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831章 结伴

    张道扬打量了一下风绝羽,由于在风大杀手特意的伪装之下,与原本的容颜大为不同,从那英俊潇洒的公子哥形象,变成了一个极为普通的二十几岁的青年男子,脸上还有几个雀斑,着实令人无法强加赞美的言辞,与玉树临风的张人儒比起来,他更像一个暴发户、土包子。

    不过龙焰口”的说法,还是让张道扬微微一皱眉,心生奇异之感。

    这二人的出现相当偶然,尤其是二者之间的身份,那先前出手之人修为之强俨然可入宏图大世外围顶尖高手之列,但却是以一个下人的身份出现,无论的行为和举止,都着重体现出这个与张人儒不相上下的年轻公子,如此就相当奇怪了。

    以张道扬的认知,倘若龙焰有着化识七重,哪怕是化识七重顶峰的修为,为一强大家世食客下仆也不算过分,毕竟近两年来宏图大世踊跃出太多的凌虚境高手了,然而实力达到凌虚三重的却少之又少,这般实力却甘为人下,当然稀奇了。

    张道扬眼神有异,内心疑惑,想不懂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哪家哪户、哪门哪派的弟子,居然有此荣幸,得到一名凌虚三重左右的高手保护,真是奇之怪之了。

    尽管内心疑惑,张道扬没有表现出来,故意装作一份讶然的表情,对风绝羽说道:“哦,不知这位公子高姓大名?”

    风绝羽慢步走上前来,悠然作态、表情谦恭,回道:“晚于子峰,见过前辈……”

    他现在扮演的是一个生丹七重的武者,面对有着凌虚境修为的张道扬,自然要以尊上之礼相待。

    张道扬也是一号人物,粗略感受到风绝羽那与自身相差极大的修境,不自然的站的笔直,抚须而笑道:“于公子勿须多礼,老朽还要感激于公子……呃,身边这位高义相助之恩呢。”

    龙焰睨了张道扬一眼没吱声,但眯起来的眼神当不悦,他看出张道扬见过风绝羽之后用神识查探了一下风绝羽的修为,由于风绝羽蓄意伪装,将生丹七重修境暴露给张道扬,张道扬得知,自然是以武修前辈自居。

    其实这般做法并无什么的失误之处,宏图大世以武为尊,人人如此,再加上其本身的地位,傲然自居实乃在常理当/>

    而且显然,张道扬不想与风绝羽多费唇舌,他的注意力始终在龙焰的身边徘徊,但他的话说的还是极是漂亮的:“于公子,失礼失礼,适才得这位兄台相助,张某感激莫名,旦不知两位因何到此,去向何处呢?”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是转向龙焰的,显然没把风绝羽放在心上。

    风绝羽也不挑明,微微笑道:“前辈客气了,于某与家仆龙焰听闻地上天遭逢变故,正巧于宏图游历,便赶至此处打算看看热闹罢了。”

    张道扬露出一个了然的眼神,地上天付之一炬之后,天下能人志士倾巢而出,都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风绝羽这般解释也合情合理,说到这里,张道扬介绍道:“原来如此,老朽张道扬,这是胞弟张道真,长子张长霄、二子张长林,以及嫡孙张人儒,幸会,幸会。”

    双方作了自我介绍,相谈甚欢,张道扬假意与风绝羽寒暄一番,方才问起了龙焰的底细:“这位仁兄修为之强,世所罕见,想必仁兄,已入凌虚化境了吧。”

    龙焰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风绝羽,风绝羽何其聪明,拿眼一瞧便看出张道扬心生招揽之意,心下微微苦笑,脸色却半点不改的回道:“是啊,龙焰已经是凌虚三重的修境了。”

    “哦?”张道扬等人脸色微微一变,这般修为比他都要高了一筹,虽然张道扬此前怀疑过龙焰的修为是否达到了凌虚三重,但如今听到风绝羽亲口承认,心下也不免骇然的一番。

    而张道真等人则是满脸的木讷神情,尤其是张人儒,神色隐隐闪过一丝嫉妒的味道,貌似风绝羽有一个凌虚三重的仆人周护,自己却没有,略显怨天不公的意味。

    张道扬眼珠一转,连忙再次一躬到底:“佩服、佩服啊,哦,于公子,两位是只身来此的吗?”

