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八百五十一章 别来烦我

    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靠过来的时候,纪天宇就闻到了她身上浓郁的脂粉味道以及香奈尔香水的味道。

    纪天宇毫无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情,抽身从女人的身边躲开。自己假扮成仓野是有任务要做的,应付他的女人却不是在自己的工作范围之内!尤其还是这样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

    纪天宇的动作刺激到了这个女人,只见她眨巴着长长的假睫毛,一脸震惊的看着纪天宇。

    “主人,我是恭子!”女人指着自己硕大的胸/脯向纪天宇介绍着,看得出来,平日里这个女人很以这个凶悍的器物为荣,也或许在仓野活着的时候,对这个女人的凶器甚为喜爱吧

    “离我远一点,!再走过来,别怪我把你扔出去”纪天宇冷声制止了这个叫恭子的女人向他靠过来的举动。

    “主人,您要把我扔出去?”女人瞠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叫道。

    纪天宇对这个女人瞄也不瞄上一眼,走到了远一些的地方,席地坐下。在日本就这样好,只要是在室内,随处都可以坐下,不用害怕弄得一身脏。

    “三姨,父亲他失忆了!不记得您,您也不用太伤心!”久美子憋笑到暗伤。看到恭子在纪天宇面前吃瘪,久美子很不厚道的暗笑着。

    以前,这个女人在仓野家,倚仗着父亲对她的薄宠,没少对自己挑衅。不想掀起风波的她,自然没有把恭子的恶迹告诉给仓野,这也是恭子以为久美子惧服她的原因之一。

    “久美子?主人这么对待我,是不是你在中间搞的鬼?”恭子尖利的嗓音斥问着久美子。

    “三姨,你是父亲的女人,父亲能听我的话吗?”久美子反唇相讥。

    “如果不是你的挑拔,主人怎么会要把我扔出去?主人失忆了,失忆了怎么还记得你,偏偏把我忘了?”女人认定了纪天宇对她的冷落态度,是久美子搞的鬼。

    “不可理喻!”吵架本不是久美子擅长的事情,更何况是在父亲的面前吵架,这更是久美子所不愿意做的事情。

    “久美子,你别以为主人宠着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要记得,仓野家不是你的!你再受宠也是被送给别人的玩物!”女人的话像根刺一样刺入了久美子的心里。

    生在这样一个家族里,久美子做为女孩子,已经是很幸福的一个了。衣食无忧,并且还深得父亲的宠爱,这是其他姐妹们所期盼不到的待遇。

    可这样的待遇,依然改变不了她最终要被当成和亲的礼物,送出去的命运。恭子一句话,直击到久美子心里最脆弱的地方。

    纪天宇当然听不懂她们的对话,在他看来,身为仓野家的大小姐,就算是不能接掌仓野家,也不会受到什么不公平的待遇。

    恭子得意的看着久美子受伤的表情,却把纪天宇给忘了,她的得意笑容还未完全绽放的时候,人已经被纪天宇拎在了手里,

    单薄的衣衫被纪天宇揪住提起来,恭子大片的白/肉暴露在了空气中。

    “想挑战我的耐心?当着我的面,你就这样欺负久美子,在我不在的时候,你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主人,您快放开我,我喘不上气来了!”恭子抓着纪天宇的手,身子离地悬空的感觉,让她的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出现在我面前,或许让我知道你还在欺负久美子,我会亲自杀了你!”纪天宇阴沉的表情,吓到了恭子!

    仓野以前虽然阴狠,但在女人身上时,并不会表现出这样的绝情。看着纪天宇的眼神,恭子相信,面前的这个男人说到一定会做到。自己也许在下一刻,就会在他的手里被了断生命。

    身为仓野的女人,她不是没有听说过仓野抬手间就夺人性命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会有一天,仓野会这么对待她而已!

    想起当初时,自己在见到仓野处死一名手下人时,自己还笑着夸赞仓野真男人的风/骚模样,这时的对照,让恭子从心里升起一种现世报的感觉。

    “父亲,您别发火,三姨只是开个玩笑!”久美子当然不能亲眼看着恭子被纪天宇杀死,连忙上前,抓住了纪天宇的手,恳求道。

    “滚!别再让我看到你!”纪天宇甩手把恭子扔了出去,以纪天宇的力量,扔一个只有胸前有料的女人,还真算不上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轰的一声,恭子砸到了纸拉门上,飞出去后,撞倒了一群人。

    一时间,仓野的屋子外面,一阵尖叫声。

    “父亲,您不要再发怒了,她是您的女人,您这么对待她,她会心寒的。等到您恢复记忆的时候,也会后悔今天的做法的。”久美子劝着纪天宇。

    “告诉外面的那群女人,离我远一点!不要再到我面前来打扰我!”纪天宇没有理会久美子的劝说,而是看了眼外面正在地上爬起来的一众女人们。

    清一色的女人,有上了年纪的,也有年纪比久美子还小的女孩。由这些人的表现来看,她们应该是仓野的老婆和女儿们。

    “父亲,姨娘们知道您平安回来,特意带着妹妹们来看望你,你还是见见她们吧!”久美子也向外看了一眼。

    “你要我见她们?你没看到她们看你的眼神吗?”纪天宇一记冷光扫过去,这些仇视着久美子的女人们,在见到纪天宇的冷酷眼光时,扑通一声,齐齐的跪在了门前的地面上。低垂着眼帘不敢再看向纪天宇和久美子。

    “她们只是想要得到您的关注!”久美子说了句公道话。这些女人们还好,不管怎么说,都是仓野的女人,尽管不能得到仓野的眷恋,但也能有机会接近仓野,受他的雨露承恩。

    可那些女孩们却没有她们的母亲幸运了。这些为数众多的女孩们,很少有被仓野亲手抱过的。更别提对她们付出父爱了。

    就算是小仓野也无法得到仓野的宠爱,这些女孩们只能羡慕,妒嫉着唯一能受到仓野宠爱的久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