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七百二十九章 绝处逢生

    纪天宇等了会,没有反应!身体一点新生力量的感觉也没有!又等了一会,还没有动静!

    是5倍力量不能挣脱开这吸力吧?纪天宇咬了咬牙,“力量增加10倍!”

    5倍的本体力量摆不平你,10倍总可以吧!纪天宇虽然为自己即将被消耗的能量感到心痛,可却不得不下此命令。

    纪天宇体内的钢笔,此时像一摊死水一般,任凭纪天宇如何下达命令,就是一丝水波也不肯荡漾。

    这下子,纪天宇真的毛了,好看的小说:!自己体内的钢笔不肯帮自己,而以自己的能力却无法挣脱这大鼎的吸力,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手指还在流血,从手指里流出的血,像自来水的水龙头似的,哗哗的淌着。

    纪天宇心里一阵绝望,难道自己这次就要在这里被吸干血,变成一世干尸吗?

    死,纪天宇不觉得多可怕,人人都会死,他在第一次动手杀人时,就已经预料到,自己也会有一天,死去!

    自己的女人们,还在等着自己,自己没有和她们道别,蓝倩的孩子再有四五个月就要出生了,可怜小东西,一出生就要没有了父亲!

    多想看看自己的孩子是什么样子,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

    还有自己的父母,离开他们时,他们还不知道自己会此去再无回!二十年了,没有在父母面前尽过孝道,如今却要走在父母的前面!

    想着这一切,纪天宇觉得人生还有好多留恋的事情!

    献血400CC的纪天宇没有晕厥感,此时的他头脑开始发晕,这让他猜测,自己献给这只大鼎的血,只怕得有600CC了吧!

    曾经想像过死,却从来没有想像过要死在一个没有生命力的鼎炉的手里,并且还是被吸干血而亡!

    一向都极力保护自己的钢笔,今天怎么突然罢工了呢?

    时间在流逝,纪天宇的血液也在不停的向鼎内流淌着。不知具体过了多久,纪天宇只觉得自己身体发冷,脑子晕晕乎乎的,很想就此闭上眼睛舒服的睡上一觉。

    纪天宇咬着牙又试了试其他的能力,想要离开这只怪异的鼎,钢笔还是一样,对他的命令视而不见。死了心的纪天宇,无奈的等着最后意识的消失。

    鼎盖一动,严实的盖在了鼎炉上方,而没有了吸力支持的纪天宇,晃了晃身子,慢慢坐到了地上。即使是虚弱的难以站立,纪天宇也不想再碰一下这个会害死人的东西。

    此时的鼎内传来轰隆的声音,这让纪天宇惊诧不已,这究竟是只什么样的怪东西,不但能自主的吸人血,还会自动的运转?这是要成精了?

    随着轰响声的传来,纪天宇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空间!

    唯一让纪天宇感觉到熟悉的,就是眼前的这只大鼎!刚刚的纪天宇是用精神力感应到鼎的大小,模样,而此时却是亲眼看到的。

    这里魔障般的白雾消失不见,空旷的洞府内入眼仅见一石桌,几张石凳,石桌上还有古色古香的茶盏,似乎洞府的主人,刚刚还在这里品茶,沉思!

    洞府两侧,纪天宇看去,是一间间的小室,各个门口处没有门遮挡,里面的堆满了物体,纪天宇一时看不清楚那都是些什么?

    纪天宇撑起身,看了看那只还在轰鸣声中的巨鼎,恼恨至极。那颗骨珠是开启宝藏的钥匙?原来就是把骨珠放到这只巨鼎内,再贡献上主人的大半血液,然后被带到这个没有人烟的地方!

    此时的纪天宇已经恢复了镇定,既然没有立刻死去,那就有机会寻找出路,离开这里!有入口必然就在有出口!这一点纪天宇坚信不移。

    两侧石室内的物品,应该就是仓野和余思恩他们所说的宝藏!虽然也好奇究竟都是些什么样的宝贝,但此时,纪天宇却是没有力气立刻去察看。当务之急是先把自己的身体恢复过来。

    这样浑身无力,虚弱的感情,让纪天宇很不适应!别说是得了钢笔之后的他无往不利,不是没得到钢笔时,他的身体也是倍棒的,连小感冒都很少有。

    此时的状态,可以说是刷新了纪天宇有记忆里来,最糟糕的身体状态。

    且不说纪天宇这里努力的恢复着自己的身体,留在大阵中的柳庆和仓野还活着的一众手下,因为纪天宇无意中碰中了机关,把骨珠投到了巨鼎之中,破了大阵。

    巨鼎发出的轰鸣声,让在迷雾中的众人一怔,不解何处传来的声音?随着声音的消失,弥散在大阵内的雾气瞬间消失不见。

    恢复了视力的众人,俱都警戒的看着自己的周围,在这迷雾中,他们每个人,都没有少碰到对手,有自己人,也有敌人!

    柳庆和古城站在一处,他们面前站着的,是仓野手下的一大金刚,可以看得出来,在迷雾消失之前,他们正在殊死搏斗着。

    此时再看,纪天宇一行人里,要属范维元的衣服最齐整,其他三人,每个人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

    “纪队长呢?”余思恩扫视了在大阵内站立的所有人,并没有看到纪天宇的存在,不禁急声问道。

    “队长……”柳庆三人也顾目四望,依然没有纪天宇的身影。

    仓野仅存的三名手下,也忙着寻找他们的主子。

    “先生……”一声悲凄的吼声响起,他们看到了躺在地上,早已经死透的仓野的尸体。

    在纪天宇的手里,仓野的头颅,仅有一层皮连在脖腔上,颈骨已经被纪天宇的巨力捏成了粉碎。

    三人急扑向仓野的尸体,身为仓野家的死士,主人的死亡,也代表着他们没有活的必要了!当然,如果此时是在其他的地方,他们或许可以活着离开,而此时,华夏五人里,只有两名的受伤,其他三人,虽然小有挂彩,但绝对不会影响他们的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