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九百六十四章 假戏真做

    哪个女人不是希望自己年轻,漂亮,尤其是像李素清这样,顶着克钦第一美-女的光环的女人,被一个“天真单纯”的小妹妹说成是四十多岁的女人时,其心里受到的打击程度,可想而知。

    李素清一脸受伤的看着纪天宇,自己真的有那么老吗?还是他们华夏的女人,四十多岁的女人,就是自己这个样子的?

    “天娇,你别瞎说话,!素清姐姐被你的玩笑话吓到了!素清,你别在意,我这妹妹一向顽皮,小孩子嘛……”

    “我……”李素清怎么听着,纪天宇的安慰,味道不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平时照镜子时,也没有看到脸上有皱纹啊!

    “素清姐姐,你别难过,要是没有人娶你的话,我哥正好也没老婆,就让他娶你吧!”岑寒凝又是一脸童真的冒出了一句话。

    听了岑寒凝的话,李素清脸颊一红,虽然自己对纪天宇早有属意,可那也只是自己在心里想着的,现在让纪天宇的妹妹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李素清的玉面飞起了一抹红晕。

    看着李素清娇羞的样子,岑寒凝心里狠狠的啐了一下。臭女人!连我的老公你也敢肖想?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

    李素清却是不知道岑寒凝在心里正在算计着自己。纪天宇则想要把这个惹祸的丫头再次收到乾的空间里去!

    而于庆科几人,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杵在一边,等着岑大小姐,捍卫自己的男人!在国内,几人从来没有见过纪天宇的女人争风吃醋,闹过风波,以至于让他们觉得,这些女人天籁都是贤妻良母型的。

    现在看着岑寒凝小母考虑一般的模样,他们才明白,女人天生都是会吃醋的!只是没找到合适的对象而已!

    要怨只能怨李素清绑架了岑寒凝在前,认识纪天宇在后,得罪了这个大小姐了!

    “哥,你就将就将就,把素清姐姐娶了吧,看她都那么大年纪了,要是再嫁不出去,就更不好嫁人了!就算是为了还她没有杀我和奶奶的恩情,你就忍了吧!”岑寒凝一脸乞求的看着纪天宇。

    李素清听了岑寒凝的话后,脸上的红晕瞬间变成绿色,随后如同调色板一般,转换着不同的颜色。若不是看岑寒凝一脸的真诚,没有任何讽刺的意味,李素清早就开始发火了!

    以她的脾气,她的身份,地位,何时受过这样的讥讽!可看在对方还是个孩子的份上,看在纪天宇的面子上,李素清忍了。

    “天娇妹妹的好心,姐姐心领了!姐姐若是四十多岁的人,嫁给你哥,不是害了他吗?”李素清尽量的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和善一些,不想要吓到这个甜美如洋娃娃的小女孩。

    “既然素清姐姐这么说了,我也就放心了!虽然我想要让我哥报答你,可我奶奶,老人家对你的印象可真的不太好!到现在,一提起你,她老人家还做噩梦呢!”

    李素清的脸色愈加难看。岑寒凝所说的,李素清也不是没想过。可那也只是念头一闪而过。她之前,也没有矢志不渝的,要嫁给纪天宇的念头。

    在经历过了毒蛇事件之后,李素清对纪天宇的感觉又深了一步,身为一个女孩子,她也感觉得到,纪天宇对她也不是没有感觉的!

    郞有情,妹有意,李素清自然会向这方面想想。哪里想得到,刚冒出个念想,就被岑寒凝毫不留情的摧残得破碎。

    “天娇,你不能这么任性了,知道吗?现在,素清是我的‘女朋友’,在外人面前,你不能这么说话,若是被别人知道了真相,对我接下来的事情发展,恐怕会有影响的!”纪天宇正色对岑寒凝说道。

    “我是好心的想要报答素清姐姐嘛!你还误会我!”岑寒凝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这倒不是演戏,而心里真的伤痛。

    女人,还有不妒嫉的吗?贤达的女人,那不过把心里关于妒嫉的阴暗面,生生的压制住了而已!自己爱上的男人,真的能做到,与其他女人共同分享吗?

    做到这一点,那也不过是舍弃不掉那份感情,而委曲求全的做法而已!

    岑寒凝不会伤心于纪天宇拥有若干女人?现在只能说,李素清出现的时机,方式不对,正巧碰到了岑寒凝的伤疤上。

    纪天宇为了李素清而斥责了岑寒凝,这让小丫头心里分外的委屈,把一直以来,心里所囤积的悲伤,委屈,全部在这一刻里,释放了出来。眼泪自然是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看到岑寒凝流泪,纪天宇的心软了,也痛了!虽然与李素清之间有了一丝不明的情感,可与岑寒凝比起来,若让纪天宇选择,他自然会选择岑寒凝,而不是李素清!

    “好了,别哭了!哥也不是有意要吼你的!乖,听话!你说什么哥就做什么,行不行?”纪天宇伸出双臂,把岑寒凝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摩/挲着她柔软的发丝。

    “呜……你不疼我了……”纪天宇若是不抱住她,岑寒凝还不会痛哭,他这一抱,倒让岑寒凝心里悲伤的情绪有了宣泄的道路。眼泪止不住的流,小妮子哭得相当投入。

    “疼!哥到什么时候,都最疼你!”纪天宇一手搂着岑寒凝一手擦着小丫头脸上的泪水。

    “你不喜欢我了……”

    “喜欢……哥最喜欢你,真的!”纪天宇也顾不上李素清会有什么表情,会怎么想他和岑寒凝的关系了,岑寒凝的眼泪滴落在他的衣襟上,沾湿了衣襟,贴在纪天宇的胸膛上,湿湿冷冷的感觉,却让纪天宇有如被烙铁烙过了一般的痛!

    这个小女人是自己心爱的人,而自己却让她这样痛哭?纪天宇看得出来,岑寒凝这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伤心!

    能让岑寒凝如此痛哭,纪天宇也明白,这不只是因为李素清的原因!想来也是长久间,积累在小丫头心里的委屈现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