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557章 吞噬生命的神宝

    偌大的洞府,气氛顿时为之凝固了起来。

    九尾娇艳的小脸不断的涌出惊骇的神情,目光终于情不自禁的锁定在那张陌生的面孔上了。

    “你……你是什么人?你认得玄重?”

    风绝羽勾起唇角,露出表象两颗獠牙,心中一股经久未平的怨气荡漾了起来:“你还记得玄重,看来你也为自己的罪行感到愧疚了吧。”

    他说着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九尾,怨气横生道:“九尾,我记得我警告过你,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我一定不会饶恕你的所作所为,你还记得吗?”

    “你……”九尾花心大乱,颓废的坐在了地上,用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风绝羽道:“你是风绝羽。”

    “我原本以为你早就把我忘记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没错,我就是风绝羽,九尾,当年你对我做的事,我至今都没办法忘记,你知不知道,玄重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杀了你……”

    天堑台的经历,在风绝羽心中依旧历历在目,虽然玄重并无大碍,但当初确实凶险至极,若不是玄重天位本源灵体至精至纯,恐怕早就被罗震的七魄所伤,甚至夺舍而亡了,这段恩怨,风绝羽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风绝羽……”

    颓然在地的九尾身子蜷缩成了一团,少顷后已经恸哭出声,其实风绝羽并不知道,当年那件事让她的内心对风绝羽抱有极大的歉意和愧疚,这些年也不并好过。

    只不过九尾曾经身为一个极乐小世界之主,自然不会胡搅蛮缠的推诿自己的所作所为,再度重逢,九尾伤感倍增,他知道风绝羽心里有火,却也不加解释,只是言道:“风绝羽,我知道你恨我,我也不祈求你能原谅我,既然老天让我们重新遇上,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我不会有一丝怨言。”

    九尾说着,竟然重新跪好,低下了头,等待着风绝羽雷霆怒火的降临。

    “你……”

    望着九尾甘心赎罪的样子,风绝羽顿时语塞了,他恨九尾不假,可还远远没有达到誓不两立的地步,他心里也很清楚,九尾的为人并不坏,当初要不是为了逃命,她也不会选了下策走上天堑台。

    况且,当初九尾的确帮助过风大杀手。

    见九尾没有半点抵抗的意思,风绝羽反倒不知如何是好了,手指指着九尾气的直哆嗦,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该死。”风绝羽恨恨的骂了一句,气哼哼回到了宝座上坐了下去,连续喘了几口粗气。

    下死手,风绝羽做不出来,一开始看到九尾的时候,他就没打算把九尾怎么样,只是一直积压了多年的怨气在心里想找个地方发泄罢了,说实话如果九尾不认错反抗的话,他到是觉得好办一些,打上一场好好解解气也就算了,可是现在九尾竟然认错了,而且哭成了个泪人,这样风绝羽就算想替玄重报仇也没办法下手了。

    洞府里风绝羽直勾勾的盯着九尾气的说不出话来,九尾见风绝羽一言不发,眼中闪过一丝决绝,惨笑道:“我知道当初利用了你是我的错,我也曾为此懊悔过,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怎样处置我,我都没话说,只要能平息你心中怒气,就算你杀了我,我也绝无怨言,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看看这样东西。”

    “什么东西?你不是想用什么宝贝来买下你这条命吧,告诉你,就算你拿出传天之宝,也弥补不了你当日的所作所为。”

    九尾见风绝羽声嘶力竭,毫无原谅她的意思,顿时神色黯然了起来,只见她一言不发,从百宝袋里取出了一样物件,托在手里慢慢的举过头顶。

    随着九尾慢慢摊开了掌心,顿时一股浩然天地的气息蔓延了出来,洞府中刹那间被耀眼的金光所充斥,照亮了洞中的每一个细小的角落。

    风绝羽眉头不自然皱紧,凝目朝着九尾手掌心中看了过去。

    在九尾的掌心中,伫立着一个微缩的建筑,风绝羽仔细一看,那竟然是一个散发出金光的微型墓冢。

    说来也奇怪,微型的墓冢,明明就是一件法器,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至少是极品金宝的级别,还有可能更高。

    只是风绝羽不明白了,谁打造了一件墓冢法器,这玩意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大惑不解的风绝羽看着九尾,问道:“这是什么?”

    九尾深吸了口气,保持着托举着墓冢的姿态不变,回答道:“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去天堑台的时候,我跟你说着天堑台出现的成因吗?”

