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610章 石族隐现

    “嗤啦!”

    仿佛空间被撕裂的声音贯彻全场,幽僻的暮星树林里,迎来了又一个清晨,与此同时,也迎来了一场惊天的混战。

    灵族族人在星闰松的率领下已经离开了族群领地,毕竟,这场临时演变的混战他们压根就没有参加的资格,就连星闰松也一脸担忧的看着处于混战中心的风绝羽苦无对策,急的直搓手脚。

    “轰!”卫家兄弟联手迎敌,并肩接下了来自血族的梅氏组合,狂族特有的战斗天赋和本性一经释放出来,绝对勇不可挡,二人皆是用着紫焰二品的九环鬼头刀,用招大开大阖、如雷霆暴雨,端的有着开天劈地的势头。

    相比之下,血族的功法就显然阴柔险诈、诡变多端,梅少阴、梅连叶足下各自踏着一怪异的血池,身随心动、血随身动,掌影翻飞间,便是大蓬大蓬的血雾铺天盖地而至。

    在这般充斥着浓郁的血腥武技的狂轰乱砸之下,卫山、卫谷并不慌忙,两人背靠着背将鬼头大刀舞的虎虎生风,以无上的刀罡将自身周护的密不透风,四人对战,实力不相上下,看样子火拼上百招也不见胜负。

    另外一边,器族乌氏三杰,海族瓦察、翟济、波元博、罗鲨,张蛮、柯苏魂一并加入战团,完全不分敌我,交手的对手围绕着风绝羽不断的交换。

    在这般混战之下,狂燥不安的天地灵气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漫天的气劲如同匹练长虹在林中肆意的卷动,一株株苍劲的古树连根拔起,或拦腰折断、或化为齑粉,好不混乱,如同一场骇世的风暴顷刻间将灵族族群领地,毁的不成样子。

    而处于众多高手交战的风暴中心,风绝羽更像一只孤零的扁舟随着都有船毁人亡的可能,宏图大世界,以武为尊、拳头最大,风绝羽终于领略到这种独特的风貌了。

    “蓬!”

    一掌拍出,将一条不知道哪来的刀芒击飞,风绝羽不由自主的贴着地面狠狠退了数米之远,感受着掌心传来的切肤之痛,不禁吡了吡牙。

    “王八蛋,你们都是聋子吗?老子说过肯帮你们,还打什么打?”

    来自各族的高手果然实力不弱,风绝羽匆忙应对,即便是没有对手也被林中肆虐的气劲逼的手忙脚乱,一时间竟然险象环生。

    “人族小子,你若敢跟乌某离开,乌某自然不会为难与你。”乌西从侧面闪身飞过,虽是用着商量的语气,那只巨大的沙锅拳却是轰向了风绝羽的后背。

    “妈的,有你们这么样邀请的吗?”听到背后劲气掠来,风绝羽亡魂皆冒的低下了头,带着深灰色真元的气劲贴着头皮擦过,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滚开。”暴怒之下,风绝羽半蹲的身子猛的一旋,脚下一股大力喷薄而出,反击地面借势而起,右手伸出指着乌西换势砸下的老拳手腕轰了过去。

    “砰!”

    两只拳头相撞,传出一声低沉的闷响,乌西的手臂浑沉有力,即使风绝羽用取巧的方式打在乌西的脆弱之处,仍旧感受到一股大力反震而来,直接涌进风绝羽的身体,那股具有着压迫性的力量绞动着他的体脉和五内跟着扭曲翻腾,被这股力道压制,风绝羽的眉头都狠狠的皱了一下。

    乌西的大手从暴燥的元气中伸出向着他的手臂抓来,风绝羽不禁面色一变,可就在这时,一柄泛着浓浓血晕的长刀突然从风绝羽的脸颊右侧贴面穿过,寒冷的刀锋带着逼人的劲气直接刺在其身后的那只大手上,汗毛倒竖间,风绝羽看到那使刀的高手正是蛮族的张蛮。

    “乌西,这个小子是我的,拿开你的脏手。”

    “噗!”

