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战气凌霄 新闻工作者

第5498章 脚踩万骨

    “没错!在这副壁画中,他的身份就是妖兽!”

    “什么?”

    火孩儿愣住,他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因为白宸的说法太过匪夷所思,却不想,白宸却直接认可他的说法,他惊愕着问道:“白宸,你到底想说什么?”

    白宸闻言淡笑,道:“陆前辈或者百花前辈他们有没有跟你说过,帝尊得到神道认可,成为帝尊之后,还需要继续修炼吗?”

    “当然需要!修炼无止境,纵然是天界天神也需要继续修炼,更别说帝尊!帝尊之上可还是有天界天神的存在!”火孩儿想也不想就说道。

    “那你知道,帝尊要怎么修炼吗?”白宸问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火孩儿皱眉,他只是区区准帝境界的修士,怎么可能知道帝尊要怎么修炼。

    “不,你知道!”白宸望着他淡笑道。

    “唉呀,你就别拐弯抹角的了,直接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火孩儿忍不住了,他要真能猜出是怎么回事,也就不用白宸在这里拐弯抹角的提示了。

    “前辈,你说呢?”白宸笑了笑又扭头望向苍雀。

    苍雀淡淡说道:“主人说过,帝尊成圣后依旧需要修炼,当然,帝尊的修炼不同于寻常的修士,需要感悟神道……帝尊是神道的守护者,他们不需要感悟神道,他们要做的是突破自我!只有突破自我,超越界限,他们才有可能得到天界青睐,从而进入天界。”

    “哦……我想起来了,陆大哥和我母亲他们的确说过这件事,他们说帝尊要想突破自我,就必须要让自己历经域界百态!而历经域界百态的最后方法便是深入他们之中!凡人、妖兽、魔族、水族等等都是帝尊要经历的。那这么说来,这些壁画描绘的是一个人的帝尊过程?”

    火孩儿一脸惊讶。

    他是准神之子,又认了陆天羽为大哥,对帝尊的了解自然要强于一般的修士。

    之前之所以没有想起来,是因为他没有将这些壁画上描绘的内容和帝尊联系起来。

    毕竟,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以为这里是一位上古大圣,而是帝尊。

    但经过白宸和苍雀两人的提醒,他瞬间醒悟过来,壁画上所描绘水中修炼、田间农舍间修炼,以及妖兽群中、魔族群中修炼的内容不正是帝尊突破自我的过程吗?

    可目光放到最后一幅壁画,他却是愣住了,道:“这副壁画是什么意思?一堆土和一道闪电……他是突破成功了,还是没有突破成功?”

    最后一幅壁画上,那修炼之人已经不在,只留下一堆黄土,虚空一道闪电劈下。

    这幅画描绘的内容极其简单,看起来与之前的那些画没有任何关联。

    但其既然放在了这些画的最后,那便说明这幅画表明了画中人的结局。

    只是这结局,火孩儿有些没看明白。

    要说没有失败,可人哪儿里去了?为什么只留下一堆黄土在这里?要说其失败了……帝尊会失败吗?帝尊死,会是这么无声无息吗?

    要知道,帝尊可是域界之主!

    帝尊死,整个域界都会陷入无尽的悲伤之中,纵然神道也会为之动容的!

    一堆黄土,实在很难说这是帝尊的下场。

    而且,这幅画平淡无奇,也没有任何荒凉气氛透露出来。

    纪慈也是觉得奇怪:“要是这帝尊已经殒身了,那这些画的意思是不是说,这里就是那位帝尊的墓穴所在?那这里就不是圣墓而是帝墓了。”

    “若以壁画论,此人最后的结局的确是殒身了,但帝尊殒身,确实不该是如此荒凉之景……”白宸也有些想不明白了。

    他看前几幅壁画,认为此人已经是帝尊修士,不然不会立于云巅之上,又经历万界百态!

    然而,看最后一张壁画上的内容,此人消失,只留下一道闪电和一堆黄土

    正常的想法自然是其已经渡劫失败,化为一堆黄土。

    然而,那人若是帝尊的话,其殒身就绝对不会是如此平淡无奇之景!

    帝尊殇,神道殇!

    帝尊若死,万界同哀,怎么会只留下这区区一堆黄土?

    最大的可能,此人不是帝尊,可若不是帝尊,那先前几幅壁画描绘的是什么意思。

    “前辈,你说呢?”白宸几人皆是不解,便齐齐看向苍雀。

    苍雀沉默片刻后说道:“帝尊死、神道殇不假,但并非所有的帝尊皆是如此!梓天大陆经历了几个域界,你可知道殒身过几位帝尊,他们殒身时候是什么景象吗?”

