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创新

    “凤牍,我把我分析的情况嗖你说一下,白天呢,我们就不要行动了。等到晚上的,他们也同样是晚上行动,这样也利于我们发现情况。”

    纪天宇把自己怀疑的约翰三人向凤牍说了一下,凤牍仔细的记在了心里。

    “纪先生,你说他们是西方的吸血鬼?这是一种什么东西?是西方的蝙蝠精吗?”对凤牍来说,让他理解什么是吸血鬼,确实是有点难度,。

    在他的意识里面,可以有人,有妖,有魔,有仙,可就是没听说过这种吸血鬼的生物,既不是人又不是妖,听纪天宇介绍了一番后,凤牍依然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定性。

    “不是!你说的精怪都是有本身,如果说他们是蝙蝠精的话,他们的本体应该是蝙蝠,可实际上,对他们来说,蝙蝠只是他们的一种形态,或者说是更有利于他们行动的一个临时身份。对了,凤牍,必须跟你说,我对吸血鬼的了解,只是限于我可以调查到的情况,具体是不是完全跟我们想像的一样,那就不敢肯定了!”

    “纪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凤牍应道。对手的神秘对他来说,并不构成难度,他怕的只是自己找不到对手!

    “纪先生,他们怎么一天了也没出门啊?”凤牍问着纪天宇。此时他和纪天宇在离约翰他们的套房不远处的另一间套房。因为套房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所以,纪天宇和凤牍也不担心他们的谈话会被隔壁的人听了去。

    “再高级的吸血鬼也是怕阳光的!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他们当然不会走到外面去接受日光浴!”

    “可我就是有些担心,王在他们手里,多一分钟,就会多一份危险!那个,纪先生,我们能不能化妆成酒店的服务人员,进去他们的房间呢?”

    “这个主意太好了,也有实施的可能性!不过呢,这活只能你自己去,我去不了!别着急,他们可是认识我的!当然,你要是认为,他们不认识你,那是最好的!”

    听了纪天宇扩知,凤牍不再吭声了。说对方不认识他?那现实吗?连凰林娇都人抓走了,他这个跟班的,对方会不认识吗?

    凤牍一时坐一时站的,看得纪天宇眼都花,他干脆不理会他,把乾交给他的咒术认真的学习了起来。因为纪天宇的境界早就提升了起来,所以,他学习起咒术来,也分外的轻松!

    呃?凤牍被纪天宇吓了一跳,一直悄无声息的纪天宇,突然手上画了画,嘴巴动了动,抬手间,一团火焰莎到了不远处的茶几上。

    “效果还可以,就是有些慢,速度不行!”纪天宇嘟囔了一句。

    “纪先生,你这是符咒术?”凤牍眨巴了好一会眼睛,才问了出来。

    “是啊!对了凤牍,你应该也会这些东西吧?你来帮我看看,还有哪里不足?”随手打出了几团火焰后,纪天宇总是不太满意,现在听到凤牍的话后,当即求教道。

    “纪先生,虽然我看得出这是什么,可说实在的,我并不是很懂这些东西。当然了,如果王上在的话,她是一定懂的!不是……纪先生,我倒是觉得,你这样临时画符,对你来说,还有些难度,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太熟练!既然这样,那你何不把苻先画好,随时用随时取,节省时间,效果还要大一些才对!”

    凤牍奇怪的看着纪天宇,他记得没有错的话,纪天宇的火焰使用得非常高明的,连王的凤凰神火都没有对他造成威胁,足以说明一切。

    都已经有了那么利害的神火,纪天宇为什么还要练习这种低级的符咒呢?

    “嗯,对,凤牍你的提醒非常对!虽然我领会了,可做起来,动作还是非常不熟练的,像你这样一说,倒是提高了效率!”

    酒店里哪有什么苻纸啊,纪天宇倒也不那么挑剔,拿出了酒店给客人备的各类用纸,迅速的画了起来。

    “火苻,有两张就可以了!用火,凤牍你就可以做到了!水苻也画上几张,这个威力比较大的五雷神苻倒是得多画几张!”纪天宇手上动作极快,让一旁的凤牍也很难看得清他的具体动作。

    雷苻!这在修真界,那也是威力极大的一种法术。当然初入门的人,才会用苻咒来施法,等级高的人,随手间就可以施展出各种神雷,轻易的可以致身手弱的敌人死亡。

    “纪先生,雷苻一般都是极耗真气的,您可不要随意乱用!”凤牍从见到纪天宇时,他就看出来,纪天宇并不是一个修真之人,因为在他的身上,没有半丝修真之人具体的真气,哪怕是一丝一毫也没有!

    可现在出乎他的意料的是,纪天宇竟然会使出修真者才会的苻咒术!这个变化让凤牍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没事,如果使不出来,我放弃就是了,总不会让它给我反噬了!”

    “凤牍,你说,既然能做出火苻,那是不是应该也可以改良一下,做出几张光苻啊!”纪天宇侧身坐到大办公桌上,手中的笔点着下颌。

    凤牍张了张嘴,终是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出来了,虽然纪天宇是在和他说话,可实际上,他并没有想到让自己回答他的问题。因为他在自己思考呢!

    不一会,纪天宇忙又伏案疾画一番,随后比量了一番,那张纸只是冒出了丁点的光亮,随即就化为灰烬了。

    一次又一次,纪天宇渲染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也不知画了多少张纸,化了多少苻纸,终于一道赤目的光芒在屋内亮起。

    “嗬!”早坐在一旁的凤牍突然被这道光刺激得眼一眯,整个人惊跳了起来。

    “纪先生,你成功了?”凤牍结巴的问道。

    凤牍明白,纪天宇这么做这张光苻,为的就是对付隔壁的蝙蝠人!在所有的苻咒中,凤牍就没听说过有这种!因为有对象,才会有出现相应的符咒术。在华夏,根本就没有这种怕光的生物,当然也就不会有这种光苻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