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832章 足印

    张人儒完全摆着一副教训的口吻,事实上论自身的修为,在表现状况之下基本上相差无几,作为同龄人,没有什么你教训我我教训你的概念,倘若放在平时,假如身份地位差距不大的话,张人儒是万万不会用到这种语气说话的。

    然而今天张人儒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什么,自从见面开始,他就觉得眼前这个样貌极其普通的同龄人十分讨厌。

    具体哪里讨厌,张人儒说不清,反正讨厌就是了。

    尤其是风绝羽一直插言于张道扬和龙焰的对话当为祖父那辈人的同等对话就更加令他内心不忿了。

    张人儒说完,张道扬微微扬眉,平日里他对这个孙儿极是看重,因为他年轻聪慧,却有着同龄人少见的老成,凡事都思之而后动,颇令人放心,为此,张道扬一直将他视之为蛮族张家一支的继承人,倾力培养,即便知道此次通道一行危机重重,还是把他带了过来。

    可是今天,张人儒有些毛躁,言语也不如以往谨慎,甚至生起的不满之意,令张道扬多少有些不悦。

    张人儒不知道自己的心思为何如此焦燥和烦乱,张道扬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作为同龄人,张人儒比于子峰更好的家世和出身,蛮族内部虽然分裂成各部,但张家一脉仍旧隶属最强大的一支,张人儒一直处在高人一等的地位下生活,日积月累养着居高自傲的个性并不奇怪,而他也一直隐藏的很好,但是今天,可能是被于子峰刺激到了。

    于子峰和张人儒有着同样的年龄,上下相差不过两三岁尔,可于子峰身边却是有着一个凌虚三重的高手,甚至还是他的仆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看来自己的这个孙子还需要一些磨练,才能真正拥有资格继承蛮族张家一脉的传承啊。

    张道扬心人儒的个性更加了解了,而这般思绪当没有顾及到张人儒这般说辞背后对风绝羽的伤害。

    甚至张道扬也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毕竟在他眼里,能够被他看重的只有龙焰,而非这伏月城出来的济济无名之辈,只要将龙焰招揽麾下,哪怕让他在蛮族话语权,那个于子峰作何想法根本不重要。

    况且张道扬相信,只要自己提出令对方心动的条件,对方一定会舍弃所谓的主子,投靠到蛮族来。

    得此臂助,蛮族张家一脉一定会壮大不少。

    虽然这么想,但张道扬的经验极其老道,为表现出谦虚豁达的性格,他佯装不悦道:“人儒,岂可对于公子无礼,于公子此番游历也是初来乍到,对宏图大世、通道神火不甚了解,也在情理当危机重重,但于公子有此想法,正是说明于公子胆色过人,身为武者,修行一途岂有不涉身犯险的时候,倘若任何事都畏首畏尾,何当重任?”

    这番话虽然是教训起张人儒,但也能看出张道扬对张人儒的重视,另一方面,又变相讨好了风绝羽,可谓一箭双雕。

    风绝羽听着,心这老家伙挺有意思的,一边化解自己的不满,一边又提点了张人儒,果然不愧是蛮族一脉的老牌修者,心思之缜密,非常人可比。

    风绝羽笑道:“张老前辈的话字字珠玑,晚辈受教,不过在下觉得张兄的话也有一番道理,这所谓的衍火密纹大阵在下连见都未曾见过,就想着要寻机一观,实在是有些自不量力了。”说着话,他一躬到底。

    他这番自谦,顿时博得了张道扬的好感,经过一番交谈和相处,张道扬几乎快要忘了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凌虚三重的大高手,一点点的摆出前辈先人的架势,捻着胡子赞许道:“呵呵,年轻人嘛,多看多想,再付之行动总是好的,于公子也不必过谦,以老朽看来,公子心性沉稳,足当大任,倘若公子不嫌弃的话,此次通道游历过后,可到蛮族一行做客,若是公子肯留在千荒大山,老朽给公子安排个住处、提供些便利还是轻而易举的,公子可以考虑考虑……”

    几句话不到,张道扬就开始拉拢了,而他的手段也用的极是巧妙,他先不跟龙焰提及,反而先拉拢风绝羽,算盘打的极是精明。

    至于那安排个住处、提供些便利,无非是告诉风绝羽,只要你来,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满足,虽然话说的不是那么明显,但一般人都能听的出来其

