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人人叫好

    “你想怎么给妞妞抚养费?”纪天宇紧盯着白洪问道。

    “我给钱……”

    “给钱?多没诚意?看看,你这上面的财产还不少呢,这么着吧,你就把这些东西,都给妞妞了吧!以后,妞妞再有任何情况,也与你无关了!”众人谁也没看清,纪天宇是如何做到的,只见他手一动,随后白洪身上的债务抵偿单据就到了纪天宇的手上。

    “我只有这些财产,都给了妞妞,我呢?”这时候,白洪不能再沉默了,若是再沉默下去,只怕自己在这个魔鬼的面前,会被他吃得干干净净,一要骨头都不剩的。

    “你不是还有钱吗?这张卡里,应该还有十六万,这个卡里,也有二十五万吧?”纪天宇的手上突然多了几张银行卡,而随着他随意的报出的数目,白洪被吓傻了,好看的小说:!他不知道自己皮夹中的银行卡是怎么到了纪天宇的手上,他更不能理解,自己卡里的钱数为什么会被纪天宇一语猜中!

    “我同意!”白洪现在什么也不想理会了,他只想以最快的迅速离开这里!离开了这个诡异得让人寒毛直竖的男人,自己再想办法讨回公道!

    “这才对嘛!”纪天宇要了纸和笔,让白洪当着大家的面,把自己名下的财产全部给了妞妞,作为妞妞的抚养费。

    梁金茹急了,如果白洪把财产都给了张颜母女,那自己还有什么?自己抛夫弃子,又为的是什么?

    “洪哥,你不能这么做,你把财产都给了她们,我们的孩子呢?”梁金茹希望以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为筹码,让白洪清醒一些。

    “闭嘴!这是我的财产,我想给谁就给谁!”白洪呵斥了梁金茹一句,被白洪斥责了的梁金茹,眼泪无声的流着。到了这一步,她是进退无路了!

    当初时,离开先生和孩子时,任凭他们如何哀求,自己都没有留恋。现在白洪又是这样对待自己,自己要怎么办呢?回到孩子和先生的身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时,梁金茹突然有些理解张颜为什么会那么决绝的跳楼了!

    虽然她的心已冷,可她却没有张颜的决心,诚如她自己所说,自杀是需要勇气了,没有勇气的人是做不了的。

    梁金茹眼睁睁的看着白洪写好财产赠与协议,纪天宇见他写得还好,待他写好后,招呼着大家来做见证人!

    听到这一句,轰的一下子,涌上了一大帮人。

    “我们几个是法院的,我们先写!”做节目的时候,请了几名法院的调解员,这时终于有了用处。

    “大家给留点地方,门口那还几位警察,让警察同志也给做个见证!”不知谁喊了一嗓子。

    “这是怎么回事?”郝国冬带着手下和那几名120急救人员上到了五楼,入眼就是这样一副乱糟糟的景象。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一嗓子。

    “郝局,你怎么来了?”作为长年跑社会新闻的记者们,自然是认得这位副局长。“您来得正好,先帮着做个见证,大家都签名了,您也签一个。”

    郝国冬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人名,不明白,怎么见证人会这么多?

    名字哪能随便乱签的?郝国冬没弄明白事情的原委,这个名他当然是不能签的了!

    纪天宇见白洪还算是懂事,依言签好了协议,他把张妈妈叫了过来。

    “阿姨,你收好,拿着它,让白洪把手续都办好了,以后,妞妞她们母女也算是生活在着落了!”

    “谢谢您!谢谢您!”张母老泪横流,边道着谢,边双膝一弯,就要跪下来。

    “您起来!有良知的人都会这么做的!她们母女您要是不放心就送医院让医生检查检查,我老婆受伤了,我也要带她去看医生!”纪天宇交待完,不理会众人的眼神,不顾代书萍的挣扎,抱起她,直接走人。

    看着纪天宇离开了,白洪身子一软,趴到了地上。可他随即想起来,现在这里就有警察啊!自己被那个怪物打成了这个样子,警察总不能不管自己吧?

    “警察同志,救命啊!救命啊!”白洪对着郝国冬凄惨的叫着。

    郝国冬看着眼前这个没有人形的家伙,脸肿得猪头一般,鼻子,嘴巴都在向外滴着血,眼睛已经只剩下一条缝了,如果不是不时眨动的眼睫毛,郝国冬会以为那只是画上去一条线!

    郝国冬看着众人嫌恶的神情,也可以猜得出来,这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人!可身为警察,无论对方是什么人,在受到伤害的时候,自己都有义务去帮助他的!

    “你怎么了?谁把你打成这样?”其实郝国冬的疑问多着呢,且看那碎成一地的钢化玻璃,他就惊讶不已。

    “警察同志,就是刚才出去那个人,他打的,他还讹诈我的财产……”白洪在受尽了众人的冷眼之后,终于遇到一个可以听他说话,为他出头的人了,想想自己刚刚的遭遇,那可是自己三十多年没有遇到过的情况啊!被人打成了这副模样,以前何曾有过?

    越想越伤心,白洪的眼泪流了下来。而看到他的眼泪,众人无一不翻着白眼,没好气的盯着他。这么个人渣,还有脸哭?

    “什么?刚才那个人行的凶?这么多人为什么不拦着他?”郝国冬不解的问道,他看到纪天宇抱着代书萍出去,从他从容的步态来看,并没有做了错事慌乱而逃的迹象,而这些平时自诩为正义的传播者的记者们,为什么没有拦住他?

    “谁打的他?我们没看到!”听了郝国冬的话,有人嘟囔了一句。

    “我也没看到!”

    没有一个人出来为白洪做作证,这让白洪傻了眼。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在众人身上扫过。当他的目光在那个敬业的摄像师的身上扫过时,精神一振。

    “警察同志,他那有摄像机,他把刚才那人打人的过程全录下来了,你们看看就知道我没说谎!”白洪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指着那个摄像师说道。

    郝国冬把目光转了过去。

    “我摄像机坏了,什么也没录上!”这家伙一边扛眘摄像机一边对郝国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