    刀尖狠狠的刺中乌西的大手,仿佛刺在了坚硬的精石上,当的一声,震的风绝羽的耳朵一阵阵发出嗡嗡的叫声。

    “妈的,这帮家伙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见到张蛮刀劲猛烈,乌西的大手防御力惊人,风绝羽的心便是沉了下去。

    他本来打算引起各路高手混战,然后自己再伺机逃跑的,哪想到这帮家伙的实力这般过硬,每一个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仅仅交手几十个回合,他就看出如果硬碰硬自己绝不是任何一个人的对手,哪怕利用归真爆能够跟其中一人拼的两败俱伤,到最后也是一样或被人拿住、或者直接死无葬身之地。

    混战打响仅仅半个时辰,灵族的族群领地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除了那已经恢复了生机活力的暮星古松之外,方圆里地之内,所有树木全都化成了齑粉。

    星闰松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群就这样毁于一旦,神色无比的悲凉,好在暮星古松没有毁坏,否则他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怡冰妍在战圈外看的心下大急,几次三番想要冲上去苦于没有过人实力而被星闰松强行拉了回来:“你干什么?想找死吗?”

    “族长,在这样下去,风公子他……”怡冰妍说着,眼泪禁不住掉了下来。

    看着怡冰妍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星闰松苦涩的摇了摇头,他何曾不想解风绝羽于危难当中,只是苦于没有力挽狂澜的修为啊,而且他还要保护古松不会被波及到,这是星闰松第一次感觉束手无策的时候。

    望着急切的怡冰妍,星闰松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大义如厮,怎样抉择才是关键,想了又想,星闰松终于坚定了决心,对怡冰妍说道:“怡紫灵使,我现在命你代掌暮星灵族,直到培养出下一任族长……”

    听到星闰松果断的传令,所有族人皆是愣住了,星闰松临危传位,意味着他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风绝羽的安危了。

    “族长。”怡冰妍愕住,看了看星闰松,急着叫道:“这不可以啊。”

    星闰松微微一笑,目光扫过每一个族人,不舍道:“风公子与我族有恩,老夫不能坐视不理,幸好本族有一秘术可以帮助风公子摆脱危险,希望此法可以让风公子化险为夷吧。”

    “秘术?”几名长老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苍白。

    灵族传承当中每一个族类都有不少的传承的秘术,而这些秘术正是一个个强大的武诀,在这些武诀当中,非是达到至高的境界不能使用,否则的话就会引火**。

    看星闰松视死如归的样子,几名长老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有心出言阻止,一想到刚刚风绝羽了为灵族而慷慨赴义的样子,又没有脸面张开嘴,这能怪谁,要不是他们听了星武的谗言,也不至于让事情恶化到这种地步。

    懊悔和惭愧涌上心头,几名长老相继跪倒在地上:“族长,全都是我们的过错,我等将誓死追随族长助风公子脱困。”

    “你们……”星闰松脸色微微阴沉,不过看到三名长老诚心悔过,又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几个起来吧,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们,我走了,暮星灵族还需要人有周护,不必担心暮星古松,如今古松生机已复,他们是不敢对暮星古松如何的,听老夫的命令,带着人离开这里,找到更多的族人以后再回来。”

    暮星古松代表着整个灵族的生存的希望,即使是留在某个地方不闻不问,十二皇族的人看见也不敢随便毁坏,这是传承了两千多年的规矩,否则的话,谁动了暮星古松就等于跟整个灵族宣战。

    所以,星闰松一点都不担心族人走了以后,这些会对暮星古松作出什么让他们后悔的事。

    见星闰松开始轰人了,怡冰妍还要再说,却被前者出声打住:“我意已决,你们……走吧。”

    “族长……”

    等到灵族的族人一并跪下去的时候,星闰松已经脱下了外衫袍子露出里面精干的短襟,双手微微抬起,一股富有生机的真元在他的身上缓缓亮起,这是一种需要燃烧真元的秘术,将体内所有生机释放,会迸发出极大的威力,到时候,星闰松就会拥有不弱于各族高手的实力。

    但是过后,当生机完全燃烬时,星闰松就只有死路了一条了。

    这是没有回头的路,为了报答风绝羽对灵族的恩德,星闰松选择了一命换一命。

    这时,风绝羽也看到了不远处身上亮起了蒙蒙绿光的星闰松,神识掠出时,骇然的发现星闰松正在酝酿着一种极为强大的武诀,他准备干什么?不会犯傻吧。

    几乎不用怎么想,风绝羽就料到了星闰松要做什么了,大惊之下,风绝羽拼命的朝着星闰松奔去,他可不想欠下这种人情,要知道,死人的人情是没办法还的。

    正当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风绝羽还没冲出战圈、星闰松也没有祭出秘术,这时,一个灰色的影子突然间从天而降。

    灰色的影子出现的极为突兀,来前没有半点征兆,可是它的出现却是让整个战圈为之一滞,所有高手纷纷抬头看向天际,只见那里,一座小山居然从天上掉了下来。

    “是石族人。”

    给读者的话:

    6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