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097章 杀戮之怒

    突如其来的噩耗让风绝羽一行人等顿时大惊失色,眨眼间的功夫,风绝羽的脑子轰的一声就乱了。

    盛君谦虽然与他交往不多,但两人之间早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风绝羽很早就将盛君谦当作至交来看待了,在他的心里盛君谦绝对是被人称道的谦谦君子,他的心性和为人是整个云剑天门都挑不出来瑕疵的人,也许老好人这个说法有些夸张了,但是盛君谦的确没跟任何人红过脸,尤其是,他大婚在即啊,飞来峰还有一个柔纤的少女正在等着他呢,他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

    带着满腔涌起的极端悲愤,风绝羽把所有供奉都甩在了身后,数十息之后找到了寒广陵和莫洞友的位置。

    纵身飞来当视野开阔的那一刻起,风绝羽顿时如遭雷击般的呆在了原地。

    不远处的一株百年老槐下面,寒广陵和莫洞友正蹲在地上,两人手里扶着一个半躺在他们怀里的谦谦君子,他的一身白袍被鲜血染红,脖子上正汩汩的往外流着血迹,他的手臂自然而然的垂了下去,血迹斑斑的手心里仍旧握着那枚还没有送出去的古凤明珠坠。

    不是盛君谦还能是谁?

    下一刻,风绝羽的神识都差点在一瞬间崩溃开来,他从来都想过自己过来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嗖!

    一道刺耳的破风声划过,风绝羽神奇般的从数百米开外来到了盛君谦的身边,看的寒广陵和莫洞友心下猛震,都说这个风绝羽修为惊人,看来所传非虚啊。

    这时,风绝羽已经把盛君谦从寒广陵和莫洞友的手里抢了过来,如果是平常的时候,两老定然会大不为满,可是现在,他们除了唉声叹气之外,一点办法都没有。

    风绝羽面色冷峻,将手指放在盛君谦的鼻子低下一探,毫无气息,他用手按住了盛君谦的脖子上的伤口,汩汩的鲜血顺着指缝不住的流,那伤口很深很长,仿佛被什么利器从咽喉一直划到了快到后颈,就连一点就割破了咽喉,不过盛君谦的动脉却是已经断了。

    这一招下手极准极狠,应该是一招所致,由此可见,出手的人修为还远远在盛君谦之上,应该是旋虚境无疑。

    感受着盛君谦体内的生机正在大幅度的流逝,风绝羽不作他想,用右手按在盛君谦的背部,生之灵气毫不犹豫的狂喷而出,打入到盛君谦的体内。

    澎湃的生之灵气涌入盛君谦的体内,一股大力强行将他的气脉贯通,随后,盛君谦狂咳了一声,居然恢复了呼吸的能力。

    “醒了,醒了。”

    看着盛君谦微微的张开了眼睛,寒广陵和莫洞友不由大喜过望,直呼神奇。

    可是风绝羽的脸色没有半点的好转,盛君谦现在的情况非常的糟糕,虽然生之灵气向来都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奇效,但受治之人也得有能将生之灵气留在体内的能力,可盛君谦眼下的状况根本无法留住生之灵气,可以说,他全身的气脉和生机早就已经断绝了,要不是生之灵气的神效替他续了口气,他根本不可能醒过来。

    而就是醒过来,活下去的希望也很渺茫了,风绝羽能够察觉到,生之灵气进驻盛君谦的体内之后,很快会随着他的气机一起流逝出来。

    盛君谦艰难的睁开了眼睛,视野中风绝羽的影像十分模糊,但是他知道,这个人是风绝羽,他居然……笑了……

    嘴角不断有鲜血流出的同时,盛君谦气若游丝的、万分艰难的抬起了手,颤颤微微的把染血的古凤明珠坠递到了风绝羽的面前,用着三个人都不太能听清的声音,说道:“给……给……给她……”

    风绝羽强忍着怒火和悲伤,慢慢的将古凤明珠坠接到了手里,那明亮璀璨的玉珠犹如被一层污垢遮蔽后内全敛的光华,但仍旧蕴藏着盛君谦浓浓的牵挂。可惜的是直到最后,盛君谦也没能把古凤明珠坠亲手交给武绮罗。

    “多……多……想……想再……看她……一……一眼……”

    拼着全身的力气,盛君谦终于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在三个的神识笼罩当中,他的意识正在飞快的模糊。

    风绝羽知道,盛君谦多半是没救了,不过他还是拼命的送出了一股极为庞大的生机之力,然后将盛君谦放在了莫洞友的手上,咬着牙沉声道:“带他回去,请掌教救治。”

