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玄天门的仙师

    纪天宇和凰林娇一并前去,当然不会把凰林娇的分身和凤牍留在家里。但是人家约的是纪天宇和凰林娇,所以,纪天宇把凰林娇的分身和凤牍收进了自己的空间里。

    这样一来,如果没有意外,他和凰林娇就联手解决了,若是有意外发生,凤牍他们也可以出来帮忙。

    纪天宇和凰林娇到了之后,发现钱宝达一伙的人并不是他们意料中的人。

    纪天宇和凰林娇以为,钱宝达这次带来的人,肯定是王中柱以及张力,。可没想到,现场除了钱宝达是他们认识的人外,都是陌生人。

    “看样子,他们是找来帮手了!”纪天宇低声对凰林娇说道。

    “这是很正常的,人家是有门派的,自己打不过,门派里不还有大的,有老的吗,找出来,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凰林娇淡淡的道,

    她对钱宝达的行为,没有任何的惊讶。一个门派和个人的区别,就在于,门派的人广!在外面一个弟子到欺负了,或者是欺负别人没欺负成,反被人家欺负了,那就回来,向家里人一告状,这事解决了!

    可个人却是没有这样的力量,挨了打,受了欺负,那就只能忍着,除非等到自己实力足够强大了,才有可能进行反击。

    身为凤凰王,凰林娇对这样的事情,丝毫不觉得稀奇。

    “这么看来,今天的事不能善了了。还好,我这几天在家里没少画符,乾给我的飞剑,也用得还算是趁手,今天也正好拿他们开开荤!”所谓的输人不输阵,行不行,能不能打得过,那得打过才知道,还未动手,自己先示了弱,那这仗也不用打了!

    “纪天宇,你在符录上,倒是颇有天赋,看你施展的符咒,威力倒是不弱,在你现在的这个层次上,一般的对手,绝不是你的对手!”临近开战,凰林娇难得夸赞了纪天宇几句。

    “我这修炼的法门还是很少,真正用来作战的,可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凰林娇,要不你把你们凤凰一族的秘典传给我?”纪天宇开着玩笑。

    “我们凤凰一族的秘典当然不能传给你。更何况,就算是我破了规矩,把秘典给你了,你也修炼不了!”凰林娇的反应出乎了纪天宇的意料,

    纪天宇本以为,自己这么一说,凰林娇肯定会不义正词严的训斥自己,可没想到,她没有!只是淡淡的反驳了自己一句。

    另一边,站在钱宝达前面的男人,也回头问着钱宝达。

    “钱师弟,这个女人就是怀海师弟说的那个女人凰林娇?”邹营问道。

    “是!这个女人相当棘手,上次我和王师弟,就是在她手里吃了亏。她的火玩得极好,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还有那个男人,上次和我们交手时,还很弱,现在也提升了,前两天我和他交了手,并没有占到上风。”

    邹营是玄天门的内门弟子,是第三代的几名代表人物之一,身份比王怀海还要高,这一次,钱宝达救援后,邹营就被派了出来。

    在邹营的面前,钱宝达不敢有半点的不尊敬。

    虽然明面上说,他们是同辈,可实际上,内门的第三代弟子,那都是玄天门的精英。这个邹营,年纪不算大,可已经达到了元婴期!

    钱宝达堪堪达到了金丹期,虽然说只差了一个境界,可实际上,那绝对是天上地下的差别。元婴期的修士,已经有了无尽的生命,到了这一境界,那才算是在修真的道路上有了保障。

    修真本就是一个需要漫长时间的,可人类的寿命也不过是短短几十年,哪里能够达到无上境?可达到了元婴期后,那就不一样了,寿命增加,修真者除了意外死亡外,完全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修炼!

    “这女人倒是确实很美,也难怪怀海师弟会动了心!不过,怀海师弟也曾经怀疑,她不是人!钱师弟,你可曾有什么发现?”邹营看到凰林娇时,也是微微一惊,可到了他这个境界,马上就压制住了自己浮动的心思。

    “邹师兄,我只知这女人的火很厉害,至于你的怀疑,我倒是没有所觉!”在邹营的面前,钱宝达可不会充高人!尤其是邹营所说的问题,他确实感应不出来,哪里敢胡乱回应。

    “嗯!现在先不管这个问题,这个女人肯定知道怀海师弟他们的下落,现在想要找到怀海师弟他们,就要从他们二人的身上下手!”邹营对钱宝达说道。

    其实,在王怀海失踪的这段时间里,很多同门都猜测,王怀海三人,怕是已经不在人间了!以王怀海的性格,如果他觉得自己有危险了,不会等到最后一刻才求援的!可问题是他们一直都没接到王怀海的信息!这让他们不得不猜测,王怀海怕是已经遭遇了不测。

    “纪天宇,凰林娇,这是我们玄天门的邹营仙师,王怀海的下落,你们要如实答来,如不实话相告,惹恼了仙师,后果不是你们能估量的!”

    钱宝达挺直了脊梁,对着纪天宇和凰林娇说道。

    仙师?听到钱宝达这么介绍着他身边的同门邹营,纪天宇和凰林娇对视了一眼。仙师,有那么好当的吗?

    纪天宇在这个邹营的身上,可是没感觉到什么仙气,反而是狠戾之气让人轻而易举的就感受到了。

    “我来问你们二人,王怀海到底在哪了?是生是死?凰林娇,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王怀海是跟你在一起的,这一点我们玄天门非常清楚,所以,你若是不说,便是跟我玄天门为敌!以后,你在修真界,就别想再混下去了!”

    邹营看着凰林娇说道。

    “告诉你们,我们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王怀海三个人,又都是修真者,他们想去哪,能告诉我们吗?”纪天宇不耐烦的回道。

    他就知道,当初时留下王怀海是个祸患,可真的把他们杀了,同样也是祸患!

    邹营一皱眉头,瞟着纪天宇,在他看来,纪天宇远没有凰林娇有威胁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