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什么目的?

    自从纪天宇得到了那支神奇的钢笔后,他的生活就此改变了。连带着把他的观念也彻底的颠覆了。

    现在,别说是凤凰出现在他身边,就是龙也出现了,他只会有些惊讶,而不会震惊的无以复加。

    纪天宇想不明白的事情,他干脆不再去想。他知道,既然凤凰来了,那肯定是要和自己对上的,那时,就什么都明白了!

    出乎纪天宇的意料,接下来的几天,竟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纪天宇倒是不明白了,他们既然对自己下了通牒,那就拉开了阵势要和自己对上了,可为什么又没动静了呢?

    要说纪天宇不着急,那是瞎话,好看的小说:。他倒不是着急和对方干上一架,而是担心华宁嫣!华宁嫣落到了对方的手里,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敌不动,我不动!可纪天宇心里却是煎熬着,他几次险些没忍住,要去侯成宇那里找他们问个清楚。

    纪天宇也明白,如果他这么做了,那无疑是告诉了对方,华宁嫣对他来说很重要!现在华宁嫣就在他们的手里,如果自己再给对方一种这样的感觉,那他们肯定会用华宁嫣来威胁自己。

    等到那个时候,不只是自己要处于被动的局势之下,就连华宁嫣了也处于危险之中,想到这种结果,纪天宇按捺住了自己的心情。

    等!

    纪天宇不相信,那两只凤凰掳走了华宁嫣,就是为了向自己叫嚣几句?

    纪天宇坐不住了,同时还有一个人也急得抓耳挠腮的。那不是别人,就是以为自己得到了强大助力的侯成宇!

    他的公司被沙帮的人抢走,如果只是有一点影响,他也不会想着和沙帮对着干。虽然沙帮真正崛起的时间并不长,可它发展的速度却是非常惊人的。

    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沙帮的势力达到了滨海几大帮会之一。说起之一,给人的感觉并不很牛X,可实际上,每个滨海人都明白,这是一份多么大的家业。

    滨海这个新兴的现代化大都市,三四百万的人口,一个帮会的势力能掌控这个城市的一半,那足以让任何人动容。

    正是因为沙帮的势力是侯成宇所畏惧的,所以,他才只能是眼巴巴的看着沙帮把他的生意抢走而无法反击。

    他以前对付自己的单键对手的手段,用在沙帮身上,侯成宇想都不敢想。

    在滨海,侯成宇自认自己混得还不错,在道上,认识的人物不少,并且大都说得上话,再加上他后期的发达,更是让他黑白两道都吃得开。

    可不幸的是,他遇上了沙帮这个新兴的帮会,生意被抢走了,还无处讨回公道。

    在这么个当口,凰林娇和凤牍的出现,让侯成宇感觉自己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翻身的机会到了!

    可他的兴=奋劲一直在积攒着,只等着爆发的那一刻。可不知为什么,那两个被他视为神人一般的男女,竟然一直也没有任何举动。

    如果不是侯成宇亲眼看到,凤牍是怎样把那名冒犯他的手下人化为灰烬的,侯成宇会认为,这两个人是到自己这里来混吃混喝来了。

    “牍哥,你看,你和华小姐也在这熟悉了这么长时间了,该了解的也都了解了,我们是不是也得对沙帮动手了?”侯成宇趁着凰林娇不在的当口,拉住了凤牍问道。

    侯成宇知道,这两个人真正说得算的人是那个女人,可他到了凰林娇的面前,心脏跳动的急速加快,更别提凰林娇冷眼瞟上他一眼了。

    侯成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怂,她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女人,现在自己和她又是一个阵营的人,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害怕她?

    不敢去问凰林娇,侯成宇也就只能是来找凤牍了。虽然凤牍从出现,就没见他笑过,可他给侯成宇的感觉,却要比凰林娇好上多少倍。和凤牍说话,总是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感。

    “这事情你也不用着急,对付纪天宇,总是要好好想想才行!”凤牍淡淡的说道。

    “牍哥,你和华小姐的身手,我可是看过了,以二位的身手,还用想什么啊?现在我们就去挑了沙帮的总部,他们要是敢反抗,您和华小姐,把他们也变没不就行了吗?”

    侯成宇可是心心念念的都是凰林娇和凤牍的诡异能力。能把一个大活人,说化成灰就化成灰,这是什么样的能力啊?有了这样的能力,走到哪不都得是一路绿灯?

    无论多么厉害的帮会老大,总是怕死的,这一把火过来,人就没了,侯成宇相信,别说是沙帮,就是蟠龙会,甚至是和沙帮,蟠龙会几乎齐名的飞虎堂,见了凤牍他们,也得是退避三舍!

    现在,侯成宇的心思也不只是想要夺回自己被抢走的生意,而是有更大的想法。

    人,在他的能力范围内的时候,他的某种奢望,绝不会超出他处现实太多。可当他一旦有了可以倚仗的外力的时候,那时,心就活泛了,想要得到的,恐怕要远超他自己能力范围。

    侯成宇的现状正是如此,只是他很聪明,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过于明显的显露在凰林娇和凤牍的面前。

    “哦?你把事情都想好了?就差我们去动手了是吧?”凤牍的脸上突然挂起了淡淡的微笑。

    “这,这哪有,牍哥,你真是开玩笑了,我哪敢这么做!我只是那么一说,到底该怎么做,当然还得听健小姐的吩咐!”侯成宇当即就听出来凤牍的不满之意,吓得他赶紧解释。

    “侯老板,你的想法太简单了,我们去杀了人,我们可以一走了之,你呢?你往哪走,天下之大,有你躲藏的地方吗?行了,既然我们说了要帮你,就定然不会看你的笑话!”

    凤牍拍了拍侯成宇的肩头,咧咧嘴,这个表情,在侯成宇看来,那大概就是凤牍的微笑吧?

    侯成宇的目的没达到,丧气的趋车到了自己的公司。其实说起来是公司,实际上就是一个厂子,做商砼生意的,就算是想学人家那些公司,整出窗明几净的办公室,也用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