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027 西河村

    学会了灵法大力诀的风绝羽心情大好,决定去西河村走走,收起了灵法神力走出了内洞,刚一出来发现小玉小月两名婢女早在在前洞等候了,她们二人一个手里拿出一套崭新的长袍,一人手里端着水盆,不问也知道,这是来伺候他沐浴更衣的。

    风绝羽虽然娇妻众多,但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婢女服侍还是首次,在早的时候上官若梦的婢女虽然也服侍他洗过脸,但意义不同,他笑了笑从小玉的手中接过长袍,对小月说道:“脸盆放在那吧,我自己来。”

    小玉小月微微一愕,她们都是门内千挑万选上来服侍供奉的,基本上属于那种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角色,没有人身自由,甚至连自己都不属于自己,而据姐妹们聊天的时候她们也听说了,很多供奉在闲来无事的时候都喜欢用婢女来侍寝的,还别说沐浴更衣这种小事,两女早就做好了献身的打算,可是哪里想到风绝羽跟她们听说过的供奉处事大相径庭。

    第一天相处供奉大人非但没有任何架子,反倒极是平易近人,说话聊天给人一种很明显的亲和力。

    而第二天两女商量了一下准备替供奉大人更衣梳洗,结果又吃了闭门羹。

    两女相视一眼面露愁容,心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这么不招待见。

    见风绝羽转身欲往内洞走去,两女鼻子一酸双双跪了下来。

    “供奉大人,我们是不是哪里做错了,如果我们哪里做的不好,请供奉大人责罚。”小玉泪眼婆娑道。

    这样一来,到是让风绝羽愣在了原地,看着两女一个个眼看着哭着泪人,无比疑惑道:“你们跪着干什么,快起来。”

    小月抽泣道:“供奉大人,我等是第一次服侍供奉大人,没有什么经验,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大人直接教训便可,请不要冷落了我等?”

    “这……”风绝羽石化了,木讷的挠了挠头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你们什么做的很好,为什么要责罚、要教训?”

    小玉忍不住泪珠滚滚:“那为什么大人一直不待见小玉小月呢?”

    “我没有不待见你们啊?”越说风绝羽越是疑惑。

    小月咬着嘴唇显得很委屈,可是有些话从女孩子口中说出来却是并不合适,但看着风绝羽一脸迷惑不解,小月最终还是大胆的说道:“我们身份卑微,早就做好了为供奉大人献身的打算,姐妹们说过,到了神尘峰,一定要伺候的供奉大人开开心心,倘若没有,那便是失职,小月觉得自己失职了……”说罢,她是真的哭了出来了。

    小玉也道:“小玉也是……”

    风绝羽见两个如花小美女哭的稀沥哗啦的,当即明白了怎么回事,无语的摇了摇头走了过去,说道:“你们啊,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们不好了,别拿我跟其他人相对好不好,人与人是不同的,其他的供奉如何对待下人我不知道,但是在我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你们的职责是伺侍我,只要方方面面做到便可,我不会要你们的身子,请不要拿别人的尺度衡量我。”

    “啊?”小玉和小月闻言双双一愣,这里的风俗虽然是男女有别,但男子还是占据着社会中的主要地位,尤其是实力高超、地位显赫的大能,更是占据着主导,女人对于他们来说无非是附庸。这种风俗早就在小玉和小月心中根深蒂固了,所以听完风绝羽的话后,两女皆是用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打量着风绝羽,难以想象风绝羽的想法居然如此奇怪。

    风绝羽见两女不说话来回的打量着两女,不由问道:“你们还不起来吗?再不起来我可真生气了。”他装作十分生气的样子,冷冰冰的盯着二人。

    小玉诧异道:“供奉大人真的没有怪过我们?”

    风绝羽无语了,封建思想害死人啊,然后说道:“我要是怪你们,你们昨天就被赶出去了,现在可以站起来了吗?”

    两女面面相觑,看出风绝羽没说假话,这才破涕为笑的站了起来。

    说到底,她们虽然是云剑天门的婢女,但是在各自的故乡也是大家闺秀,只是时不与我,到了云剑天门这样的名门大派只能忍气吞声,而在她们的心里并喜欢毫无保留的奉献自己的一生。

    现如今遇到一个可亲可敬的正人君子,两女自是喜不胜收,在心里不断的感激老天让他们遇到了好人。

    话说开了便没有了隔阂,两女变得开朗了许多,不再强颜欢笑,小玉弱弱的问了一句:“供奉大人,真的不用小玉服侍了吗?”

