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七百零三章 赌气献吻

    听着这些话,凌艳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凌艳,我替你报警吧!让警察把我抓起来吧!”纪天宇真的拿出了手机,按键欲报警,想要陷害自己,那也得她能接得下自己的反击。

    “别报警!”凌艳夺下了纪天宇的电话,她至今忘不了,那些警察看到纪天宇的样子,更忘不了,自己生平每一次在警察局里过的夜晚。

    “我可能是算错了日子,我想想,日子不对,我没有怀孕,你不用报警!”

    “你没怀孕?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你怀了我的孩子,这个名誉损失,我是不是也得找警察补回来?还有你诽谤嫣儿的语言,我们也应该讨个公道!”

    华宁嫣看着凌艳,心里也老大的不舒服,自己和纪天宇本来没有什么,却在这女人的嘴里,自己成了一个抢人老公的坏女人,好看的小说:!见纪天宇这般吓她,华宁嫣心里舒坦不少。

    “纪天宇,你别太过分!你和华宁嫣什么关系,还用我说吗?你敢说你们清白?”凌艳见到华宁嫣嘴角的一丝笑意,顿时火气一冲,又忘了忍辱负重。

    “我们清白不清白关你什么事?就算是我喜欢纪天宇,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华宁嫣也不是好惹的主,凤眼一瞪,喝问回去。

    “哼,我看你是看好人家纪天宇,却比不上人家的未婚妻,不敢说出来,目的还不是想抢别人的男人!”凌艳头脑一晕,也不记得自己的目标人物究竟是纪天宇还是华宁嫣了,只要谁说话,她就对谁开炮。

    “我喜欢纪天宇怎么了?我抢别人的男人,他乐意让我抢,总比你想抢还抢不着好!”华宁嫣自从到了滨大,还没有哪一个人跟她这么对骂过,一时间,也气不择言。

    纪天宇站在那,看着华宁嫣像只小斗鸡的样子,却没想到这妮子,转过身,抬手搂住了自己的脖子,这一回不只是宣誓了,还盖了个章!

    柔软的唇贴在了纪天宇的唇上,纪天宇还没有更多的回味时,华宁嫣松开勾住自己脖子的手,挑衅的斜睨着凌艳。

    “叮……”

    “寄体部位完美无暇,品质SS级,续存能量:30点!”

    纪天宇脑海里响起了清脆的系统提示音。

    纪天宇有些怔愣,这确实是意外的艳/福,本来是和凌艳吵架来着,却不想,吵着吵着,吵到了自己身上,还让自己意外的得到一个香/吻!

    这让纪天宇觉得,如果以后这样的事情多发生几回,自己也不反对多和别人吵上几架。

    受到华宁嫣这一吻震憾的,不只是纪天宇,还有众多的男生们!在他们眼里,有着古典美的华宁嫣,虽然活泼外向,但是却是与男生关系保持在最安全的距离,从来没听说过哪个男生与华宁嫣有了过分亲密的动作,更逞论是这样,公然亲/吻一个男生了?

    如果哪个男生说,碰到了华宁嫣的小手,那这只咸猪手可以一个星期不用洗了!

    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华宁嫣竟然主动亲了纪天宇一口!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华宁嫣是真的喜欢上了纪天宇?

    可是,纪天宇是有未婚妻的人啊?难道华宁嫣忘了吗?这样跟纪天宇在一起,最后也不过是一个小三而已!

    这想法,让无数喜欢华宁嫣的男生觉得接受不了!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竟然要沦落成别人的小三?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真是不要脸!当了人家的第三者还挺自豪的!真不知道那些男生喜欢你什么?”凌艳自觉再呆下去也无益于自己找回面子,当机立断嘲讽了华宁嫣一句,果断转身走人。

    “艳姐,孩子呢?你怎么能便宜了这对狗/男女了……”还有反应慢的笨女人,跟在凌艳的身后,大呼小叫。

    偷鸡不着蚀把米,凌艳本想是给纪天宇一个难堪,却不想,反倒是让他给了自己一个难堪,自己行事前欠考虑,这样一来,倒是断了自己想要钓个金龟的念头。

    哪个男人会要一个大吵着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虽然是自己考虑不周,但凌艳还是把怒火撒到了纪天宇和华宁嫣的头上。

    纪天宇,你等着!新仇旧恨,我们一起算!凌艳越走越急,牙只差咬碎。

    在纪天宇未出现在全校师生面前时,他借助着华宁嫣的名头,着实是火了一小把,只是这火却是煎熬人的妒火!

    没有理会围观的众人,华宁嫣拉着纪天宇,冲出了人群。

    凌艳的话尖酸刻薄,华宁嫣一时气愤,头脑一热,就对纪天宇做出了那样的举动,做过了之后,华宁嫣心里顿时开始后悔。

    为了和凌艳斗气,自己把初/吻送给了纪天宇,这有意义吗?还有比自己的初/吻丢得更凄惨的吗?

    “你怎么了?”纪天宇偷眼瞧了瞧华宁嫣紧绷着的小脸,小心的问道。

    “你还敢问?你说我怎么了?你好好的招惹凌艳那个女人做什么?如果不是你招惹她,她能这么贬低我吗?我要是不生气,能冲动的亲你吗?”华宁嫣站住脚,食指点着纪天宇的胸口,连珠炮的抱怨着。

    “我怎么会招惹她?是她自己跑出来找我茬的!学姐,你也别生气了,跟她那种人,你生气也不值得!”纪天宇把自己从这事件里择了出去。

    不是他推缷责任,而是华宁嫣像小火车头似的,让纪天宇不敢揽责任上身啊。

    “我能不生气吗?那是我的初/吻啊!二十一年了,就这么没了,我能不生气吗?你得了便宜,当然高兴了!”华宁嫣狠狠的给了纪天宇一个白色的卫生球。

    “学姐,你别太放在心上,我也没感觉到什么,你就当亲在自己手背上了!”

    “这么想就行了?可我没亲在手背上啊?”华宁嫣也不想自己总记得和纪天宇四/唇相接的瞬间啊。

    “当然行了,我就当作是小贝贝亲我的,这么想,就不会觉得丢了初/吻了。”纪天宇一本正经的说道。心里却是笑翻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