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为我们做主

    虽然于天宏心里疑虑,可他却不能表达出来,无论是否自愿,只要一方是未成年人,另一方就是说破了大天,也是难逃法律的制裁。

    同时,他也对这个能以三十六岁高龄,勾/搭到不满十八岁男孩的女人充满了好奇,好看的小说:。虽然时不时的会听说一些女人比男人年纪大,还能过得很幸福的情侣以及夫妻,可那样的事情,总是感觉有些失真,如今真的发生了一桩这样的事情,他当然会好奇了!

    警察也是人,也有好奇心!尤其还是一个男警察!

    “同志,你别激/动,我们会处理好这事情的!”于天宏安慰了李母几句,从李母身边走了进去。

    于天宏进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躲回了沙亮身边的秦卿卿!于天宏只一眼,就认定了她就是这桩事件的当事人!这是他多年来身为刑侦警察培养出来的直觉。

    秦卿卿虽然垂涎于纪天宇的男/色,可他却也害怕了纪天宇的诡异能力。秦卿卿见识过的男人何其多,她感觉得出来,纪天宇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眼里只有好奇,没有其他男人的那种别有企图的欲/望!

    当然,这并不是秦卿卿逃离纪天宇身边的原因。身在这个年轻的男人身边,竟然无法自由的说话,这样恐怖的经历,让秦卿卿尝试一次就足够了。至于为什么秦卿卿会把自己不能自由说话的原因归结到纪天宇的身上时,她只能说这是她的直觉。

    “于局,好久不见!”沙亮见到于天宏,率先主动打招呼。因为纪天宇的关系,更因为沙亮现在的身份,他与于天宏的关系变得亲近了许多,这在过去,沙亮都是不敢想像的。

    “沙总,你怎么在这?”于天宏没想到这桩关于未成年的案子,还牵扯到了沙亮的身上。双堂会虽然是帮会,可在外界的称呼上,沙亮他们这些大哥们,个个都挂上了某某总的称呼,这样的称呼,让他们能更好的融入到社会中。

    “于局,这位是我岳母”沙亮硬着头皮把秦卿卿介绍给于天宏。

    于天宏在心里想像过秦卿卿与沙亮的关系,甚至想像过他们是情人的关系,却从来没有想像过,这个看起来既年轻,又妖/艳的女人,竟然是沙亮的岳母?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沙亮的女朋友应该是纪天宇的同学,折算起来,沙亮的岳母也应该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啊!

    可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也只能比纪天宇的年纪大上一些,却绝对不可能是纪天宇那样大孩子的母亲!

    “局长,就是这个女人,她勾/引的我儿子,你可要为我们做主……”

    “那个小子,他抢我的卿卿……”李家母子同时冲口而出,说的却是截然不同的话。

    于天宏看了眼这个要比自己还高还壮的“未成年”人,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这事情本不复杂,可到了他们这里,怎么一下子冒出了这么多的旁枝末节呢?

    “呃?”于天宏愣了,也傻了。这个所谓的横刀夺爱的小子,竟然是纪天宇!纪天宇是女人缘比较好,可他并不是什么女人都照单全收的男人啊,怎么连沙亮和沙亮的岳母也扯上了关系呢?

    于天宏还记得自己在全市色/情业突击整顿中,看到了纪天宇和一个古典的女孩在一起的,怎么现在又和另外一个女人拉上了关系?

    “小陈,你带着人到隔壁会计室,大家不要都围在一起,这样能处理案件吗?”于天宏回身对陈警官吩咐道。

    “你们留下来!”于天宏指了指纪天宇,沙亮和李母。

    陈警官不解的看着于天宏,于局就算是想要调解处理这桩案件,他要找的人,也应该是双方当事人,而不是这个所谓的插足的第三者嘛!

    陈警官虽然疑问,可终是没敢当着于天宏的面提出来,带着其他人,到了隔壁的会计室。因为少了主事之人,双方再也没有出现激/烈的火/爆对抗场面。

    少了李家的指挥官,李良眼巴巴的看着秦卿卿,就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可怜狗狗一般。

    秦卿卿这里,没有了沙亮和纪天宇,也就只剩下姜浩一个人了,这种情况之下,姜浩无论是愿意与否,都不可避免的为秦卿卿充当一次护花使者了。

    “兄弟,你离我远一点,我不习惯和男人靠得这样近!”姜浩挡在了秦卿卿的前面,止住了李良向秦卿卿靠近的意图。

    李良看着姜浩那张可以与女人想媲美的脸蛋,恨得咬牙切齿,却没有任何办法。

    “你们各自坐好,不要再闹出什么动静了!这种事情,传扬出去,很好听吗?你们要告女方,可你们自己看看,你们的孩子是被迫的吗?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想想怎么把错误修正,怎么把伤害降低,吵架,对骂,有什么用处?只会伤害彼此双方”

    陈警官劝说着在座的几位,说实在的,他现在已经后悔接这桩案子了。李家虽然有些胡闹,可他们确实在理,即使上告,也有胜算。而沙亮这边,又是陈警官所不愿意得罪的。两全其美,让彼此双方都满意,这事对他来说,有些难度。

    李良闷闷的退了回来,他的眼光怨毒的在姜浩的身上直打转,这个小白脸一样的家伙,竟然阻止自己接近秦卿卿!

    秦卿卿则是无视于李良的目光,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虽然她和李良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可秦卿卿不是巴着一段感情不肯放手的小女生。因为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就寻死觅活的折腾自己和家人!

    像秦卿卿这种女人,她不折腾其他人,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事情了,还想让她折磨自己,那几乎是笑谈!

    “小良,你还没看明白吗?这个女人,她的心里根本没有你,你这么死乞白赖的缠着她,有什么用处?”李父的眼神在秦卿卿的身上扫了几圈里,心里哀叹一声,走到儿子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