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清泉道人

    大长老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同时也黑得吓人!

    自己被打,这事在场的人,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到了,可就算是都知道,这和从齐东远嘴里大声嚷嚷出来,完全是两回事!

    “掌门,你说话注意点!大长老是你的长辈!”二长老黑着脸,训斥了齐东远一句。

    “二长老,大长老是我的长辈,可他说的话你没听到吗?他说我并不算是真正的掌门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不是被人打傻了又是怎么了?”齐东远这会可是不管什么大长老,二长老了,连自己的掌门之位都要丢掉了,还顾忌什么长者有个屁用!

    “放肆,!齐东远,大长老若不是为你出头,会被人打伤吗?”

    “二长老,你把话说清楚了,为什么我不算是真正的掌门人!”显然这一会时间,齐东远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过,干脆不再看向大长老,把问题扔给了二长老。

    “……大长老这么说,一点也不假!天苍宗真正的最后一任掌门人,是在三百多年前。当时的掌门人空灵道人,是我宗最后一名掌门人!当年不知是何原因,掌门人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虽然有掌门弟子在,可我天苍宗的掌门是有条件的!掌门选好接任掌门人后,会把天苍宗的绝学‘玄雷九变’传下去,这样的接任掌门人,才算是真正的天苍宗的掌门人!

    可是自从掌门人三百多年前失踪后,天苍宗再无正直的掌门人!”

    二长老对齐东远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就=是大哥溺爱的侄儿?为他出现受伤,他不但不领情,反而出手相伤?

    可惜啊,天苍宗怕是真的要没落了!想想太上长老所说天苍宗当年盛况,怕是只能是昔日辉煌了。

    “我当是什么事呢?就因为这点事说我不是天苍宗的掌门?叔叔,您可真是糊涂了,你们说的那个死鬼掌门人,三百多年了,还没有回来,那肯定是早就死了!既然已经死了,还谈什么‘玄雷九变’?这个传承之说,已经无效了,我就是天苍宗的掌门!”

    听到二长老的解释后,齐东远心里担忧不见了。他还以为出了什么变故呢,原来是这事,一个死了三百多年的死老鬼,还能把那狗屁的“玄雷九变”的传承传下来?

    杞人忧天!齐东远心里暗道。

    大长老和二长老脸色一变,虽然说他们没见过最后一任掌门人,可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天苍门的弟子,在天苍宗生活了近百年,对那个最后的掌门人,还是有着恭敬之心的。

    现在听到齐东远说出这般忤逆之言,他们也不由得变了脸色。

    尤其是大长老,齐东远是自己的侄儿,竟然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

    说实在的,三大长者,对这个最后的掌门人,倒是没有什么感情,不过他们却是深深的知道,在他们之上的那位太上长老,可是不会那么想!

    三百多年,一直守在天苍宗,只为能等回他的师父,或者是掌门的传承!

    纪天宇和凰林娇被三长老带着,穿过一个迷阵,简简单单的到了太上长老所在的居所。

    好一个清幽的所在,地方不太大,不过是几亩的样子,可却是整齐,干净,除了那个面积也不甚大的茅草房外,其他的田地,都被分得极是规矩,各种药草,甚至还有一块单独开辟出来,养了些小动物!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种类倒不少,可数量却是很少,有些甚至只有孤单的一只!

    纪天宇好奇的打量了几眼,他很好奇,为什么有些明明是天敌的动物,放在一起,为何没有残杀呢?

    凰林娇则是看了一眼那些动物中,竟然有几只飞禽。凰林娇也没有在意,只是扫了一眼后,就随着三长老进入了那间茅草房。

    这天苍宗竟然这么落魄了呢,太上长老都住了茅草房了!这要是来阵大见,岂不是要像那句“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一般了?

    纪天宇暗暗打趣的时候,屋内一名老者,迎向了纪天宇三人。

    “小友,到我天苍宗,即是我天苍宗的朋友!更何况还救了我天苍宗的弟子!请坐!三儿,你且坐一旁陪我待客!”

    老者年若八十上下,虽看着垂垂老矣,可却给纪天宇一种无限生机的感觉。这种矛盾的感觉,让纪天宇好奇的一直打量着眼前的老者。

    “小友,老朽道号清泉,是这天苍宗的弟子,不知小友如何称呼?”老者让着纪天宇和凰林娇坐下,自我介绍着。

    “老人家,小可纪天宇,她是我朋友凰林娇!”

    纪天宇见老者态度平和,不似那浑人,并且身份极高。想自己到天苍宗的目的,自然是要寻一个说得算的人来做主的。

    “纪小友,在前山发生的事情,我已知晓,这是我天苍宗弟子管教不周,老朽向二位小友道歉了!”

    清泉如此一说,纪天宇心里的那点气也就消了!让一个.十岁的老人向自己道歉,自己若是再着架子,岂不是要折寿了?

    “老人家,这事我也有过于冲动之处,道歉一说,我等小辈可是承受不起!只是不知老人家把我们二人叫来,有何事?”

    纪天宇把自己的事先压下,倒是先反问对方,看看这个清泉道人想要做什么?纪天宇不相信,这老头,只是为了给自己道歉才把自己叫来的!

    一个连掌门人都不知道的太上长老,因为自己而显出真身,这事说来可是不小!

    “小友痛快人,老朽也就不兜圈子了,我想问问,小友的天雷诀是从何处学来?虽然那不屑门人不成材,可他所说的确是事实,天雷诀从不外传!小友能学到天雷诀,并且能到六重天雷,老朽实是很好奇!”

    清泉的话说白了,就是想知道,人家不传之秘,你是怎么学到手的?

    “老人家,你是想要对我们二人动手,消除掉我这个习得了你们独门功法的人吗?”纪天宇不回答清泉的问题,反而回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