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147章 周祖德

    森冷的寒流无端端的将密焚如天的火浪瞬间压制了下去,浓烈的气焰在顷刻间被此消彼长的寒流取而代之,西角林内,一股威势十的庞大气势牢牢的控制着火红大手的施展,以决定性的势头泯灭了老者强势的神力……

    “失策,真是失策……”

    久问不语的老者终于按捺不住的传出一声低呼,只见他体内的火系神力疯狂燥动,强运心诀试图将那只火红大手从重重寒剑中挣脱出来。

    只是一重玄水的可怕并非是他能够理解的存在,在三番五次的挣扎中,老者额头上的冷汗越流越多,密焚手的威力也在不经意间被消磨的一干二净,虽然区区一式灵法被击败到也没什么,但是老者却是架不住一重玄水的冰寒特性,时间一长,身在不远处的老者手心里密结了点点冰晶。

    这可是对于一个修炼了火系神力的修炼者最要命的事情了。

    一重玄水的可怕就在于密度极高,排位天位第五的玄水本性带有一股极强的穿透力,就好像是剧毒的毒药,从肉身到血液一概封冻,别看老者掌心处的冰晶不多,但是却犹如附骨之蚁般钻进了老者的体内,宛若万蚁噬心直捣黄龙而去。

    感受到钻进体内的一重玄水,老者心下大骇,双手一拍,口中断喝了声:“化”,一股充沛的火系神力迅速涌出,直接封出了手臂大脉,然后长驱直入般与一重玄水抗衡了起来。

    也就是老头修为奇高,再加上一重玄水还不能完全发挥出自身的修为,老者经过数息对抗,终于将玄水尽数化解。

    不过此举消耗了老者大量神力,然而这时,风绝羽已经摧毁了火红大手,手舞长剑飞窜而来,没了那灵法幻化的大手,风绝羽的目标变成了只有老者一个,彻底的爆发出他的剑法的精要。

    他自邪皇六剑开始演化了邪一剑,又觉得剑法当中出现了许多瑕疵,之后弃剑法而不用,转变成各种基础的招法,砍、劈、挑、刺、撩,一式又一式的普通剑招在剑意萌生之下,化腐朽为神奇。

    人们常说剑乃皇者之兵,正气凛然、大道无上;

    然而风绝羽的剑却是取之刁钻古怪、神出鬼没之意,剑出如蛇、鬼魅异常,一式又一式的刺去,专挑那老者的要害和死角,这一套剑法没有任何轨迹可循,全凭他意识而为,顿时便打的老者手忙脚乱。

    事实上风绝羽的剑法再精妙也并非天下无敌,破解拆招除去闪躲和格挡之外,还有很多办法,譬如空手入白刃,以点要的掌拳爪擒拿等等妙法皆可将风绝羽的剑势破去,可怪就怪在,此剑非彼剑,风绝羽的长剑有着一重玄水的特性,粘之必如毒药急剧的渗透,老者一时间倒是不敢硬拼了。

    此消彼涨之下,风绝羽得势不饶人,一剑快似一剑,并伴有剑破长空霄雷之音,数招过去,将那老者竟是打出数丈开外。

    此时此刻,老者苦不堪言兼或的懊恼无语,他本意是想试试风绝羽的实力,遂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号,毕竟生死交锋之下,才能看出一个人的真本领,然而结果却是让老者大大的出乎了预料。

    他没想到风绝羽有这一柄偏门的利器,偏偏还正好克制自己的火系神力,无奈之下,老者只能双手一分,结起了一个怪异的手印……

    风绝羽正全力猛攻,突然间一股恐怖的气机从老者身上散发了出来,他抬头一看,老者居然掐出一团金色的阳晕,如同豆粒大小在他的指尖萦绕。

    就是这阳晕的出现,让风绝羽气息猛的一窒,体内的神力竟然隐隐有着被压迫下去的迹象,一时间风绝羽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得心应手的控制手中的长剑了。

    这时,那老者并声一喝:“去!”

    其手中阳晕一改,立化火之冲柱,如同一道粗如拇指的激光,狠狠的打在了风绝羽的剑身上。

    当!