    他看向纪慈,纪慈一愣,而后摇头说道:“据我的见识,真正配得上‘帝尊死,神道殇’的帝尊只有一位,其余帝尊皆少有其殒身传说。”

    苍雀闻言微微点头,而后继续说道:“其实不独梓天大陆如此,几乎所有的域界都是如此……帝尊太神秘了,寻常修士对他们的了解太少太少了!要说帝尊殒身皆是轰轰烈烈,被万民所知,显然有些过于绝对!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哪件事?”白宸几人好奇问道。

    “这座墓穴并不是帝墓!”苍雀看向石门处说道。

    他是神兽,又是陆天羽的仆役,他跟着陆天羽去过帝尊之墓,知道真正的帝尊之墓是什么样子。

    这座墓要真是帝墓的话,几人根本不可能站到这里!

    白宸的前世也不可能把自己几人从危险中救出来!

    最关键的一点是,火孩儿说过,白宸的前世是真正的帝尊!

    若这里是帝墓的话,他不可能不说,更不可能直言这里是圣墓!

    苍雀的话也有道理,白宸几人皆是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纪慈忽然惊讶道:“你们看,这里还有一幅画!”

    他指着身后石门的方向说道。

    白宸、火孩儿三人闻言下意识回头看去,果然就看到在石门上雕刻着一幅画。

    几人顿时惊讶。

    这幅画是雕刻在石门上的,因而白宸他们一开始没有看到,最关键的是,他们居然没有发觉石门是什么时候关上的!

    几人心里都不由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但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让他们微微松了口气,目光放到门上的壁画上。

    这副壁画很简单,只雕刻了那名修士再次立于云端之上,不同的是,这次他脚下踩着的并不单单是云朵,还有一颗颗的头骨。

    头骨如山堆积在他的脚下,头骨山的面前则是一条血河,血河流满整幅图画!

    “这是……什么意思?”看到这副壁画,纪慈愣住。

    “这副壁画应该是这些壁画的最后一幅。”白宸微微吸了口气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副壁画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火孩儿皱眉说道。

    不止他不舒服,就连苍雀也是沉声说道:“脚踩万骨,血流成河,此人恐怕不是帝,而是魔!”

    他的意思是,帝尊不会做出这种为神道所不容的事情,然而白宸却是说道:“脚踩万骨的既可能是魔也有可能是帝!迄今为止,除了佛陀帝尊能做到不伤天下有灵之物外,其余帝尊皆是一身血债!他们所杀的人,怕是万界之中最多的了!”

    帝尊乃是域界之主,他的存在是为了维护神道,维护神道规则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其绝对不是一般修士想象中的“好人善人”,事实上,帝尊是不能辱的!

    任何人,只要让帝尊发怒,帝尊轻易间就能将其斩杀,且,还不需要考虑神道的反应!

    也就是说,帝尊是奉神道之令杀人的人!

    帝尊在位之时,要诛灭诸多霍乱神道的妖魔、精怪,若单纯以杀人数量,其绝对是第一!

    “但无论其是帝还是魔,这幅画画的都是其登顶的过程吧?脚踩万骨,血流成河……会不会画的那位上古大圣?”火孩儿忽然醒悟道:“要是画的这地宫之主,反抗神道的上古大圣的话,那这幅画还是颇为贴切的。他建造这地宫不就是尸骨如山,血流成河吗?”

    别的不说,单说那一场大战,死的那么多修士就已经完完全全够得上“尸骨如山,血流成河”这八个字了。

    “但事实证明,他并没有成功,否则就不会有神道,也不会有我们了。”白宸说道。

    “这倒也是。”火孩儿微微点头,那位上古大圣建造地宫的目的是为了对抗神道,只有神道彻底毁了,他才算是成功。

    壁画上画的内容是那人立于云端之上,显然他成功了,可现实是,神道依然还在!

    因而,这壁画上的人应该不是地宫之主,那位上古大圣。

    “我好奇一点……”

    这时,纪慈皱着眉头开口说道:“如果说,这副壁画中,那人已经殒身,化作一堆黄土,那便意味着这副壁画中他复活了,可他是怎么复活的呢?”

    纪慈指着墙壁上最后那副只有黄土和闪电的壁画说道。

    他的话让白宸三人皆是一愣,对啊,要是那副壁画寓意此人已经殒身的话,那石门上的壁画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他没有死的话,那黄土、闪电的壁画又作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