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太上长老

    大长老被救下,他听到那道声音后,愣了愣神后缓过神来,急忙翻身跪在地,高声乞求道。

    大上长老?听到大长老的话后,一众天苍门弟子无一不惊,他们天苍门还有太上长老吗?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们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只是他们惊愕莫名,就连齐东远也是一愣,身为天苍宗的掌门,他本应是一派之主,可为什么宗门有个所谓的太上长老的事情,他都不知道呢?

    纪天宇倒是无所谓的看着大长老跪在那哀哀的乞求道,。就算是有个所谓的太上长老在,纪天宇也不在乎!他一个人可以把玄真真人硬生生的弄死,他和凰林娇若是联手,一个天苍宗的太上长老,他们也是不惧的!

    现在的纪天宇,对诉明自己的身份的事情抱什么想法了!他看到的,这天苍宗都是些蛮横之徒!周烙,他的掌门师尊,连带着冒出来的大长老,也是一样混不讲理!事情不问清楚,就只以自己的晚辈吃了点小亏,就愤然下手,和这种人成为同门?就算是有空灵道人的嘱托在前,纪天宇也不会委屈自己的。

    当然,王雷和他的师父,留给纪天宇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起码这师徒二人,让纪天宇还颇有好感。

    “唉!小友,能否一叙?”神秘人又叹了口气,对纪天宇说道。

    听得太上长老的口气,大长老脸黑得像锅底似的。自己求太上长老为自己报仇,可怎么听这太上长老的意思,不但没有要找纪天宇麻烦的意思,还格外的客气?

    “当然可以!既然天苍宗还有一个神秘的太上长老,那我又怎能不见上一见?”纪天宇爽快的点头道。

    空灵道人是天苍宗三百余年前的掌门人,无论纪天宇承认与否,他都和这天苍宗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就算是此时纪天宇对天苍宗恶感多于好感,可若是真当天苍宗出事的时候,纪天宇还是会出手相帮的!

    空灵道人一生所记挂的就是天苍宗,身为纪天宇的救命恩人以及师尊,纪天宇又怎么会对空灵道人的遗愿不管不顾?

    “三儿,你把小友带到我这里来!”

    “小友,请!”接到太上长老的命令,三长老二话不说,走到纪天宇面前,引领着纪天宇前行。

    “林娇,过来!”纪天宇招手把凰林娇叫到了自己身边。虽然他知道,就算是把凰林娇自己放在这里,也不会被这些天苍宗的人伤害到了。

    可纪天宇却不愿意看到那些别有意味的目光在凰林娇的脸上扫来扫去的样子!

    纪天宇带着凰林娇同行,三长老只是看了二人一眼,倒也没有什么反对之意。

    “纪小友,你救了雷儿,我先谢谢你!”走在纪天宇二人前面,三长老沉吟了片刻,对纪天宇道谢道。

    “当时那种情况下,能帮得下自然就帮了,三长老也不必记挂在心!更何况王雷是我看到的天苍宗最对眼的人”纪天宇淡淡的回道。

    三长老又看了看纪天宇和凰林娇,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三长老带着纪天宇二人离开后,所有天苍宗的弟子立时间炸了庙。

    “叔叔,我们天苍宗何时有了个太上长老?我身为掌门怎么不知?”齐东远脸色难看,当着全宗弟子的面,这不是生生的刮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吗?

    自己是掌门人,却是连本宗还有一个高高在上的太上长老的事都不知道?自己这个掌门还是掌门吗?

    自己的叔叔是大长老,平时的威严绝对在自己之上,可刚才,大长老竟然跪伏在地上,乞求太上长老为他做主,从这一点上,齐东远倒是看出来了,这个太上长老那才是天苍宗的真正主人!自己只不过是个不受重视的傀儡!

    “东远,太上掌门已有多年不问世事了,并且严令不得宣扬他老人家的存在。可没想到,今天,太上长老竟然露面了!不知那小子有何奇特之处,值得太上长老如此对待?”

    大长老对齐东远解释了一句。其实大长老又如何不知,他这个侄儿,虽说是天苍宗的掌门,可实际上,只是执掌了天苍宗明面上的一些实力而已!

    再说得直白一点,齐东远在太上长老那里,根本得不到承认!在太上长老的眼里,天苍宗就算是换上十任八任的掌门,于他也没有半点关系!

    “叔叔,既然我天苍宗还有太上长老,为何我身为掌门竟然丝毫不知?”齐东远追问道。

    齐东远不傻,只是一想,他就咂摸出了一丝味道,这让他心里极为不安。

    “罢!罢!罢!事已至此,太上长老也已露面,我也就把这其中的原由讲与你们听来!”大长老虽然被纪天宇打得不轻,可并没有伤及他的性命,现在全宗弟子都在等着听这其中的因由,他也只能撑着,把秘辛解释一番。

    “太上长老是掌门的大弟子……”大长老刚一开头,人群就乱了起来。

    “叔叔,我的弟子?”齐东远急忙插嘴道。大长老被那个叫纪天宇的小子打傻了吗?掌门的大弟子?自己的大弟子是周烙!

    “你闭嘴!掌门?真要细细纠结起来,你根本就不是掌门!”虽然齐东远是自己的侄儿,可在有太上长老出面的情况下,大长老也不敢再继续护着齐东远了!

    当初时,齐东远能坐上掌门之位,他在年轻一辈里能力出众是一方面,同时,是自己的侄儿也是一方面。对太上长老而言,谁当这个掌门,都没有太大的差别,既然这样,也就卖了个面子给大长老!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长老才清楚的明白,如果太上长老发话,齐东远这个冒牌掌门,随时都得从掌门的位置上滚下来!

    “我怎么不是掌门了?我当了这些年的天苍宗掌门,怎么突然就不是掌门了?叔叔,你不是被那小子打傻了吧?”齐东远听到大长老这般一说,当即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