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探望娇妻

    纪天宇探视过蓝茜,又陪着蓝茜和蓝母聊聊家常,蓝肇天也回来了,一进屋就听到了楼上的说话声,而其中有着一道让他想忘也忘不掉的混蛋声音。

    老爷子蹬蹬的上了楼,到了蓝茜的卧房门口,向里一看,果然是那个混小子!

    “咳!”蓝肇天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纪天宇嘴角微微的制动了几下,以他的听力,怎么可能听不到蓝肇天回来的声音?

    蓝家所有的人都好应对,也就这个老爷子,是个硬茬子。

    蓝肇天对纪天宇这个孙女婿是没有什么挑剔的,可那不代表他对纪天宇把他的一双宝贝孙子都抢走的事,没有怨言,。

    “爷爷,您回来了!”纪天宇再装也装不下去了,人家都闯到门口来了,站到他的面前了,他怎么能再把老爷子给无视了呢?

    “混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小茜受伤了,小倩却是就要生产了,你这个既当先生又当父亲的家伙,跑哪去了?小倩挺着大肚子,每天都还在支持工作,你可真是忍啊!”蓝肇天冷哼一声。

    “爷爷,天宇他也不是出去玩儿了,他是有正事在做。要是没事的话,他会不在家陪我们吗?”蓝茜却是不愿意看到父子刁难纪天宇。

    “算了,女生外向,这话一点不假!还没嫁过去呢,现在就开始向着他说话了!真是枉废爷爷这么疼你!”蓝肇天瞪了蓝茜一眼,本想着抬腿回楼下呢,可想了想,还是走进了屋子。

    别看蓝肇天抱怨着纪天宇,可实际上,对这个孙女婿,还是很满意的。

    蓝肇天的加入,让蓝茜和蓝母插话的机会不多,最后,母女二人干脆闭上嘴,当起了听众,听着这一老一少唠着男人之间的话题。

    “天宇,留在家里吃过晚饭再走吧!”蓝母对纪天宇说道。她这个当妈的,总不好明着跟姑爷说,今晚你住在家里吧,两个女儿随你挑!

    “阿姨,这次就这在家吃饭了!我刚回来,听说小茜受伤了,立刻赶过来的。寒凝也是受伤了,我还没有过去看望呢!”纪天宇挽拒了蓝母的好意。

    蓝茜有点小失望,不过,她也明白,纪天宇不是她一个人的!岑寒凝同自己一样,也是受了伤,纪天宇能在回来后,立刻跑来看望自己,她就已经很满足了!从这一点来看,她在纪天宇的心里还是非常重要的。

    实际上,事实却不是这样!在纪天宇心里,蓝茜和岑寒凝同样重要,根本分不出孰轻孰重!他之所以先过来看望蓝茜而不是去看岑寒凝,则是因为,岑东烨可是要比蓝家还难答对!

    想起岑东烨那个老狐狸,纪天宇心头就是一阵打怵!平时倒也就罢了,现在岑寒凝因为自己被人袭击了,并且还受了伤,岑东烨那老狐狸若是能轻飘飘的放过自己,那才是怪事呢!

    可是再打怵,这个门他也得登!

    纪天宇从蓝家告辞离开,直奔华宁嫣给他的地址。

    到了岑家的别墅外,纪天宇却是没有发现这里有沙帮的兄弟在暗中保护着。纪天宇暗暗一笑,岑家的力量,可是远要比沙帮强大不知几千倍甚至是几万倍,在这种实力之下,沙亮自是不会把自己的人送到这里来献丑。

    “站住!什么人?……呃,姑爷,您过来了?”拦住纪天宇的人先是喝问了一句,可当他看清楚了面前的人是谁后,他面色古怪的向纪天宇打着招呼。

    “你们知道我要过来?”听着他的话,纪天宇哪能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

    “姑爷,您一回来,家主就得到了消息,我们也被家主安排在这里等您!”

    “等我何事?”纪天宇奇怪的问道,他不太相信,以岑东烨的为人,坐在岑寒凝因为自己受伤后,还派人来迎接自己!

    “姑爷,家主有令,您若是不能一路打进去,以后,再也不要见小姐了!”那人咧了咧嘴,这个炮灰他推不掉,可这成为第一个出面的炮灰,他却是非常有意见的!可没办法,谁让一群人猜拳,自己是一路输到尾的那个倒霉蛋呢!

    “一路打进去?”纪天宇拧了拧眉头,他就知道岑东烨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可没想到,这阵势要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大!

    “是!家主是这样吩咐的,姑爷要一路打到家主面前,否则的话,以后,小姐就和姑爷没有半点关系了!”这人又重重的点头,把岑东烨的话重复了一遍。

    该死的死老头,竟然拿岑寒凝威胁自己!岑寒凝已经是自己的人了,他想要把她从自己身边夺走,那是不可能的!

    “寒凝是我的人,谁也别想把她从我身边抢走!”纪天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平静的样子,更是让人感觉到了丝寒气。

    “姑爷,家主说了,这个社会,小姐若是招媚的话,会有无数比姑爷更优势的青年才俊前来报名的!”该死的,为什么这些话都需要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呢?虽然家主说得狠辣,可小姐的态度,他们也都看着呢,除了这位姑爷,小姐可是说了,别人一概不要!

    就算是姑爷没有打到家主面前,他们也明白,这个姑爷依然是他们岑家的姑爷!除非家主能真的不顾小姐的感受,独断独裁兴许能办到!

    自己现在说了这么多得罪姑爷的话,若是姑爷气量小,以后还不得找无数的上鞋给自己穿啊?

    “死老头,他这是对我的挑衅!”纪天宇眸光一闪,恨恨的道。

    那个可怜的家伙,听着纪天宇对家主口出不逊,可他却不敢出口呵斥。家主得罪不得,眼前这位,也同样是得罪不起的主。

    两头都是得罪不起的,他也只能是当只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了!

    “一共多少人?”纪天宇目光望向远处的别墅,远远的距离却是阻隔不了纪天宇的目光,更是阻隔不了纪天宇的微妙感觉。

    在那别墅里,他感觉到了有人把目光集中在自己的身上。臭老头,布置好了人手对付自己,他却躲在别墅里,看自己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