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八百六十五章 请君独行

    纪天宇的心里既松了一口气,又略微有些小小的失望。直到此时,纪天宇自己也说不清,他究竟是希望久美子和自己走更多一些,还是希望她留在S国,不要打扰自己的生活更多一些。

    “纪,在你离开之前,我们好好相处,就当是你给我留下一份美好的回忆好吗?”久美子谦卑的对纪天宇说道。

    这种类似于乞求的语气,让纪天宇的心蓦的一痛。曾几何时,自己的女人竟然需要用这种语气向自己乞求感情的施舍呢?久美子确实不在纪天宇的计划之内,但无论怎样说,当时的出发点是爰,都改变不了久美子已经是纪天宇的女人的事实,!

    “久美子,我不强求你随我回华夏,但是,只要你想去华夏,什么时候都可以,我会欢迎你的!”这也算是纪天宇对久美子的承诺。当然,如果久美子在这里,找到了自己所爱的人,那纪天宇也绝对不会像对待蓝倩,代书萍那样,强势的把她们留下来。

    从感情上来说,久美子是无法和蓝倩她们相比的,这是事实!

    “好的,纪,我会记得的!如果有一天,我想离开这里时,一定会到华夏去找你的!”

    纪天宇把久美子揽到了自己的怀里。二人本已经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如果再刻意的保持着正常男女间的距离,就未免显得太矫情了。

    久美子也没有反抗纪天宇这种时不时的贴心小动作,对纪天宇的举动,她的心里还有一份期待!

    女人对自己的男人,总会有一份超乎男人认知的重视。

    纪天宇和久美子都默契的没有人提起二人的关系,在他们的心里,对这段感情,都没有太多的奢望。国度不同,更因为彼此之间的仇恨,也是阻隔他们的原因。

    “主人,你们别拦着我,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主人……”拉门被打开,吵闹的声音戛然而止。

    “主人,你们在做什么?”一声带着颤抖的女音在门口处响起。

    听到声响,纪天宇则不紧不慢的抬起头,一脸冷淡的看着门口处处的女人,由她和小他野八分相似的容貌,可以猜得出来,她就是小仓野的母亲!

    久美子则没有纪天宇那么淡定,面色微窘,从纪天宇的怀里挣了出来,跪直身子,对着门口处的女人,叫了一声,“二姨娘!”

    “主人,久美子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女人连眨着眼睛,看着纪天宇和久美子,见纪天宇那冷淡的表情,她也不敢太放肆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你有事吗?我不是说过了吗?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我的居处。你忘了吗?”

    “主人,我有事情要和您谈!”女人在纪天宇的眼神下,力持镇定。

    “你有什么事情?如果是那个逆子的事情,你就不要说了!我没有把怒火牵连到你身上,你也应该表示感谢了!”

    纪天宇的话,堵住了女人的嘴,她来找纪天宇,当然为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如果不是因为儿子的性命有虞,她也不会主动找到纪天宇的门前。

    在纪天宇以他野的身份回到他野家之后,就没对仓的这些女人们有任何的好脸色。更别说,还曾经扬言,谁要不识趣到这里打扰他,就处死谁的威胁。

    “主人,求求你放过儿子吧!他是你唯一的子嗣,你就饶了他吧!他还年轻,一定是受了坏人的指使才会这么对主人的!”女人纪天宇乞求道。

    “这种能做出弑父的忤逆之事的儿子,不要也罢!”纪天宇冷哼一声。小他野的手上满是华夏人民的鲜血,纪天宇岂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放过他!

    “主人,儿子你都不要了?难道你就要这个狐/锂/精吗?无耻到极点,连自己的父亲都要勾/引,这就是主人最爱的女儿吗?”女人受不了纪天宇的冷言冷语,头脑一热,也顾不得对他野的畏惧,把一腔的怨恨都发泄到了无辜的久美子身上。

    “放肆!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久美子是他野家的主人,你是什么东西?滚出去!若不念及曾经的夫妻之情,岂能留你在这里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刚才你们在做什么?父女嘴对嘴?这是我在胡说八道吗?那是父女间应该有的动作吗?”女人到这个份上,反倒是不怕他野会杀了她,如果儿子会死,那她还活着有什么意义。

    本指望着儿子成为族长之后,自己就可以扬眉吐气,抬头做人了,却不想他野竟然下了命令,必追杀儿子至死方休。自己唯一出头的机会,就要被他野一手毁掉了,她哪里还有什么活下去的希望。

    人都说母凭子贵,可在仓野家,生了儿子,还不如有一个实在的名分。自己为仓野生下了唯一的儿子,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和其他的姬妾一般,要极力的争宠才能得到仓野的点滴恩泽。

    “姨娘……”久美子听了女人的话,忙欲起身,却被纪天宇拉住,按在了原位上。

    “虎毒尚且不食子呢,你自己的儿子你不爱,却对这个骚/狐狸独独宠爱?她连自己的母亲都容不下,比起儿子来,更该死!主人,怎么不见你处死她呢?儿子犯了点小错误,你就一点情面不讲的,非要赶尽杀绝?”

    久美子的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女人说她和仓野乱/伦之事时,久美子倒没有太痛心。因为她知道,自己并没有!眼前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的父亲,根本扯不上乱/伦一事。

    可她却说是自己赶走了母亲,这话却伤到了久美子的心。自己的母亲痛恨自己到不惜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来报复仓野,足以可以看得出来,她对自己毫无半点母爱的存在。

    其他人想要伤害到自己,并不容易做到,而自己母亲只需要短短几句话,就把自己推入到了痛苦的深渊内不可自拔。

    “来人,把她带下去,不许任何人接触她!”纪天宇无法对一个女人下杀手,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呢!

    女人被拖走,其中还听得到她声嘶力竭的叫声,以及对久美子的谩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