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795章 鸿河血佩

    沿着密道来到圣殿之外,血池九老、三十六血侍个个脸色苍白,望着那迷蒙着红晕的异域入口,众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里有脚印,看来他已经进入了禁地,该死,怎么会变成这样?”

    原本为了追拿风绝羽而来的众人,此时此刻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这禁地全天下只有一人能进,那就圣皇梅尚友,除他之外,血族弟子入者便是死罪,就算是危难当前,金元中、鲁文佩又是血池长老,身份地位只在三大圣皇之下,也不敢冒然进入禁地,要知道,那里不仅有着明文规定,血神之说更是在血池九老的心底早就埋下了恐惧的印象。

    “事情越来越难办了,唯今之计,只有守在出口,等他出来。”

    “也许他出不来了。”鲁文佩冷哼哼的说了一句,顺便挑眉看了一眼金元中,竟是有意不再冒进。

    金元中不像鲁文佩,凡事多思多想、谨慎小心,此刻看着那红蒙蒙的光晕,内心万分的纠结,虽不答话,心头想法颇多,他心知那血神之霸道,除去梅圣皇之外无人敢靠近其身前,过往有过不听劝解的弟子贸然的闯进圣殿似要寻血神臂助,成就修境,可最后虽定下严惩不怠之罪,再也没有一人出来,这说明什么,说明血神可不认得你是不是血修弟子,旦凡闯入,唯有必死一途,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一个地位的缘故,据说只有历代族长才能进圣殿修行,旁人若进便是谋权篡位。

    这样想来鲁文佩的话到也没错,可金元中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是安分不下来,凡人闯进圣殿必死无疑,可那人修为如何,谁知道,万一伤了血神,这事便大条了,于是想到这里,金元中也没有个折中之法,遂决定进去看一看。

    这般想法一出来,金元中抱着为血族死而后已的想法就要走进禁地,鲁文佩看着突然将之拦住,道:“金圣尊,你想干什么?”

    “进去看看。”

    “不可。”鲁文佩目光凌厉,隐隐有着敌视之感,这在以前虽常出现,但此刻更加明显:“难道金圣尊意图篡夺族长之位。”

    金元中一听可就炸了,当即骂道:“鲁文佩,你休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此刻血族大难当前,那人进入圣殿毫无消息,万一血神出了问题,你我就是血族的罪人。”

    “罪人?哈哈……”鲁文佩放声大笑,道:“金元中,你休想用此理威胁鲁某,大家谁不知道,族长才可入殿修行,过往两千载,历代族长都会将下一位族长之位传出长老堂一人,莫非你想提前进去找那鸿河血佩不成。”

    “鲁文佩……”

    鸿河血佩四个字一出来,金元中顿时恼火了,气的浑身直抖,指着鲁文佩道:“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了吗?”鲁文佩阴测测一笑道:“你以为大家不知道吗?血神虽谓之神明,但其保护是我血族圣物鸿河血佩,想当初梅圣皇便是得鸿河血佩相助,战败三大长老,方才作主血族,如今梅圣皇已入凌虚三重化境,与七重不远,等到列入神道,便将传位,你现在进去,不是想占便宜是什么?”

    “你……”金元中被气的怒不成声,此刻便是说再多的话也没用,因为他已经发现,其余八人,包括连如山在内都用着一种提防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他不放,这是明显的怀疑态度了。

    “好,鲁文佩,老朽去找梅圣皇理论,你等着。”

    既然得不到支持,金元中只能拂袖而去,等他走后,鲁文佩则是阴冷一笑,旋即下令道:“诸位长老,圣殿不可冒进,各位还是稍安勿燥,在此等候,在下相信,即便那人与血神相战不死,也只有这里唯一一个出口,届时我等便将其诛于此地。”

    连如山、卫思成、冯正刚等人面面相觑,却也无异议……

    ……

    就在鲁文佩和金元中纠缠不清的时候,众人却不知道,洞中的风绝羽和九眼血狼蛛的大战已然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

    二者交锋时间并不长,也就短短半炷香的功夫,但风绝羽却已经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五重灵甲、紫耀金铠加身,周身上下,风绝羽都弥漫着一股强者的气息,十丹之力在不断催动的真元逼迫之下,修为已然达到了凌虚二重左右的程度,异常的凶猛,剑招之快,已似迅雷疾雷。

    归真爆频频使出,圣殿洞内便是轰隆隆的巨响此起彼伏,他挥汗如雨,招法、步法、神识皆是最大化的施展出来,如此剧烈的争锋,仍旧让他身上布满了被蛛腿割伤的痕迹,经脉、神经时而会传来麻痹的感觉,都是那黑毛扎在神经上的毒素引起的。

