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八百六十一章 我有秘密

    “仓野的心狠手辣是众所周知的,你不想一想,如果仓野根本不顾念父子之情,执意要杀了小仓野呢?”自己的力量并不能大规模调动,尤其是做这种争斗,更是无法发挥自己手握重兵的优势。

    反倒是仓野,他的手下,都是精心培育的高手。真和他对阵,自己的危险处境,可是没有谁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了。

    “如果仓野执意要杀小仓野,那我们也可以把小仓野献出去,借以谈和,好看的小说:!您毕竟是国家的首脑,他仓野家族再有势力,也不会真的和国家起冲击!”相田为麻生分析着。急着小仓野进可攻,退可守。只要把握好时机步骤,自己一方不会受到仓野的伤害的。

    麻生想了想,觉得相田分析得也有道理,遂留下了小仓野。

    小仓野逃离了仓野家,那另外三个造反者,还在仓野家等候着判决。

    当三人被仓野的手下人像拎小鸡一般的拎到了纪天宇的面前。

    “族长,事情不是我们做的,您明鉴!”这三兄弟,在仓野不在时,威风凛凛,可在仓野的面前时,无论如何也抖不起这威风来!

    “追杀我的人,有没有你们的手下?”纪天宇淡然的看着三人,可越是看他这么平静,没有发火的迹象,三人心里越是发毛。

    “有,可那是少爷向我们借去的人手,我们也不知晓少爷是要做什么的,我们真不知道少爷是用这批人手截杀族长啊!”三人只差切腹以证自己的清白了。

    “竟然你们说你们是清白的,看到我们同一血脉的份上,我不追究你的的罪责了,但有一个要求,你们可能答应?”纪天宇悠悠的说道。完全不像是审问犯人的样子。

    “无论什么要求,族长请说,我们一定尽力做到!”只要有条件,就会比没有条件好。如果仓野真的什么条件也不提,只怕他们三兄弟,逃不过一个死字。

    “那好!你们听好!那个忤逆之子,在我去华夏期间,私自带人伙同麻生的部下,到华夏追杀于我,致使我手下八大金钢,以及数十名手下陨命于华夏。不想我回到国内,他又一次发动了追杀。你们三兄弟,能不畏罪潜逃,就给你们一个任务,倾力把那个忤逆之子给我捉回来”

    纪天宇把仓野手下的死,全部推到了小仓野和麻生的身上。就算是有人不相信,也无法驳斥纪天宇所说。因为当事人,只有他一个!并且他还是族长!在仓野家,他的话,等同于是圣旨!

    仓野所说的是错,除了那四个老不死的,没人可以质疑他的话!越是深入的了解仓野家,纪天宇越发觉得,这就是一个封建制度下的小王国。族长就是这个小国里的王,无论他是对还是错,一般的人是没有权利质疑的。

    而也正是这种严肃的约束,让权利完全集中,众人对族长完全的臣服,才让这个迷你版的小国家得以数百年不衰亡。

    如今的纪天宇很能理解这种制度的好处!对于统治者,无疑是最好的管理工具。若是站在上层领导者的位置来看,这样的集权,正是集团稳固的重要因素。

    当然如果从像久美子这样的牺牲品来说,这是个万恶的制度,吃人的制度!

    “是!族长!”兄弟三人不敢讨价还价,应声答道。

    兄弟是个什么东西?在仓野的眼里,杀个所谓一脉血亲的兄弟,不过是弄死小鸡小鸭一般而已。他们没有忘记,在仓野刚当上族长的时候,他自己的同母哥哥,被他如何当着众人,包括他母亲的面,弄死的!

    惨烈的场面,直接让他的母亲精神失常后,自杀身亡的!

    他的母亲和亲哥哥都可以眼睛不眨的处死,何况是他们这样的异母兄弟?

    “你们三人手下所辖的企业,帐目上交!”先拿谁下手?这三兄弟无疑成了第一批倒霉蛋。

    “族长,我们绝无二心!”三人还想要表忠心,不想纪天宇大手一挥。

    “帐目自会有人去取,你们可以走了!”争取,在仓野这里是无效的!三人明白,若是再和仓野纠缠下去,只怕等待他们就是死亡一途。

    数年不曾查过帐目的仓野,竟然要查帐?众人皆是一阵惊惶。唯一让他们感到安心的地方,就是仓野只要求查帐,并未撤换各企业的负责人。

    他们在庆幸,纪天宇也很庆幸。只要有了帐目,仓野家的钱就等于是自己的了。什么时候想要抽走,就要看自己的心情了。

    三兄弟被纪天宇派出去,和小仓野争斗去也。小仓野手下的人马毕竟没有三兄弟的人多,落败之势,必不可免。

    仓野家的行动,让麻生品出了端倪,小仓野也感觉到了麻生的态度。

    “相田阁下,仓野家的秘密不只是宝藏,还有更多的秘密,是外界所不知晓的!仓野之所以会这样对待我,您不觉得奇怪吗?”小仓野如果真的继承仓野家族长的位置,一定会是个合格的野心家,阴谋家!

    “哪里奇怪?”相田也被小仓野的话勾出了好奇心。他已经在麻生那里领了命令,把小仓野送还给仓野!自己没动手之前,小仓野的话,让他延缓了自己的行动。

    小仓野想要逃离自己的手掌心,绝对做不到,相田也就放心的由着小仓野折腾,看他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追杀仓野的人,不只是我一个,另外三人并没有顺利的逃出仓野家。而如今这三人依然完全无恙。而唯一受到追杀的人就是我!您不想想这是为什么吗?”

    “你是他的儿子,按理说,他既然能放过三兄弟,自然也应该能放过你!他为什么要这样追杀你呢?”相田也觉得小仓野分析得有道理。兄弟终是异母兄弟,再亲也比不过自己的儿子亲啊!尤其是,小仓野还是仓野唯一的子嗣!

    这确实是个让人值得怀疑的问题!相田沉下心,开始认真的听小仓野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