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九百三十四章 醉酒的美丽女人

    “他们反他们的政府,绑我们做什么?天宇连国都没出过,是怎么得罪的这些人的啊?”

    “奶奶,我刚才的解释您或许是没听明白,但如果我这说,您就一定能明白!这里是世界最著名的毒品生产地——金三角!这些地方武装,正是为了保护这些毒品生产运输的。”

    果然,岑寒凝这么一解释,纪奶奶立刻听明白了,。

    “丫头,你是说我们现在就在大毒窝里了?”

    “是的,奶奶!如果我刚才不那么说的话,那个女人不会有任何的顾忌,在我哥到了之后,很有可能,她会当着我哥的面,把我们都杀了!现在我这么一说,她起码不会急着杀掉我们!”

    “为什么?”纪奶奶是理解不了岑寒凝的思路,只能好觉的问着为什么。

    “因为他们现在需要这样一个势力!!而不是得罪这样一个强大的力量!现在如果我猜想得不错,这个女人,想要做的不是杀了我哥,而是把我哥拉到她们的阵地里来!”

    “丫头,按你说的,这些人也不是傻瓜,他们怎么会相信你所说的?天宇也没有你所说的那样的势力,终究还是要露馅的!”

    “我哥或许是没有我所说的势力,但他们却不可能知道的!就算是知道了,这段时间里,也够我哥想办法救出我们的了。”,岑寒凝算计的很好,而她的精于算计,也让纪奶奶傻了眼。

    这个一向最没有心机的小姑娘,竟然让她发现了如此的心计!只怕是一般的成年人也算计不到如此的地步。

    纪奶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岑寒凝执意要和自己一起被“绑架”了!!因为有她在,自己还会有活着的机会。若是真的是只有自己被绑到这里来,只怕真的要把老骨头扔到异国他乡了。

    “天宇能行吗?”纪奶奶开始担心孙子的安全,既然这些人如此的势力庞大,单枪匹马的纪天宇能是他们的对手吗?

    “奶奶,你放心吧!哥不是来和他们打架的!凭我和他的默契,他会把握好机会的。我们只需要在这里等待他的救援就好。”岑寒凝倒是很宽心,坐到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屋里的摆设。

    纪天宇住到了宾馆里后,等候着对方的人来找自己。不想,纪天宇没有等到绑架奶奶的人,倒是等来了一名喝得酩酊大醉的女人。

    纪天宇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个不速之客。因为纪天宇在等人,所以并没有锁上房门。即使自己锁上了房门,也阻止不了对方的进入,又何必让人家费这事呢!

    不想,纪天宇的好意,竟然让一个女人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小姐,这是我的房间,你走错了!”纪天宇依然坐在椅子上,分毫未动。并没有对这个漂亮的醉酒女人有任何的不规矩眼神和行为。

    “齐……你……你不要……撵我……走……你想……怎么……怎么样……我都……听……你的……只要……你……你别……别离开我……”女人对纪天宇的话置若罔闻,更是一路跌跌撞撞的冲到了纪天宇的面前,一把拽住了纪天宇的手,泪眼迷蒙的说道。

    如此近距离之下,纪天宇看得更清楚了,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是个大美人,一对卷而翘的浓密睫毛,沾着点点的泪珠,似乎是那沾了雨露的娇艳玫瑰一般惹人怜爱。

    细/腻而白皙的肌肤,让人联想到刚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光/滑。虽然穿着并不暴露,但是紧身的衣物还是把她玲珑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在了纪天宇的面前。

    而随着她的说话间,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让纪天宇皱起了眉头。

    “小姐,你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你的齐!”纪天宇运用巧劲,把自己的手从女人的小手里解救了出来。而抽出来的手掌上还残留着温热细/腻的手感。

    “你……你真……真的……不要我了……我……我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我……一定改……齐……我爱……爱你……真的……很……爱你……离开……你……我会……活不……下去的……哇……”

    女人痛哭失声中,哇的一口,吐了纪天宇一身。看着那一身的液体和不明固体,沿着自己的衣服向下滑动着,纪天宇的脸色不再平静。

    而这个女人吐了第一口后,更是接连的吐了起来了,扶着纪天宇刚刚坐着的椅子,半伏着身子,把胃里的东西吐了干净,末了,显然是胃部痉挛,一劲的干呕着,却不再有任何的物体被她吐出来。

    见她吐得辛苦,纪天宇终于还是走上前去,先在她的衣服上,把沾在自己手上的呕吐物擦拭干净后,才在她的后背上拍打着。

    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竟然被个醉酒的女人吐得一身酸臭。而这个渐渐止住了呕吐动作的女人,紧紧的巴着纪天宇的手臂不放松,嘴里不住的说着一句话:“齐,我真的爱你,不能没有你!”

    这个时候,纪天宇真的讨厌了这里用华夏语为主要语言,如果自己听不懂她的话,完全可以把她扔到一边。可现在这个如同可怜的小猫的女人,喃喃的诉说着受伤的心事,让纪天宇一时间狠不下心把她扔出去。

    纪天宇抽了自己的手臂几次无果后,只得由着她紧紧的抱着。不一会,许是她哭累了,吐累了,就这么抱着纪天宇的手臂,睡着了。

    纪天宇把她抱到了床上,这一屋子的酸臭加刺鼻的酒味,无论如何也是住不了人了。纪天宇叫来宾馆人员,为自己调换了一间房,并且要宾馆的女服务生,为这个醉得一塌糊涂的女人擦拭干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

    “先生,您不能走!您走了,这位小姐,怎么办?”宾馆的服务生拦住了纪天宇。

    “我不认识她!你总不能让我把一个并不认识的女人放到自己房间里吧!”纪天宇心情很不爽。

    自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克钦,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奶奶和寒凝的消息,却要被一个女人的事情缠住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