    风绝羽答道:“是啊,本家于宏图乃属济济无名之辈,家里只剩下晚辈和这世代相交的仆人了。”

    张道扬眼前一亮,心想这小子修为不高,却有一个凌虚三重高手保护,实在太浪费了,要是龙焰加入蛮族,那是何等气象,他想了想,心揽之意:“呵呵,原来如此,于公子,反正阁下也是游历,不如大家结伴同行如何?”

    其实张道扬一开始就有招揽的意思了,只不过在没有查清对方底细的之前,一些计划还不能付之于行动,所以他马上心生一计,先把风绝羽二人留在身边,尽力结交,等到时机成熟,先向二人抛出橄榄枝,主要是这个叫做龙焰的家伙,必须招揽到麾下,至于那于子峰,在蛮族千荒大山给他安排一个住处又能如何呢?

    风绝羽哪能不清楚张道扬在想什么,而他之所以表现的如此亲和,目的也是想找同伴作掩护,如今目的达到,自然首肯:“晚辈自幼未离开过家乡,见闻也是甚少,既然老前辈不嫌晚辈修为低微,小子乐意奉陪。”

    张道扬心摆了摆手笑道:“哈哈,公子过谦了,以公子生丹七重的修境,如何称得上低微,哦,对了,老朽的孙儿人儒也是生丹七重,你二人可以亲近亲近,互通有无。”张道扬说着,马上把风绝羽介绍给张人儒了。

    张人儒闻言不敢大意,连忙上前施礼,虽然恭谨谦虚的很,只不过从神色间,风绝羽察觉到了一丝不满的味道。

    风绝羽并不在意,欠身回礼,众人结伴而行……

    “旦不知龙兄仙乡何处呢?”

    “哦,龙焰与晚辈一样,都是出现伏月城。”

    “伏月城,那是商贸之地啊,伏月城李家便赫赫有名,旦不知二位可有听说。”

    “自然是听说过,只不过李家家大业大,于宏图外围也是声名赫赫,小子家贫宅陋,以往并无交集罢了。”

    “原来如此。”

    “……”

    结伴而行的路上,风绝羽并没有急着向张道扬打听有关向东河的下落,他等于卧底在一个无所不知的老者面前,首先建立着自身在五人心样一来,张道扬反而问了不少的问题,他一般都是问龙焰的,只不过每一次都是风绝羽代为回答,只有迫不得已的时候,龙焰才会点下头嗯了一声,或者干脆一言不发,就是怕说漏了。

    张人儒被张道扬介绍给风绝羽,自然知晓祖父的用心,他是想让自己跟风绝羽好好聊上一聊,别让他打扰到自己跟龙焰的对话,但一路走过来,显然张人儒并没有很好的完成张道扬交给他的任务,看着风绝羽对答如流,张人儒心下忿为不满,心说:祖父与你下人说话,你总插嘴做什么,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吗?要不你那下人修为奇高,祖父岂会如此低声下气?

    想到这里,张人儒打算随便找个话题把风绝羽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省得他总是插言打断祖父的话,让可进行下去的言辞没办法说出来。

    只不过,风绝羽比他还快,张道扬问来问去的实在让人烦不已,龙焰也懒得搭理张道扬,走了这么一会儿,风绝羽虽然一直表现的十分正常,但他却能够看出,地面上有着些许人马留下的踪迹,张道扬正是寻着踪迹走过来,一边谈笑风声,一边丝毫没有耽搁行程,眼看着就要到博望山了。

    风绝羽心下一急,抢先张人儒一步问道:“张老前辈,适才晚辈路过时,不小心听到众位交谈,说到衍火密纹大阵、数千年前之事,旦不知此事当真?”

    张道扬脚步一顿,眉宇微冷,刚刚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怕隔墙有耳,没想到还是被人听了去,心下微微谨慎了起来,望着风绝羽,张道扬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怒意,不过他看了看龙焰,又马上把怒色收敛了回去,这个小子能听到我说话?恐怕是因为他身边这位高手的缘故吧。

    碍着龙焰的面子,张道扬并没有隐瞒,把衍火密纹大阵的传说讲述了一遍,虽然比此前他告诉给张家众人说的简短粗浅了一些,但到底还是那番想法。

    而这时,张人儒心下就不满了,同样碍于龙焰的面子,张人儒不敢把话说的太狠,但用辞当醒和轻蔑之意,他说道:“于兄莫要以为通道神火已去便是安全的,那衍火密纹大阵之霸道绝非我等可以涉足,恐怕我等当与龙前辈才有等实力靠近,于兄倘若因此想一窥全貌,为兄还是劝你不要这么做。”

    〖启蒙书∷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