    莫洞友哪能不明白风绝羽意思,盛君谦已经回天乏术了,别说是掌教,就算是后山内门的诸位长老,都无法把这样的盛君谦从阎王殿里带出来,风绝羽的意思是想让盛君谦回去见见武绮罗,仅此而已。

    这时,神尘峰的几个供奉也尾随着来,看见气若游丝的盛君谦,皆是石化般的呆住了。

    盛君谦到底是尚绝的徒儿,还是一个马上就可以晋级神道的高手,他的德行、他的善良,是整个云剑天门无所不知的,这样一个好人就这么走了?老天真是不公啊。

    莫洞友也不多说了,他站了起来叮嘱道:“大家小心。”

    众人点了点头,旋即莫洞友展身而起,带着只剩最后一口气还怀揣着对依人的眷恋的盛君谦飞向了飞来峰。

    目送着莫洞友的离去,东角林哀鸿四起,好人没有好报,已经激起哀伤中众人心底的怒火。

    寒广陵唉的一声叹了口气,沉痛道:“尚长老还在附近,大家快找吧。”

    他说着,打算拍拍风绝羽,让他不必伤心,可手刚刚落到风绝羽肩膀上方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朝着风绝羽投了过去,当几双眼睛同时落在风绝羽身上的时候,他们神识仿佛被万千利芒刺中一样,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风绝羽还是风绝羽,他的外表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站在那里,所有人都不敢正视的眼睛,似乎仇恨的怒火已经泯灭了他的人性,罪恶杀戮正在他心里滋生。

    三息过后,众人仿佛听到了海浪在奔腾、狂风在怒吼,神力的动荡在风绝羽的身上形成了一股实质般的风卷,这股风卷带着浓烈滔天的杀气正不断的朝着四周蔓延,大有一种屠尽苍生的压迫感。

    东角林有资格被委派出来追缉敌人的哪个不入尘化境的顶尖高手,但是当他们的目光转向风绝羽的时候,却有着心神动摇的感觉。

    风绝羽的杀气就好像铺天盖地一般散播了出去,众人目光所及之处,就连那百年老槐都瑟瑟发抖,遍地的落叶以及沙砾、泥土都被卷进了树冠群,猛烈的风势吹的众人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当这股被杀气渲染的狂风吹散之后,风绝羽已经去无踪迹了,高空中只有他那处于压抑边缘的滔天之怒缓缓的回荡着。

    “我去找尚长老,你们多加小心。”

    听到这如雷霆般的声音,众人石化般的呆在原地足足几分钟都没恍过神来,直到那声音随着风声散去,众人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那股杀气实力是太惊人了,惊人到给予他们一种无法抗衡的感觉,直到现在他们才知道,风绝羽的实力远远不止旋虚那般简单,极有可能已经达到了旋照的边缘。

    ……

    阴暗的东角林里,风声欲裂、杀气弥漫,一道白色的人影正以闪电般的速度在林中穿梭,仿佛一道利剑,所过之草皆是落下飞枝残叶、过隙之痕……

    风绝羽的速度已经快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境界,万沙之灵的土之神力几乎快达到了木神力当中的风劲,正像寒广陵等人所猜测的那样,他的实力的确因为暴怒而达到了一个新的顶点。

    这个顶点正在迅速的接近着旋照境的修为,虽然仅仅差上了那么一步,但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不过风绝羽知道自己现在还无法突破,就像是修炼过程当中的一个小小的心魔,正阻挡在自己前进的道路上,而这个心魔正是因盛君谦之死而来。

    一个好人,一个谦谦君子,没招谁没惹谁,在他用自己毕生的努力即将要抱得美人归的时候就这么白白死了,天下间还能有比盛君谦还冤的吗?

    到底是谁,是谁下此毒手。

    如果不能亲手杀了他,难消本公子心头之恨……

    气急败坏、暴燥不安,风绝羽现在俨然化身成为沾血则嗜、杀戮天下的魔头,不把那个下毒的家伙抓到他绝对誓不罢休。

    如电般的在林间穿梭,他将神识全数的释放了出去,火眼金晴目放百里,穿过了层层的阻隔,四处搜索着贼鬼的下落,那个人太可恶了,简直不可原谅,明明有着远远高过盛君谦的修为,却下如此狠手,实在不可饶恕。

    就在这个时候,东北方面一道火光腾的一声卷入了高空,风绝羽骤然停了下来,举目远眺,那竟然是一颗被击飞的火球。

    “尚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