    要是换个人,听到张道扬明言拉拢,一定会因此而顶礼膜拜,恨不得马上宣誓投诚了。

    只不过他面对的是风绝羽,尤其后面一段话说完,风绝羽到是没什么,龙焰十分隐晦的皱了皱眉,露出了不满之色。

    他心说,公子何许人也,岂会在乎蛮族那区区便利,这个老王无珠了。

    在龙焰的眼里,张道扬就是有眼无珠,试想现在风绝羽的修为,连龙焰都不敢说自己动用全部修为能打败他,何况你张道扬呢。

    虽然有些不满,但龙焰知道,风绝羽之所以如此低声下气,是因为他需要掩饰自己的身份,借此探到消息,追杀向东河,暂时也就是个委屈求全的想法。

    不过风绝羽可没感觉到半点的委屈,反而他觉得张道扬现在已经相信他是一个暴发户了。

    做为一个杀手,怎样掩饰自己的身份和行藏是一门学问,这门学问涉及了各个领域,如果全能掌握,那就是一个藏于暗处的影刀,取人首级、拿人性命、手到擒来……

    他微微一笑,真挚的躬身道:“多谢张老前辈青睐,晚辈会好好考虑的。”

    张道扬也不着急,默默点头道:“老朽静候于公子佳音了,哈哈……”

    张道扬开始有点飘飘然了,而其身后的张道真、张长霄、张长林自然明白张道扬的心意,心下不免欢喜了一阵。

    七人走走停停,脚程也是逐渐加快,风绝羽自然而然的问道了张道扬打算去什么地方?而张道扬过后才说起来,其实他一直是追寻着脚下的足迹寻找什么人。

    “于公子,我们一会儿要找的人想必你一定听说过,他是万岳天宫的太上长老,向东河,你看脚下这足迹……”他指了指脚下。

    风绝羽早就发现那里有一排不深不浅的脚印,就听张道扬说道:“如今能进内外围通道是生丹化境之上,此类人个个都具备轻身功法,可御身飞天,然而这里却留有两排脚步,还十分凌乱的样子,这就说不过去了,于公子,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张道扬微笑着捻着胡须,似乎有考究的意味。

    风绝羽心下一凛,暗道:是啊,以向东河这类人的身手,莫说在地上留下脚印了,就算在树枝上留下经过的痕迹都很难被人发现,这两排脚步分明是四五个人的脚印,难道是故意留下来的?

    不会!

    风绝羽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达到他如今这种程度,御身飞天不是难事,但却需要真元气劲的支持,也就是说,不管你是飞奔跑,都需要消耗真元的,这就是所谓的炼气,而在玄道境的基础上,炼气化神,化作神识,神识可领悟天地奥秘,借气御身方可飞天。

    也就是说,不管武者干什么,只要想做到常人无法办到的事,都需要消耗一定的真元。

    这两排脚印明显在保持着真元涌动的状态下留下的,也就是说,这些高手还带着一样很重的物件,为了节省体力没有飞天,而是选择了步行,并且因为此事十分沉重,不得不抬着走,才留下了两行脚印。

    想到这里,风绝羽诧异了,什么东西重到连生丹境以上的高手,乃至凌虚境的高手还能在地面留下脚印的。

    莫非是龙啸天?

    想到某种可能,风绝羽心下一沉,眼下也只有这个说法才能解释这两行脚印出现的的原因了。

    心里虽然猜到了什么,但风绝羽却没说出来,而是半说不说的道:“应该是有四到五人在搬着什么东西,而这样东西足够让他们不敢去消耗真元由空选择了步行,是什么东西呢?”

    话赶话终于轮到风绝羽套张道扬的话了,那张道扬眉宇一扬,闪过一抹讶色,说道:“于公子好缜密的心思,不错,这两行脚印的确是有人害怕过度消耗真元选择步行留下来的,并且刚刚走过不远,他们要移动的物体很重,也十分巨大,甚至有可能是活物,例如灵兽……”

    灵兽,你就直接说是巨龙得了。风绝羽懊恼的想道。

    “那依张老前辈的意思,此物究竟是什么呢?”

    “龙……”卖完了关子的张道扬终于神情一紧,断然道。

    “龙?”风绝羽眼易察觉的慧光。

    就在这时,一声低沉的咆哮由远方传了过来,那咆哮声夹杂着凄厉的惨痛在林令得风大杀手心下一提。

    “是龙啸天……”

    〖启蒙书∷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