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504章 冠冕堂皇

    三大世家的弟子在树林里休整了一番,然后继续前进探索。

    一路走下来,又是七八天恍恍而过,竟然没走出七彩树林……

    太玄秘藏的宽广无垠再一次让人有种如置天地的感觉,仿佛一辈子都走不完似的,弄的人人精疲力尽,而在随后的几天里,连冯姓老者也不得不承认,大家迷路了……

    眩目迷离的七彩旭日,点点碎碎的洒在荒凉的土地上,三大世家几十号人分散着在树林里,精疲力竭、无精打彩的靠在树上休息,厚重的酣睡声连绵响起,将七彩树林平添了一份别样的安宁。

    风绝羽的脸上混着泥土、脏兮兮的样子就算不用白布包头,恐怕别人也认不出来他就是龙城的主人,此刻他正靠在一颗大树上,一边佯装休息,一边观察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的钟域河和冯长德。

    冯长德就是冯姓老者,在七彩树林里转悠了第四天,他才知道老者的全名,并且他还知道一个惊人的消息,冯长德的修为是神武六重。

    这是风绝羽一直没有轻举妄动的原因之一。

    秘道里八天,七彩树林里八天,整整半个月的时间,把一群人弄的狼狈不堪,此时,冯长德正拿着一部不知名的典籍钻研着什么,貌似他可以从书上领悟出一些奇思妙想来解决眼下面临的困境。

    他盘坐在那里已经一天一夜了,连钟域河都不敢打扰,其它人更是连靠近都不敢。

    “龙敖,你跟说实话,你对太玄秘藏了解多少?”风绝羽有些不耐烦了。

    迷路,对于一个身处异域的人来说无异是考验人的耐性,而七彩树林中没有外面世界的一切,除了高大遮天的树木以及数之不尽的银钥匙之外,就只有七彩莲果可以用来果腹,然而经过了数日的探索之后,众人发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那就是七彩莲果并非无穷无尽的,虽然这些树上时而能够遇到结出了果实,可惜在几天里已经被众人消耗不少了,现在找不到路是个问题,而找不到吃了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于是,钟域河发动三大世家的弟子四处寻找钥匙的同时,大量收集七彩莲果,以防不被饿死,可三大世家的弟子人数近百,得多少七彩莲果才能保证这种漫无目的的探索能够维持到他们可以成功的找到出路?

    没有人敢肯定。

    风绝羽自己偷偷藏了不少,包括银钥匙,偷偷的扔进了洪元空间里。

    龙敖有些不好意思,蹲在洪元空间的药园里遍数着那些万年人参,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道:“我说过,断龙石后面有什么,我一概不知,但如果不是那个老家伙冒然改变了阵法禁制,我确是知道里面不会有任何危险,如果要说有奇怪的地方,那就是运气。”

    “运气?”风绝羽反复琢磨着牛唇不对马嘴的话:“什么意思?”

    “不清楚。”龙敖摇了摇头:“父神的传承里说过,想得到秘藏除了实力之外,还要靠运气,然后……”

    “然后?”风绝羽轻微的皱了下眉头:“你怎么不说下去?”

    “然后就没了啊?”

    “……”风绝羽一头栽了下去,翻身爬起来的时候恨不成声的在心里骂道:“臭龙,你不是在调侃我吧。”

    龙敖很是无辜的用手把脸挡住:“我没有,我实话实说,现在这里的情况我不知道,你自求多福吧。”

    “靠。”

    风绝羽隐晦的朝着龙敖竖起一个中指,左手扶在地上顺手抓了一把泥土就要洒出去,忽然地面的震颤引起了他的注意。

    “什么情况?”

    风绝羽慢慢的把身子伏在地上,用耳朵贴着地面仔细聆听……

    这个时候,冯长德也发现了地面上的变故,三大世家的弟子犹如惊弓之鸟一样把一件件武刃握在了手里,谨慎的提防着周围,生怕有什么可怕的怪物冲出来。

    “有人来了。”

    倾听了一会儿,风绝羽猛的站起身上,低呼着朝着身后看去,静谧的树林仿佛被一群不速之客侵入,惊起的鸟儿四散而逃。

    众人聚拢到一起,向着远处张望,只见在七彩阳光的辉映之下,一个个穿着各异的武者大步流星的跑了过来。

    “爹?”钟域河忽然面露喜色,随着他的轻唤,钟无秀、林振海、林信、程明庆、凤如兰、竹夜青——一个个各大世家的家主、长老,以及贴身随从大约有两百多号人走了过来。

    原来是各大世家的人到了。

    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气势汹汹的杀来,风绝羽心下不由一紧,不用猜也知道,这八天的辛苦探索几乎是作废了,各大世家比钟家等人晚了数日到来,还能相互遇见,说明他们这几天在七彩树林里根本是原地踏步,并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人群中,一个白发老人引起了风绝羽的注意,如果没记错,这个家伙叫千逢机,是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人物。

