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无人作证

    听到这名摄像师的话,白洪的眼泪也不流了,瞪着这个人,“摄像机坏了,你扛着它干什么?”

    “这是我的职业习惯!不扛着他我不习惯!”这名摄像师说道。大家听了这话,无一不抿嘴一笑。任谁都听得出来,这是一句假话。

    确实,从他跟在代书萍的身后,到了五楼后,他的摄像机就一直在工作,!纪天宇痛揍白洪的场面,无一丝遗漏,全部都被他拍了下来,可白洪想要这录像作证据控告纪天宇,他当然不会给的!

    “医生,快来看看我女儿和外孙女,她们怎么还没醒过来?”看到郝国冬身后的白大褂,张母急切的跑过去,拉着医生。

    “她们怎么昏过去的?”虽然没有看到跳楼的人,但作为医生,救人还是他们的职责。王医生被拉到张颜母女面前,翻了翻她们的眼睛看了看。

    “我女儿带着孩子跳楼了,我们看到她们时,她们就是这样了!她们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张母担忧的问着。

    “跳楼?”不只是王医生,就连郝国冬也是一愣,在他们想来,这跳楼不过有人恶作剧,不想竟然还真有跳楼的人!可是跳楼的人,怎么没跳在外面,反而落到了楼内?

    “这是怎么回事?”郝国冬问着和自己熟识的记者。

    众人当着白洪的面,就把张颜到电视台来求助,希望能借助媒体的力量,让白洪的良知发现,就算是无法挽回婚姻,也希望他能看在是孩子亲生父亲的份上,拿出一份抚养费的事情。

    当郝国冬听到白洪三番两次的拒绝给妞妞抚养费,一再声明妞妞不是自己想要的孩子,并且在数次逼迫之下,张颜带着孩子从十二楼一跃而下时,郝国冬也有一种要痛凑这个刚刚还在自己面前喊冤屈的男人了。

    这样一个没有人性的家伙,郝国冬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对白洪抱以同情之心了。

    “她们母女跳楼了,怎么会在这里?”郝国冬指了指正被120医护人员检查着的张颜母女二人问道。

    “她跳楼没有任何的预兆,大家也没有想到她会寻短见,在看到她跳下去的时候,我们想要救已经来不及了。而救了他们的人,就是刚才离开的那个年轻人!”在述说着这个过程的时候,这些人的语气里,带着崇拜之情,这让郝国冬甚是不解。

    他也是没少和这些记者们打交道,能让他们从心里敬佩的人,还真是不多见!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不只是一个人对这个年轻人敬佩,而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这种表现!

    “人跳下去了,他是怎么救的?”这一点也是郝国冬最关心的。每年他们都会遇到一些跳楼的案件,虽然大部分都被解救了下来,可终还是有一部分人,会在这个过程中,在警方的面前,坠地死亡!

    既然这个年轻人能救了这对跳下楼的母女,如果这招被警方学来,以后这类案件,伤亡的人数,肯定会大量减少的。

    “郝局,您就别打学他这一手救人手段的主意了!”看透了郝国冬想法的记者,率先点破了郝国冬心中所想。

    “为什么?如果可以推广的话,每年会有多少人因为这项技术而活下来?”郝国冬奇怪的问道,既然这个男人可以做,为什么记者说,他们警察不能学呢?就算有什么技术难度,大家也是可以克服的嘛!

    “郝局,您这个想法是好的,可是却无法实施!您看,这玻璃就是他砸碎的!”记者指着碎成一地的钢化玻璃。

    “郝局,先不说你们能不能学他别的能耐,就光是这徒手把钢化玻璃砸成碎片的力量,就不是你们所能学得到的!”记者的话倒不是失实。这玻璃就是子弹射上去,也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效果的。可纪天宇却轻松的做到了。

    郝国冬看了看如普通玻璃一样被砸成了碎片的钢化玻璃,暗暗惊叹。确实,在他的手下,确实是没有人做到这一点!

    “赦局,你知道他是怎么才救下的这对母女的吗?他也随着这对母女,从十二楼跳了下来,等我们再发现他们时,他已经是带着母女二人,砸碎了这里的玻璃!郝局,你觉得生活觉得打天下人能学得去吗?”记者调侃的问道。

    郝国冬干巴巴的站在那里,看着一地的碎玻璃,不知如何接话。是啊,以自己手下的能力,若是跳下了十二楼,唯一的结局就是为他们开追悼会了!

    “他是什么人?身手怎么会这么好?”郝国冬好奇的问道。以他这么好的身手来看,应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他就是纪天宇!郝局,你知道这个人吗?”

    “感觉特别熟悉!”郝国冬皱着眉思考着,这个名字让他感觉非常熟悉,却是一时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纪天宇,是滨海目前唯一的一家黑/道组织,双堂会的大哥!郝局,这您总该能想得起来吧?”这些记者对郝国冬的表现很不满意,身为公安局的副局长,连双堂会这样的黑/道组织的老大都不记得,说起来,还真是不称职!

    毕竟像双堂会这样的组织,在ZF都是在有备案的,而像纪天宇这样的人物,更得是他们关注的焦点,可郝国冬竟然不能第一时间想起纪天宇是谁,可想而知,他们并没有把双堂会当成一个可以为社会带来危险,不安定因素的定时炸弹!

    “是他!难怪我觉得名字这么熟悉呢!可他不是已经去读大学了吗?怎么会到你们这里来?”郝国冬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会觉得熟悉呢,原来是在他们系统里,有着特殊标记的人物啊!

    郝国冬没想到,他会在这次出警中,会和这个风头正健的纪天宇碰到一起!唯一遗憾的是,自己在他离开时,并没有认出他来!

    “他的女朋友是我们的一个栏目的导演,就是刚才被他抱着出去的女生!恰好今天他来探班,遇到了这件事情,也就发生了这一切!”记者指了指脸肿得似猪头一般的白洪和还处在昏迷之中的张颜母女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