    一股沉猛激荡的大力撞在剑身上,风绝羽陡然感觉到手臂一阵酸麻,他握着玄重附身长剑的右手传出一股剧痛,差点忍不住将长剑抛了出去。

    风绝羽知道自己能跟老者对上百十多招全都仰仗了大圣王臂骨所幻化的长剑,是以连忙用上了五彩神力,这才将长剑握稳,不过受到那火之冲柱的一撞,他再也无法保持住平稳的身形了,为了避免内脏受创,他将全身的神力释放出来,飞快的向后飘退,借以退出而卸去那冲柱的神力。

    这一退,风绝羽自感受到的羞辱,这是他毕生当中退出最远的一段距离,足足十数丈开外,要不是一重玄水卸掉冲柱的火势,恐怕还要退出更远。

    好不容易在远处停住,风绝羽连忙警惕的将大圣王臂骨之剑架了起来,以提防那老者强取中路。

    只不过等他抬头的时候,老者并未追击,反而在空中长喘了三口气,微微的笑了起来。

    其实风绝羽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老者的恶意,否则也许不需要玄重的提醒,他就能发现老者的存在。

    现在看到老者边笑边望着自己,风绝羽便知道,这老头八成是跟自己切磋来了。

    不过风绝羽还是因为老者的神力而骇然,手握长剑,风绝羽眉头紧锁,心声发问道:“这老头力量为何如此之大?”

    玄重凝重的说道:“这是小金阳神力的力量,就好比你们人类修炼者说过的,真气和神力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质,小金阳神力就等于神力,而你用的神力,多说跟真气差不多,二者之间没有任何可比性,此人之前没有用上小金阳神力说明对你有所保留,不想全力施为,否则的话,即便是我配合你,你也撑不了太久的。”

    风绝羽眼前顿时就是一亮,小金阳的神力居然如此厉害,他现在越来越对冲阳境充满了好奇了。

    这时,那老者终于开口了:“风供奉果然与众不同,老朽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

    风绝羽心下一凛,感受到老者的善意,当即把长剑收了起来扔进了洪元空间里。

    二人的打斗战到这般地步,也不用再进行下去了,从老者身上的气度可以看出,他不打算再打了。

    让玄重离开了大圣王臂骨,大圣王臂骨再度在洪元空间里恢复到手臂状,风绝羽释然一松,抱拳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晚辈不知前辈高姓大名?”

    他明白老者不是跟自己拼命,所以差不多能猜到这老头的身份了。

    老者微微一笑,从空中飘然落下,徒步走到风绝羽面前说道:“呵呵,老朽可没有手下留情,是风供奉有此实力,真没想到,初入云剑数载,风供奉便能达到这般地步,真叫老朽汗颜啊。”

    “前辈夸奖了,在下能与前辈斗至如今,全是倚仗外力,如若公平交手,在下必不是前辈之敌。”这到不是风绝羽谦虚,他能跟老头打到现在,玄重和大圣王臂骨的功劳至少占了六成以上,如果说能耐,估计他只有两成,而另外两成是老者让着他呢。

    老者哈哈一笑,赞叹道:“不骄不躁,风供奉心境之高,老朽佩服。你真的不知道老朽是谁吗?”

    风绝羽哑然摇头,乐道:“晚辈能猜到几分,不知对是不对。”

    “哦,那你说说老朽究竟是谁?”老者来了兴趣。

    风绝羽道:“能在云剑天门不惊动任何一人而来去自如、并拥有冲阳境之修为者,恐怕在此方圆数十里地内,也就只有本门荡剑岭的祖师爷了,老祖前辈,在下猜的可对?”

    “哈哈……”

    老者闻声狂笑,飒然道:“风绝羽不愧是风绝羽,修为、心境、智慧,无一不是人中之龙,没错,老朽周祖德,正是你口中所说的老祖,只不过在风供奉面前,老朽就配不上老祖二字了,这所谓的老祖,可是如同神灵般的存在,门下后辈的弟子叫叫也就罢了,风供奉就无需以此为论了。”

    “周祖德?”风绝羽心下凛然,暗道一声果然呐。

    云剑天门就只有一个冲阳高手,风绝羽现在方知此人叫做周祖德,不愧为人叫做老祖,这实力果然非同凡响啊。

    既然周祖德不让他叫老祖,风绝羽也就只能尊称前辈了,想以他的实力,让自己叫声前辈,自己也不吃亏,于是风绝羽毕恭毕敬道:“晚辈见过周前辈。”

    “哈哈,免礼免礼。”周祖德虽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但是心情却好的不得了,笑着摆手道:“风供奉无需多礼了,咱们聊聊?”

    风绝羽欣然道:“请前辈指教。”

    “指教不敢当,其实老朽早就应该出来见见风供奉,在此之前,还要感谢风供奉为本门带来四枚造阳仙果,有此四枚仙果,云剑三十年之内,当会有另一番风景。”

    看来造阳会的事周祖德已经知道了,风绝羽谦恭道:“这是晚辈应该做的。”

    二人一边说着,便在西角林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