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六百七十八章 强强对战

    示弱只会换来轻视,而不会是友好!这一点纪天宇心里非常清楚。

    双手打擂台,纪天宇心里也多少有些没底!自己手下再厉害,那也只是几百人里挑拔出来的,诺大的一个军区,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人才,还是未知!

    蔡昌南坐在前方,没有参言,朱清河挑出了出战的五人。不出于庆科所料,果然有一个气息内敛,与朱清河不相上下的男人!

    率先出场的人,正是这个让于庆科担忧的主。

    于庆科脑子里深深的记着纪天宇的话,田忌赛马!是以,他派出了一名队伍里身手最差的一名兄弟,昂首挺胸,凑了上去,下场很简单,只几招,就被对方按在了地上!完败一局!

    这一场,让这些当兵的士气大涨,他们对司令要他们与这群人对擂的时候,还纳闷呢,现在一看,果然如此,这样的人,还想要与他们正规的军人比划?纯属是自己找欺负,!

    接下来几场,结局完全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之外,除了沙亮使用赖皮的流/氓手法,和对方拼了个平手外,于庆科,林许丹,徐才,稳稳完胜自己的对手!

    五局三胜一平一负!

    看到这个结果,蔡昌南好笑的看着纪天宇,“小子,你这计策用得不错!”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们的人太强了!若是正常强对强,五场下来,我们会有两场胜算就已经是不错了!”纪天宇也不矫情,坦然回了蔡昌南的问话。

    “小子,你别不满足了,你知道,第一个出战的人是谁吗?那是我们军区大比武的冠军,家里是武学世家,从小三岁就开始习武,这样的人,你就算是输了也不丢脸!”

    应和了蔡昌南的话,这个军方,唯一的一名胜者,气哼哼的走到蔡昌南的面前,“司令,对方耍诈,这样不公平!我要求与对方最强的领队再比试一场!”

    马鑫与一名与自己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人做对手,虽胜犹败!这让一向自傲的小心灵受到伤害了。

    “算了,在战场上,不只要比拼双方的真正实力,还要比计谋!现在,确实是他们赢了!”蔡昌南劝了马鑫一句。

    “司令,我不以对擂的身份邀战,现在我只以一个普通军人的身份,想向对方的领队请教一二!”

    蔡昌南看向了纪天宇,武者都有一颗自傲,不服输的心,想要让他认输,那就得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让于庆科上场?纪天宇不敢肯定,于庆科会不会是眼前这人的对手!这人只怕不似蔡昌南所说的,只是军区大比武的冠军这么简单的身份吧!

    “他们的领队是我,如果你想要再切蹉一番的话,那我愿意奉陪!”纪天宇站了起来,斯文的对着马鑫说道。

    “你?”马鑫见纪天宇接过了自己话,主动应战,但在看向纪天宇时,则是越看眉头皱得越紧。这么一个斯文的小子,能禁得住自己一拳之力吗?

    “你是领队?那我不找领队了!”欺负一个文弱书生,只怕比欺负刚才那个人还要让他难堪。

    朱清河迅速走到马鑫的身边,低声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马鑫看着纪天宇的眼光变了。而纪天宇却是哭笑不得的看着朱清河,这个家伙,以为他低声耳语自己就听不到了吗?

    “请赐教!”马鑫也不再矫情,对着纪天宇一伸手臂,示意纪天宇上场。

    “朱哥,一会我们再切蹉一下如何?”纪天宇走过朱清河身边时,戏谑的问了一句。纪天宇知道,刚才朱清河一定是对马鑫说了些什么。

    “我老胳膊老腿,怎么是纪兄弟你的对手,切蹉就不必了!”朱清河可没有兴趣在自己的兵士面前,再一次被纪天宇按在地上!自己的形象还是高大一点的好!

    交手之间,纪天宇感觉到,马鑫的身手与于庆科不相上下,但是在招式牙,威猛的气势上,于庆科是无法相比的。

    于庆科的出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了对方的命!而不是这种需要过多花架子的你来我往。可在这些正规军人的面前,于庆科必须得掩饰一下自己处处透着杀意的身手。

    此消彼长之下,于庆科想要胜出马鑫,则是不可能的。这是纪天宇在和马鑫过手之后,得出的结论。

    相较于纪天宇的一心二用,马鑫就显得吃力了许多。他没想到纪天宇会如此强悍,自己每多加一分实力,纪天宇则也相应的提高一点,一直到马鑫到了自己的顶点,无力再提高时,纪天宇依然没有半点忙乱的迹象。

    高下立判,处在这般境地时,马鑫尴尬至极,继续下去,很明显自己并不是纪天宇的对手,可若是半路住手,自己的面子往哪放?自己如何有脸面回去见自己的教官和战友?

    越打马鑫心里越焦躁,破绽百出。纪天宇轻探手抓住了马鑫的右手腕。

    被纪天宇擒住手腕的马鑫脸色大变,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腕,却感觉自己手上似有千钧重的力量在牵引着,让他无法移动半分。

    马鑫另一手,就势攻向了纪天宇,想要借攻势,拿回主动。

    马鑫还没看清纪天宇是如何动作的,就感觉自己身子一晃,咕咚一声,整个身子重重的跌在了地上,马鑫坐在地上半晌未动。

    朱清河吓了一跳,“马鑫,你怎么了?”按理说,纪天宇应该不会下狠手的啊,马鑫这是怎么了?

    “承让!”纪天宇淡笑着走上前,对着马鑫伸出手。

    看着纪天宇修长如钢琴家的手指,马鑫才回过神,握住了纪天宇的手。

    “你很强!”虽然纪天宇让他没了面子,可是败在真正的强者手里,马鑫并不觉得丢人。

    “侥幸而已!”纪天宇并不是一个好大喜功的人,如是回了马鑫一句。

    “以后有机会,我还能再找你切蹉吗?”从小浸淫武学的马鑫,对于这个比自己身手要好得多,并且谦逊的纪天宇,他果断的追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