    经过连番大战,风绝羽发现这只九眼血狼蛛比起两年前的向东河还要难对付数倍,九眼血狼蛛浑身是毒,腿毛如针带有麻痹剧毒、喷出的汁液也是充满了呛人的味道,要不是自己体魄变态,恐怕早就死在蛛口之下了。

    这是他此行最没有料想到的地方……

    要说拼尽全力,那到还没有,可距今也相差不多了,千枚丹窍已用过半,真元滚滚如潮,只在九眼血狼蛛身上留下了几道剑伤,这收获还真是微乎其微。

    怎么办?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风绝羽盯着九眼血狼蛛九只血眼,恨的咬牙切齿,他一直以为血狼蛛的眼睛是弱点,血狼蛛也一只用锋利的黑毛腿在抵挡,只是有一次他成功的刺中了九只血眼中的一只,哪想到血眼一凝,迸发出的红色强光居然还有形成气罡的作用,抵挡住了紫阙不说,还让他吃了一个大亏。

    身形飘逸的围着血狼蛛的身边游走,一边躲闪着八只黑毛腿的合击,一边观察着血狼蛛的动向,仍旧没有看出血狼蛛的弱点在什么地方。

    迫于无奈,风绝羽只能胡乱的抵挡着八只黑毛腿的夹杂,这黑毛腿也是相当霸道,每击中剑锋上总有一股巨力传来,震的他手脚发麻,这次还是一样,两只长腿闪烁寒光由两侧夹来,风绝羽矮便躲,可貌似九眼血狼蛛学精明了,就在风绝羽低头的时候,突然一口白丝网从口中吐出,将风绝羽狠狠罩住。

    丝网的粘度风绝羽领教,每次都用归真爆强行炸开才能逃走,要不然的话,行动一旦受制,定会让这血狼蛛给缠成大茧,还是那般套路,然而这次不同,归真爆刚刚炸响,风绝羽遁出数米开外,还没站稳,忽然大片的蛛丝从后面喷出。

    这怎么可能?

    风绝羽震惊着回头一看,只见那洞内爬出了一只只小狗般大小的小血狼蛛,这些血狼蛛同时喷吐着蛛丝立刻将他粘住了,归真爆正在缓冲的阶段,暂时不能施展,风绝羽下意识的冒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会儿只能闭目等死?

    正待这时,那只九眼血狼蛛发出兴奋的尖叫,巨大的头颅扬起的时候,风绝羽忽然看见在头颅与躯体互相衔接的下鄂处出现了一点肉色的迹象。

    “弱点!”风绝羽高兴的差点疯了,血狼蛛的壳甲坚不可摧,还以为它有什么无敌的外甲,没有弱点,原来弱点藏在那里。

    不对。

    仔细看了一下,风绝羽突然发现那肉色的部位闪出点红光来,忽明忽暗,极难察觉,心脏?还是器官?

    搞不清楚是什么,但弱点肯定就是那里了。

    想到这里,风绝羽被粘住的手腕轻轻弹动,微一松手,紫阙剑掉落了下来,可能是看到风绝羽弃掉了武器,九眼血狼蛛尖叫着由前方直冲了过来,风绝羽将所有神识都凝于一处,拼命的计算着血狼蛛行走的速度,就在那只粘满了粘液的血盆大口张开的时候,下鄂的位置终于再度暴露出来。

    千钧一发,风绝羽双臂一振,洪元空间中的蛮幽神炎呼啸涌出,神火之威天下无二,粘住他的蛛网顿时烧成了灰烬,借着这个机会,风绝羽俯身落在地面的紫阙捡了起来,左手在面上狠狠一拍,轰,借着反震的力道,邪一剑窜出一股火流,剑尖狠狠的扎中了那肉色的部位……

    “噗!”

    剑锋摧枯拉朽的刺进了九眼血狼蛛的下鄂,虽然偏了半寸,可血狼蛛的壳甲却是光亮润滑,剑尖一偏直接所进,一腔鲜血洒了风绝羽全身都是,浑像个血人。

    血人就血人吧,风绝羽如是想着,改双手执剑,奋力再剑,带起一阵刺耳的尖叫……

    风绝羽见状,得势发力,顶着满腔蛛血和庞大的躯体,奋力的飞了起来,噗的一声将九眼血狼蛛顶在了洞壁上,而这时他看到了一块血滴状巴掌大小的红色血玉从那被剑锋割开的伤口里掉了出来。

    这个时候,风绝羽还没功夫去理会掉出来的是一样什么东西,噗噗噗在九眼血狼蛛身上连刺数十剑,利用真元将其内脏尽数震成渣滓,才退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后,风绝羽已然是累的不轻了,一摇三晃的拄着紫阙剑把地上的血玉捡起来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顺便看了一眼那血玉,上面斧凿般铭刻着四个小字。

    “鸿河血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