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野心

    在米达的带领下,纪天宇和凰林娇被带到了乾坤宫。

    乾坤宫的所在位置,可要比天苍宗和青城派隐秘得多。若不是有米达带领,纪天宇就算是知道,这里是乾坤宫的位置,他也找不到!

    乾坤宫主是一个五十上下的中年男人,看到纪天宇到来,急忙迎上前来。

    “姑爷,欢迎您到乾坤宫来!我接到家主的命令后,就一直在等您!”乾坤宫的宫主,倒是一个热情的人。

    “陈宫主,我到这里来,是有事相求!”

    “姑爷,你的事,家主已经跟我说过了,只要我能力所及,一定努力为凰姑娘解忧的!”听到纪天宇这般直言,陈帆也不绕弯子。

    陈帆亲自把纪天宇和凰林娇让到了会客厅,。一路走来,纪天宇倒是发现了,乾坤宫的建筑不似天苍宗那样,气势恢宏。看起来更似古式大家族的样子,

    “陈宫方,那还请您帮忙!”纪天宇是来求人家帮忙的,自是没有端出岑家未来家主的架式来。

    “姑爷,让凰姑娘休息休息。再一个,都是自家人,您可不必跟我这么客气!”陈帆笑着说道。

    纪天宇和凰林娇被安排住下,米达则是去见了陈帆。

    “米达,纪天宇这人如何?”陈帆看着站在下面的米达问道。

    在乾坤宫,米达一群人,是经常与岑东烨接触的一群人。米达他们是乾坤宫一手培养出来的,外面的事情,问他们才能更好的了解情况。

    “宫主,你是问姑爷的实力还是其他方面?”米达回问道。

    “把你知道的都说说!”

    “宫主,我和姑爷接触的并不多,就是前阵子九幽谷的李斌带人截杀凰林娇的时候,家主才把我们介绍给姑爷的!

    他实力很强,李斌就是死在他的手里!根据接触的这段时间来看,他人品很好,对手下人,很和善,没有架子。不过,就是在女人方面,有点那个!”

    米达边说边措着词。宫主的意思很明确,他就是想知道,纪天宇是个什么样的人,将来岑家交到他的手上,乾坤宫会怎么样?

    米达可以说是陈帆一手带大的,对陈帆,他还是了解的。虽然说家主在修真一途上,没有成就,以至于就此放弃,可陈帆对岑家的忠心,还是没有改变的。

    “那就好!虽然是外戚,能力足够,将来岑家也不会没落了!等到小姐有了孩子,自然会把岑家再接过来的!”

    陈帆点了点头。他虽然看起来五十上下的年纪,可实际上,他已经近百岁了,从小就生活在乾坤宫,如果不是因为岑东烨在修炼一途上,是个废柴,这个宫主的位置,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乾坤宫是岑家的臂助,他这个宫主,对岑东烨也算是中心耿耿。可偶尔,他也会有所怀疑,岑家是不是真的走到了末途?

    不光是嫡系一脉能力大损,就是连人丁都是那么稀薄?到了如今,就只有岑寒凝一价目女娃了,岑家还能继续传递下去吗?

    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心思多少就会有所改变,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深觉,可在他的行动中,已经带出了这样的迹象。

    正是因为陈帆的这种微妙的迹象,岑东烨才会对纪天宇有那样的叮嘱!

    陈帆对自己心里的变化,他是清楚的,可他却不认为自己这是背叛岑家!

    “看样子,你对纪天宇的印象是很好了?”

    “宫主,若是将来岑家由姑爷接手,必定会比现在更要强大,繁盛!”米达在和纪天宇接触的这段时间里,倒是认定了纪天宇这个未来的主子!

    “一个毛头小子而已!靠吃软饭上位,还能得到你这么高的评价,米达,我真不知道要怎么评价你了!”陈帆未说话,站在陈帆身后的男人却是一脸嘲讽的说道。

    “岑原书,你也是岑家子弟,这么说,可算是忤逆家主?”米达抬眼看去,这个人他是再熟悉不过了!

    岑原书是岑家的旁系子弟,小时被送到乾坤宫修炼,这些年来,他的成就不错,颇得陈帆的喜爱。

    当初时,米达他们之所以会被派出去,成为常驻俗世的队伍,这其中,岑原书功不可没!

    米达这二十五人,是乾坤宫年轻一辈里,各方面都是极突出的一群人。外界没有大事情发生,他们本应该是在乾坤宫继续修炼的,却不想,深受陈帆喜爱与信任的岑原书对陈帆进言。乾坤宫是岑家的一部分,这么一直缩在背后,岂不是让岑东烨忘了他们的存在?

    岑原书的建议陈帆采纳了,米达一行二十五名乾坤宫年轻的高手,被派到了岑东烨的身边,保护岑东烨这个家主的安全!

    保护岑东烨的人,乾坤宫一直都有外派,可像这种大批量,多人数的外派,却还是头一回。

    别人或许不清楚,可米达却是看得清楚,岑原书之所以把他人二十五人派出去,是有原因的!

    有米达他人閒,岑原书想要稳占鳌头自是不可能,现在已经不是米达他们的对手,若是再让米达他们在乾坤宫沉下心来修炼,那他岂不是更难出头了?

    现在把米达他们派出去,在岑原书的前面,再也没有人可以遮挡住他的光辉。

    看得清楚,米达对岑原书可以说是分外的厌恶。若不是宫主在面前,他一定不会理会这个小人。

    “忤逆家主?米达,你跟在家主身边,倒是学得不少啊?我只是怀疑这小子的能耐而已,和家主有什么关系?难道他现在就是家主了?”岑原书眸光一闪,阴沉的看着米达。

    “米达,我只是担心纪天宇是不是能挑得起岑家的重担,你何必跟原书这般较真?你可是我乾坤宫的午间弟子,怎么这短短的时间,就被人人征服了?”这话不是再是岑原书所说,而是坐在那里,端着茶水的陈帆说出来的。

    “宫主,我只是实话实说!并没有和岑师兄较真的意思!”米达低下了头,在陈帆的面前,他不能像和岑原书一样的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