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报仇

    原本纪天宇是不知道自己把符录批量生产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可在和玄真真人交手的过程中,他才明白,原来,这东西在他人的眼里,是那般的神奇!

    空灵道人又对纪天宇的符录天赋大加夸赞,纪天宇更明白,自己随手画出来的,是他人求也求不来的稀罕玩意。

    “凰林娇,你来看看,我这七重雷的威力怎么样?”纪天宇对凰林娇说道。

    在这个山洞里,只有纪天宇和凰林娇。凤牍不只一次提议,自己来服侍纪天宇。毕竟让凰林娇这个凤王亲自服侍纪天宇,总是感觉那么别扭!

    可凰林娇没有理会凤牍的抗议。

    在这段时间里,纪天宇和凰林娇的关系变得更平和,此时任谁也看不出来,他们曾经是死敌。

    纪天宇一道符打了出去,凭空一道蜿蜒的电蛇闪现,轰向了远处的山峰。

    “七重雷的威力还算可以,不过,如果你能把十重雷也以符录的形式表现出来,那你的雷术才算小有成就,。”

    “凰林娇,我能用符录把雷法使用出来,这样我就多攒点,也好应急之用。对了,你觉得哪种雷法,是你喜欢的,我多画点留给你备用!”

    纪天宇倒是很大方,只要凰林娇看好的,他绝无二话。

    “你的十重雷符研究出来后,就送我几张护身吧!”凰林娇也不客气,开口就要了十重雷符。

    十重天雷,已经可以媲美于初级天动。谁要是有几张十重天雷符,那简直就是保命的利器。

    “我会尽快把十重雷符研究出来的!”

    纪天宇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雷法上。看着纪天宇,凰林娇都不得不承认,纪天宇的学习速度是比普通人快得多的。

    空灵道人传给纪天宇的雷法,纪天宇现在已经可以发出八重天雷。可唯一的缺点卞是,他坚持不长久。这样一来,纪天宇的符录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

    为了报仇,纪天宇所有的精力都扑在了雷法上,九重,十重天靐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全部使用出来。

    “凰林娇,等我的十重天雷功成,我们就出去找玄真那老混蛋算帐去!”纪天宇恨恨的说道。

    其实,他并不知道,他随手扔出去的雷符,在绝命崖轰然响起,并且时不时就来上几回,这让玄真的忟都提到了嗓子眼了。

    “那个老不死的,被关了三百多年了,竟然还没死?看他的样子,他是要在最后活着的时间里,把这些年的火气都撒出来!”玄真自我安慰着,他不敢去想另外一种可能!

    空灵道人会不会在被关押了三百多年后,实力不减当年,并且挣脱锁链,逃出升天?这个想法只在玄真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再也没也细想!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是必死无疑!只看那天轰向自己的天雷,玄真就明白,自己绝不是那个老东西的对手!

    玄真只以为那雷霆是空灵道人使出的手段,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让他惊惧的雷霆,其实是那个被他逼着跳下悬崖的纪天宇所为!

    近些时日,玄真真人心里一直惶惶然,以他渡劫期的修士,怎么还会有这种情绪呢?想了想,他把这归结为,绝命崖时不时传来的雷声,让他烦躁的原因。

    赵子辉和曲文也知道了绝命崖的秘密,每一次听到那隆隆的雷声,他们都不由的一阵心悸!

    一个被关押了三百余年的修士,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若是当年时,会是如何?

    纪天宇失踪了几个月,纪家人四处找寻,依然没有找到纪天宇的踪迹。虽然有些担忧,可他们已经习惯了纪天宇时不时就失踪一段日子。所以,这一次,找了一番后,也就作罢。

    钱宝达自是知道纪天宇身在何方,可他当然不会把纪天宇殒命于玄天门的事情说出来!

    纪天宇被抓走了,钱宝达的心也踏实了。否则的话一个随时可以把元婴期修士杀死的家伙,和他生活在同一城市,他可是怕得要死!

    “凰林娇,准备好了吗?我们可以走了吗?”纪天宇问着凰林娇。

    “当然可以!”凰林娇肯定的点头道。

    “王上,纪先生,我来带纪先生,王,您和纪先生总是男女有别,再者,您身为凤王,这事着实不妥啊!”凤牍被纪天宇放了出来,这家伙哪里能让纪天宇骑,坐到凰林娇的身上?

    凤王,是他们凤凰一族的王者,就算是有些族人被一些修为高深的修士掳去,降伏为坐骑,可那种情况,是绝对不能发生在凰林娇的身上的!

    “凤牍,那我就有劳你了!”纪天宇不待凰林娇说道,干脆的附和了凤牍的话。

    真让他骑坐在凰林娇的身上,他也觉得别扭!

    只是那一次,凰林娇为纪天宇准备食物,纪天宇走过去时,凰林娇不知纪天宇到了她身后,转身时,整个人投进了纪天宇的怀里!

    纪天宇不能忘记,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凰林娇惊愕的神色中带着一抹羞怯,虽然仅仅是一闪而过,纪天宇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随即,他们迅速分开,二人转移目光,轻咳几天,权当这事没有发生过。可已经发生的事情,真的能当成是没有发生过吗?

    至那以后,纪天宇和凰林娇都分外的注意彼此之间的距离,避免再次出现那次的意外。

    仅仅是撞了个满怀,就让二人心中惶然,他们哪里还敢再有更深入的接触?

    “也好,凤牍,纪天宇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凰林娇点头叮嘱着凤牍。

    凰林娇和凤牍化为本体,纪天宇则是跨,坐在凤牍的身上,随后,二鸟一人,从山洞中冲天而起!

    原本那层水幕屏障,一直拦在了洞口,纪天宇被空灵道人摄入洞内,却是再难闯出去。原来这水幕屏障,是能进不能出的。

    那层水草屏障,在空灵道人死去,竟然随之消散了。

    可以看得出来,当年把空灵道人囚禁于此的玄天门高手,所设计的一切,都是针对空灵道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