    风绝羽被九尾的思绪带动着,想起了多年前身临天堑台的记忆中去了,仔细回想了一番,风绝羽道:“你曾经说天堑台是一个大皇的异域崩塌之后自然形成的,我记不清了,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意义重大。”九尾斩钉截铁道:“我曾告诉过你,天堑台的位置曾经是万载之前浩世大皇莫九洲的领地,他以万钧黄土创造了极乐小世界,后来万钧黄土崩塌,异域尽毁,方才有了天堑台,那罗震曾经还是浩世大皇的随从……”

    九尾不提便罢了,听她提起来,风绝羽顿时想起她的确说过这么一回事,言道:“那又如何?”

    九尾道:“我还说过,天堑台下,压死了无数生灵,故而才导致罗震的冤魂不散,七魄长存,其实那天与你分别之后,我本打算回九尾行宫想办法再打造一座行宫,然而我的徒子徒孙都已经离开了诸界战场,有的更是在茫茫战场上死于非命,我变成了孤家寡人,无处可去,想来想去,对玄重所作所为心有愧疚,于是就想回去找你……”

    “哼。”风绝羽哼了一声。

    九尾停顿了一下,鼓起勇气说道:“我说的是真的,当年你我虽然并无深交,可毕竟也出生入死过,我九尾虽然为一介妖物,却也知道什么人好、什么人坏,可是就在我准备从天堑台追过去的时候,不曾想遭遇了末甲云雷。”

    九尾一字一句的说出来,风绝羽仿佛回到了以前,的确,天堑台虽然不高,但因为异域崩塌的缘故,山顶上空的九霄云外出现了天罡之风和末甲云雷,此二物都是天地之灵,凡人无法穿越而过。

    当时九尾就提醒过风绝羽,绝不能从山顶冲过去,必须从天堑台绕过去才行。

    可是没想到,九尾遇到了末甲云雷。

    “那然后呢?末甲云雷非同凡物,你居然活着出来了?”

    九尾道:“不是我活着出来了,而是我慌乱之下四处逃窜,不小心进入了天堑台的一处山谷中,而那处山谷,竟然有一座古墓。”

    “古墓?”

    尽管之前对九尾的话不相信,但是听到古墓二字,风绝羽确实吃了一惊,当初玄重以本命灵性化出七道精元,用无极寒冰诀封印了罗震的元阴,让罗震无法再出来为祸,直到现在都没有苏醒,而当时,玄重封印罗震元阴的时候,他的确说过在诸界战场的位置有一座古墓。

    可是后来风绝羽沿路寻至洪荒,找到长者一明,也就是元空之后,为了找到家人,便接了一明的任务,杀了虹真取回了轮回神枝,接着便来到了洪荒,再没有想过去找什么古墓。

    此时九尾提到古墓二字,风绝羽才知道,九尾没有撒谎。

    想起往事,风绝羽感概万千,望着那琉璃一般的金光墓冢,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难道这墓冢,就是你在那座古墓里面得到的?”

    九尾点了点头:“没错,这墓冢就是在那座古墓里面得到的,原本我的修为离着灵台境还差着很远,没想到天堑台下别有洞天,我发现的古墓里有很多宝物,都是想当初浩世大皇莫九洲异域崩塌之后压在山下的,我在里面得到了一些丹药,这才修炼到了灵台境,可是我一直找不到路出去,直到我发现了这个“九洲神墓”。”

    “九洲神墓?”

    “就是九洲神墓。”九尾说道:“这是浩世大皇莫九洲曾经得到的一件宝物,很珍贵的宝物,乃是一件承神之宝。”

    “什么?承神之宝?”

    听到此处,风绝羽终于无法遏制的震惊起来了。

    风大杀手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什么金宝、极品宝宝,现在就连雪剑仙傀那种东西都有,更不要提风雨仙石、妖冥尺之流,如果九尾说九洲神墓是一件灵宝法器,又或者极品灵宝法器,甚至传天之宝,他都不会觉得震惊。

    可是九尾竟然说九洲神墓是承神之宝,风绝羽想不吃惊都不行了。

    承神之宝,那可是天地下最高级的法宝,没有之一。

    所谓承神,也就是传承了神明的意思,也就是说,法器已经接近拥有神一般的威力了。

    这样的宝物,恐怕就算是核心地带一些老怪物都没有,怎么会落在九尾的手里,那个浩世大皇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