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八百五十八章 我不是你父亲

    这种事情,在他们这样的家族里,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无论是谁做出这种事情,都是有违伦常的,还是噤口的好!

    这里的四个老怪物在商量着考查仓野的真假问题,而另一边的三兄弟,则提心吊胆的等着仓野来找他们算帐。不想仓野竟然丝毫动作也没有。还出奇的到了美子那里过了一夜。

    美子被轰出仓野家的事情,在整个家族内,已经传遍了!仓野的姬妾们则庆幸不已,如果她们也惹恼了仓野,只怕也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消息灵通的人士,则是清楚,美子是因为什么而被仓野轰出家门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说得就是这样的情形,即使是大长老下了噤口令,依然不能阻止消息在家族内流传。

    到了夜晚,纪天宇没有和任何人知会,独自一人到了久美子的居处。

    “族长!”守卫着久美子的手下,看到是纪天宇时,忙行礼问好。

    “下去吧!我走时,你再来看护小姐!”手下人听了纪天宇的话,嗨了一声,立刻滚得远远的。

    久美子背对着纪天宇,在感觉到纪天宇走进房间的时候,她的脊背就绷得笔直。他怎么又来了?难道有了昨晚的事情之后,他还要继续这种关系吗?久美子心里颤抖着。

    “久美子,你一天也没有吃东西了,来我喂你吃点稀饭!”纪天宇端起放在一边的碗,坐到久美子身边,轻声说道。

    “如果你对我还有感情,那你就像放走她一样,放我也离开仓野家吧!”久美子沉默了半晌,背对着纪天宇说道。

    “为什么要离开?她离开是因为她不属于这里,而你跟她不一样!”纪天宇叹了口气,放她走对自己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可如果真的放她走了,自己在仓野家,可就真的没有一个能信得过的人了。

    “我属于这里?”久美子的声音尖锐了几分,声音也轻微的颤抖着。

    “从小我就被告之,我不是你的孩子,我的父亲是另外的一个男人!母亲告诉我,如果想要留住你的爱,这件事情,是绝对不能告诉你的!你对我的宠爱,也是我在仓野家生活的唯一希望。可你对我的宠爱竟然是有原因的!你和她是一样的,我对于你们来说只是利用工具!”

    “久美子,你不要这样想……”

    “不这样想,你让我怎样想?你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们发生了这样的关系!我们还是人吗?你放我走吧!如果你不放我离开,我宁愿去死!”久美子坚定的说道。

    纪天宇在她的话里听到了决心。放久美子离开?纪天宇现在做不到,放了她离开,自己在仓野家,很难再有信得过的人帮助自己。

    “久美子,如果我不是你父亲呢?”纪天宇看着久美子的后脑。

    “不是我父亲?她图谋了二十年,隐瞒了二十年,只为这件丑陋的事情的发生!如果你不是我的父亲,她会这么做吗?别用这种理由来哄我,即使你不是我亲生父亲,也是我心上中的父亲,在我心里,你只是父亲,永远也不会是我的男人!”

    “久美子,你看看我是谁?”纪天宇不顾久美子的反抗,扯起了久美子的身体,让她的头转向了自己的方向。

    “放开我!不要再碰我……呃?你是谁?”久美子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年轻男人,英俊的面孔正是自己记忆中的那张脸孔。

    “我不是仓野!无论他是不是你父亲,昨晚与你发生关系的人都是我,而不是他!”纪天宇为了解除久美子的心病,只得显示出自己的真面目。

    “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真的是你……”久美子顾不上去思考,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在这里,并且以仓野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她的脑海里,只有纪天宇的存在!

    这个自己记忆里的男人是真实的,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不是仓野,不是那个自己生理上,心理上都认为是父亲的男人!只要和自己发生关系的男人不是仓野,久美子就已经非常兴/奋了,尤其这个男人还是这样英俊!

    父女做那苟/且之事,即使是在S国,也算是严重违背道德的事情,对有着正常伦理观念的人来说,心理负罪感是非常严重的。

    “你记得我?”纪天宇疑惑的问道。

    “记得!当然记得!可在醒来后,却发现身边的人是父亲时,我以为是自己的想像。”久美子羞涩的低垂下头,不敢再直视着纪天宇的双瞳。

    “久美子,现在你还想要离开仓野家吗?”

    “既然不是和仓野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久美子话语一顿,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你是谁?仓野呢?为什么你会成为仓野来到这里?”久美子一连串的问题丢给了纪天宇。

    “你听我慢慢给你说!”纪天宇慢慢的把自己能说的事情,给久美子讲述了一遍。当然其中关于自己的龙魂成员的身份,是绝对不能诉诸于人的。

    “你是华夏人!仓野已经在华夏死了是吗?”久美子语音低了一些,略有伤感的问道。无论仓野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才对自己那样疼爱的,他在自己成长的二十年里,给了自己唯一的爱,是不可抹杀的!即使是恨仓野对自己抱有不可告人的私/欲的时候,久美子心里还是感激他给了自己一份珍贵的“父爱”!

    “是的!仓野带人在华夏杀害了一些无辜的人,正巧他所要杀害的人里,有我的长辈!”纪天宇把事情从蓝博世的身上说起。

    “你知道仓野到华夏是为了什么去的吗?”久美子沉吟了片刻,最终下定了决心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纪天宇。

    “不太清楚,但我在和他们交手的时候,听他们说过,好像是要找什么宝贝吧!”纪天宇略有保留,虽然久美子心性纯良,这份纯洁是纪天宇可以肯定的,但对方的身份,还是让他留了一些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