    除此之外,令风绝羽可喜的是,段无痕也来了,也许是太玄秘藏牵扯太过重大吧,让这位恢复了伤势的老人再度出山。

    “冯兄。”钟无秀看见冯长德的时候也是一脸的讶色,和钟域河眼神彼此交流片刻,快步走了过来。

    其余的世家家主心怀鬼胎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有的问这是哪,有的则是朝着树林的左右两个方向环顾着不停。

    风绝羽从竹家人的队伍中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公羊于,除了他以外就没有龙城的人了。

    “你们终于来了。”冯长德阴声阴气的说了一句,似乎十分不满自己等人被各大世家追上。

    凤如兰拄着龙头拐在明承风的搀扶之下徐徐上前,目光在冯长德的身上轻轻一瞥,旋即问向钟域河:“钟公子,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迷宫出口有人告诉老身人等,太玄秘藏自此归属隐云山了?”

    这一声质问将见面后的气氛变的压抑了许多,看来冯长德的命令已经传达到各大世家家主的耳朵里,而因为隐云山的独断专横,各大世家的脸色并不好看。

    “这个……”钟域河下意识的看了看冯长德,心道,命令是你下的,你到是说句话啊。

    冯长德阴着脸走出来,不屑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言道:“这是隐云山的意思,阁下难道有意见?”

    各大家主的眉头不约而同的蹙起,纷纷看向这位陌生的老者。

    这时,千逢机走了出来,站在了冯长德的身边,帮忙打着圆场道:“呵呵,大家不必惊慌,冯长老也是为了大陆武道,才舍弃修行站出来为大家公正。各位在大陆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太玄秘藏又事关重大,隐云山为了不让大陆兴起兵戈、生灵涂炭,才不惜修行的安宁,重现大陆。”

    “等等……”竹夜青站了出来,道:“千老,您德高望重,我等自当称你一声前辈,可是您今天说的话,让我等实在弄不清隐云山到底想做什么?像生灵涂炭之类的话,晚辈实在听不懂千老的意思。”

    “是啊,我们不懂。”

    各大世家的家主纷纷出声,其实他们哪有不懂,千逢机的话说的再圆滑、再动听,实际上也就是那么点意思,无非是说:我们隐云山怕十四支势力因为太玄秘藏而兴兵起戈、大动干戈,专门跑出来居中调停来的,所谓的用隐云山的名号来公正处理太玄秘藏是也。

    话虽说的好听,可在场的没有一个是傻子,隐云山无非是想出来分一杯羹罢了,而且在城主协定签下之后,他们还打算重新修改十四支势力互相之间的协定,重新打乱调整,而这杯羹,怕是隐云山要拿的最多。

    不懂。

    各大世家的家主纷纷叫嚣,竹夜青再踏前一步,道:“钟域河,你身为龙城副城主,督管挖掘秘藏一事,也曾经详读城主协定,难道不知道,未经通报就私入秘藏,乃是毁约之行吗?”

    这一声质问,各大世家的家主皆是大点其头,其实他们听说钟域河偷偷的带着人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气的不成样子,才马不停蹄的带来赶过来,幸好风绝羽通知的及时,否则秘藏里的东西还指不定都落在谁的口袋里呢?

    钟域河虽然为人高傲,但被众多的家主逼问,还是忍不住流下了一身的冷汗,这次行动都是隐云山的意思,光是他自己就算再上钟、林、程三家他也不敢,他赶紧求助似的看向了冯长德和千逢机。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千逢机突然站了出来,先前的和颜悦色犹如天崩地裂变得冰冷无情,一改之前的随和,冰冷的说道。

    “千老。”众人大惊失色,完全搞不懂这个面貌随和的老者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一反常态。

    “嗯。”千逢机轻咳了一声,道:“大家也不必担心,太玄秘藏关乎大陆安危,隐云山身为大陆武道执一方之牛耳,自然有责任保全大陆的安全,其实我等并非想独吞秘藏,只是秘藏乃无主之物,为了避免多家争端因秘藏而起,暂时接管罢了。”

    “呸,冠冕堂皇。”

    给读者的话:

    P:14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