    风绝羽扬了扬手中的长袍,不满的看了小玉一眼,打趣道:“你觉得我这么大个人连衣服都不会穿吗?”

    小玉小月“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再不怀疑,小月道:“供奉大人,我们现在就去准备马车。”

    说完,两女手挽手喜笑颜开的跑了出去了。

    “两个古怪的丫头。”风绝羽喃喃一语,自行回洞里换衣服去了。

    ……

    过不多时,风绝羽从内洞中走出来到洞外,两女早就准备好了马车,甚至在车后面还捆了一只很大的箱子,风绝羽不免疑惑问道:“这个是干什么用的?”

    小玉笑着跑了过来,说道:“供奉大人第一次去西河村,自然要准备一些礼物啊,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风绝羽一拍额头:“对了,初来乍到,还是西河村的管事者,不带点礼物显得不礼貌是吧。”

    小月性子直爽,也知道风绝羽平易近人,一些平日里不敢说出口的话也敢说了:“其实就是收买人心啦。”

    小玉听完脸色一变,她到底是比小月成熟了些,拍打着小月埋怨道:“不要说的那么直接。”

    风绝羽呵呵一笑:“行了,道理都懂,此地除我等之外没有外人,说说无妨,不过别让门内长老执事们听到,小心打你板子。”

    小月吐了吐舌头,脸一红,嗔着脚道:“知道了,供奉大人。”

    风绝羽把脸一板,掀开马车帘子的时候说道:“对了,以后别供奉大人了,没有外人的时候就叫我公子吧,供奉大人听着别扭。”

    两女相视,齐声道:“遵命,公子……”

    ……

    西河村位居云剑天门以南九百六十里,乃是一处栖息在山脚下的寻常村落,虽然在云剑武国和天门的夹道中央,却是显然地处偏僻了一些,主要是因为西河材所处山林地带的边缘,适合种植灵花异草,本地的民风纯朴、住户也不多,是附近村落中并不惹眼的一个。

    在云剑天门里,供奉出行一般是不需要自行飞去的,除非供奉本人不喜浪费时间,否则坐着马车游山玩水也不失为一妙。

    而云剑天门为供奉准备的出行工具,马车是由铁栏马灵兽拉车的,车体的构造也极是高端,铁栏马脚程飞快,一日千里,抛除一些难行的山道,两日之内便可到达,那马车也极是平稳,即便是铁栏马撒开四蹄如飞如纵,也感受不到颠簸。

    风绝羽最近苦于修行,心知修行一道需有张有驰,所以并没有要求小玉和小月跟着自己直接飞过去,如此游山玩水两日才到了西河村外。

    临近村落,望着那数百户袅袅炊烟,风绝羽一时心情大好,掀开了马车窗户的帘子,观赏着过路的风景,时不时的会问向小玉西河村的情况。

    据小玉所言,西河村比较贫瘠,这里的贫瘠指的是本地的修炼物资较少,除去两种可以售卖、可以炼制丹药用的灵草比较受到云剑周边地区的青睐之外,就没有太多的经济来源了。

    好在本地住户的吃喝可以自给自足,也算不求人,只是在某种程度上,大大减少了培养出绝顶天才的可能性,像小玉这种在西河村都算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在村里是人人挑着拇指夸赞,而到了云剑天门却只能当作服侍别人的婢女,听起来无端端的叫人感怀。

    而小玉本人,偏偏是无所谓的,尤其是说到去神尘峰服侍风绝羽的时候,还神彩奕奕,对于这种表现,小月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公子,其实像我们这等家庭的女子,能够去神尘峰已经算是作光宗耀祖了,只要供奉对我们好,便可以让家人蒙受福荫,一个人带起一家子,可是划算的。”

    风绝羽不满意小月的回答,但他却知道,事实就是如此,于是懊恼的指责道:“你这想法就不对,人人平等,哪有地位之分,照你这样说来,倘若我是人,天下多半都是猪狗了。”

    小玉小月听完,眼中露出感激,这番话虽然不好听,但却是暗指她们不要看贬自己。

    可是风绝羽却明白,这就是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实力影响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地位,还有心性,人心不古,便是说的这个道理。

    说话间,三人终于进了西河村,而就在这时,鞭炮和掌声同时由村口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