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另有新欢

    爱情是美好的,可真的当爱情成为口头语的时候,就未免显得过于廉价了!起码在纪天宇的眼里是这样的.他的女人们,他极少会把爱挂在嘴边,时不时的哄女人开心。而他的女人也很有默契的,不会深情的表述着彼此的爱意!

    此时,秦卿卿的爱字不时的脱口而出,纪天宇非常不习惯,。

    “他比我强吗?他也能给你那样的快乐吗?”李良不想服输,企图以男/女之事唤回秦卿卿的心。

    “良子,你怎么也变得这么不要脸了?”李母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尖声斥骂着自己的儿子。当着其他亲属的面,儿子竟然说出了这种事情,自己活了快四十年了,还没有在外人面前,提起过这种夫妻之事!

    秦卿卿只是笑看着李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不是她变得矜持了,而是她说不出话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秦卿卿感觉自己的嘴巴不再受自己的控制,自己想要说话,却是张不开嘴!

    秦卿卿虽然表情在笑,可细心的人,会在她的眼神中看到恐惧之意。

    纪天宇控制了秦卿卿,他可不希望这个女人再说出什么更耸动的话语来。自己本是被姜浩拖来看沙亮的极品丈母娘的,现在不只是看到了,还被拉下了水!说起来,还真是受了池鱼之殃。

    “你们家是什么意思?想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大家在警察局里这么闹,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没有好处的!”纪天宇轻轻的扒开秦卿卿缠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对着李家人说道。

    如果让他们双方人再谈论下去,极有可能再爆发一次混乱。这几句警察,又因为顾忌沙亮的身份,而没有起到他们应起的作用。纪天宇不想再这么纠缠下去,只得出面解决问题。

    在纪天宇出场之后,在场众人都是一愣。

    “这有你什么事?你说得上话吗?小小年纪不学好,也跟着这个女人混/搞,能是什么好东西?”李母的火气直接撒到了纪天宇的身上。

    “有事说事,你别他妈的属疯狗的,逮到谁就咬谁!再让我听到你说他一句不中听的话,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沙亮脸沉了下来,李家人骂骂自己也就罢了,毕竟,秦卿卿说起来,总是自己的丈母娘,可纪天宇若是因为秦卿卿的事情而被李家人辱骂,沙亮是绝对不答应了。

    虽然平日间,纪天宇并没有老大的架子,也和他们开开玩笑,可该尊重的时候,沙亮是绝不允许任何人亵/渎了纪天宇的名誉的。

    沙亮虽然粗莽,可他心里却是非常明白,如果没有纪天宇当初的援手,不会有今天完好的沙亮,更不会有如今风光无限的沙亮!

    双堂会诺大的一份家业,纪天宇甩手就交给他和石琳二人掌管,这份赏识,更是沙亮设刻骨难忘的。

    陈警官几人在纪天宇说话时,就已经很是诧异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沙亮的小弟也可以在这样的场合,出面主持大局?

    在他们心里诧异的时候,沙亮的这一番话,更是让他们惊诧莫名。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难道真是秦卿卿的新男人?而因为他是秦卿卿的男人,沙亮才如此尊敬他?陈警官心里猜想着,可随即一想,这也不太现实。李良还是秦卿卿的男人呢,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警察局,陈警官相信,沙亮绝对会上前狠狠的痛揍李良一通的。

    “你是黑/社/会你就了不起?狐/狸/精能勾/引我儿子,我说话都不可以了?你还想杀了我不成?”李母愣了一下后,反问着沙亮。

    在滨海,双堂会的名声还是不错的,人们都知道,双堂会不会无缘无故的欺压老百姓的,据说这是他们的老大——纪天宇规定的帮规。正因为这一点,李母才敢和沙亮对峙着叫嚣。

    “这是怎么了?乱成这样,在楼下就听得这里吵吵嚷嚷的,小陈,什么案子让你处理成这样?”

    陈警官听到这声音,脸垮了下来。本以为接手这桩案子,会和沙亮拉上关系,讨着一份人情,不想,自己还没有处理好,局长同志就到了。

    “局长……”

    “局长?你是局长?”李母听到陈警官的称呼之后,眼睛一亮,赶紧走到了于天宏的身边。

    “是!你是?”于天宏被李母堵在门外,只得和这个中年女同志卡在门口处。

    “局长,你可得给我们作主啊,我儿子今年才十七周岁,却被一个三十六七岁的女人骗上了床,现在我们讨不到说法,还要被威胁!”李母哭诉着。

    李家人也看出来,这个办案的警察,明显是忌惮着沙亮的身份,而不能为他们作主。现在出现了一个大领导,他们怎么能不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未成年人?”于天宏愣了愣,究竟有多久没遇到过这种示成年人的案子了!倒也不是说,在滨海,没有这种事情,而是大多数未成年人,即使是被哄骗的和成年人发生了关系,也不会在张旗鼓的告官的。

    这种事情,闹出来,总是对未成年人是一种伤害。当然更多的是现在的年轻人,即使是未满十八周岁,可也身体发/育成熟,做的某一些事情,也是他们自愿的!

    “你说你家的孩子是男孩?”于天宏本以为是女孩被男人给占了便宜,可听着对方的说辞却是儿子!

    “是的,局长,你可得给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作主啊!”

    男孩?如果是女孩还可以说成是强/暴,可这男孩子,如果他不是自愿的,女人有什么心思也是没有用的啊!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女人无论你是否愿意,只要武力达到一定强度,没有攻不下的城池。可男人就不一样了,如果男人抵死没有那种心思,女人就是累死也不可以有什么作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