。

    “小声点,你想把蓝家人都吵起来?”男人瞪了纪天宇一眼,瞥了纪天宇所说的珠子一眼。

    “这是什么珠子?上面的人没告诉你是黑色的,带着奇怪字符的珠子?”男人一脚把纪天宇所说的珠子踢到了一边。

    纪天宇心里一动,听他们所说的样子,应该是自己怀里的那个奇怪的珠子!

    “我只知道是蓝博世这次得到的东西,什么样子,没跟我具体交待!”纪天宇胡谄了一句,他看这两人也不是十分精明的样子。

    “哦,既然是这样,你们头派你来是干什么?监视我们?”二人的话音里带着一丝不满,但是他们心里已经相信了纪天宇编造的身份了。

    “你们说的是这个东西吧?”纪天宇从身上拿出了那颗蓝博世送给自己的黑色珠子,托在手里,问着翻箱倒柜的二人,。

    确认了纪天宇手里的珠子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后,二人惊喜过后,才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貌似这个人从出现就没离开过门边,也没见他帮着翻找,这骨珠是如何到他的手上的?

    “你不是外面的人!”二人迅速靠在一起,共同面对着纪天宇。

    “你们说对了,我当然不是外面的人!因为这是我家!”纪天宇脸色一寒,手上的珠子弹跳了几下后,被纪天宇随意的揣到了兜里。

    “你家?蓝家没有男孩!”

    “蓝家的女儿是我老婆!”纪天宇的好脾气终于用光,与此同时,对方也开始向纪天宇发动了攻击。

    在沉睡了两天之后,纪天宇很想找个人试试身手,终于得到了这个机会,纪天宇期盼着对方能给自己一个战斗的惊喜。

    二对一,二人却是感觉到如同小孩子与成年人打架一般!

    纪天宇躲闪过一人的拳头,反手一抄,对方的脖颈落入了纪天宇的手里。纪天宇接下来的动作,干净利落,只听一声骨骼的咔嚓声,纪天宇只一手之力,生生捏碎了对方的颈骨!

    另一人一愣神间,纪天宇扯着对方的头发,手一转,对方反抗动作尚未做出,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个大活人?在见到自己的两位,就那么憋了巴屈的死在了面前,这个人,暴然对着纪天宇的裤/裆就是一拳!

    纪天宇淡笑着抬起手,对着带着风声击向自己的手臂落了下去。骨骼断裂的声音传来,对方袭向纪天宇裆部的手臂,如同面条一般,垂了下来。

    “可以陪我说会话吗?”纪天宇蹲下身子,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要杀要剐随你便,我跟你没有话说!”这男人也够硬气,胳膊折了,硬是没叫出声来,任凭着汗珠从额角滚落。

    “杀人我可下不去手,但是这剐人嘛,我还没试过,应该不太难吧!”纪天宇自言自语,在倒霉男人的震惊眼神里,一把小刀飘忽忽的自己飞过来落到了纪天宇的手里。

    看到这一幕,男人终于变了颜色。

    “你是龙魂的人?”男人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龙魂是什么东西?”纪天宇一拧眉,从见到这个家伙,他们就在猜测自己是什么人,到了如今,落到了自己的手里,还是要给自己安一个身份!只是不知道,这龙魂究竟是什么,竟然可以让他如见了鬼一般!

    “在华夏,除了龙魂能有像你这样的超能力者,其他的组织就算是有超能力者,也不可能有你这样的能力!”男人明显是在说服自己。

    “我是什么人,对你不重要,我倒是认为,你应该听我的,先跟我好好聊聊!”纪天宇手中锋利的刀刃,在男人的脖颈上划来划去。

    “你杀了我吧!就算你是龙魂的人,也改变不了什么!”最后一句,男人带着无尽的信心。说完之后,闭上了眼睛,不再看纪天宇。

    “为了这颗小珠子,你们杀了几个人?你们杀的人还是普通人!你觉得值吗?”那颗小小的黑色珠子,又从纪天宇的兜里自己飞了出来,在二人的面前悬浮着打着转。

    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生的渴望,尤其是看到那颗珠子时,更显得激动。

    “我们有我们的信念,为了信念,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人偏执得让人无语。坚持信念是好事,可这基础却必须是不伤害到其他人才行啊!一个以伤害普通人为代价的信念,只能说是邪念!

    “杀普通人也在所不惜?”

    “嗯!在庞大的势力面前,人的性命是最不值钱的!”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诚然如此,他的生命也是在这个规则里面,终要被牺牲的。

    纪天宇最恨的就是这种为了自己自私的目的,而去伤害那些无辜的,没有能力反抗的普通人的混蛋!

    凌晨为了搞垮寰宇,竟然费南16条人命为筹码。而眼前的这个人,也是手里稳攥着若干普通人的性命!

    这样的败类,还让他们活在世上,实在是对社会的污染。

    “死是不可避免的,现在你可以选择你怎样死去的方法!”纪天宇冷然说道。

    “你别想从我这得到任何的消息!”男人傲然的看着纪天宇。

    “是吗?”纪天宇抓住男人头发的手用力一顿,男人的头自然的向后仰去。纪天宇手里的刀,在他的脖子上划了一刀,这一刀的深浅刚刚好,并没有伤到动脉和气管,但是血却流个不停!

    死,谁都怕,别看刚才男人说的很硬气,真与死亡擦肩而过时,恐惧是无法消除的。

    “天宇,你干什么呢?”蓝博世带着睡意的声音传了进来,当他看清屋内的情景的时候,蓝博世的睡意瞬间跑得干干净净。

    “天宇……”蓝博世颤抖着声音,指着那名已经死得透透的家伙,和纪天宇手里,满身血迹的男人。

    “爸,你现在有危险了!”纪天宇回头看了一眼蓝博世,“你的两个朋友,都被他们杀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