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162章 天才将来

    丹室内火能消散,仿佛一片炽白的云彩沿着大门慢慢流走,风绝羽蓦然的回过头,抿着嘴咧出一个惋惜的笑容:“是啊,法灵丹,此丹方自当初在灵法交流盛会当中得到之后,一直没能空中时间炼制,这是第一炉丹,到底是损失了一枚,可惜,可惜……”

    听到风绝羽的感叹,周祖德的眼晴不自然的眨了眨,法灵丹有多难炼制,周祖德是一清二楚,他需要不是火系神力修炼者,但是尚绝数十年来浸淫此丹的事他是了如指掌,现在这个家伙居然跟自己说,第一次炼制只损失了一枚还可惜?

    带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你这是暗讥我不懂丹药,还是嘲笑云剑天门无能人呢?

    周祖德满头黑线的望着风绝羽,这要是以前,他肯定会埋汰几句,不过现在他是万万不敢的,于是他只能用着安慰风绝羽语气说道:“七师祖过谦了,这番话若是让丹华园的长老们听到,一定会无地自容的。”周祖德说完心里就腻歪了,这是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呢。

    云剑天门多年来因为法丹灵数量稀少的缘故而偏居于吴宗之下,一直哽咽在喉般刺痛着周祖德的心,法灵丹数量稀少,不能为弟子门人日常修炼所用,云剑天门的成长的速度就很慢,远远不如吴宗那样,一般的弟子如果有些天分就会每个月得到一枚法灵丹辅助修行,这样两大天门的实力差距,在某种程度上就会无限拉大。

    此消彼长、处境堪虞……

    幸好不久前风绝羽为天门带回了四枚造阳仙果,这才让云剑天门有了些盼头。

    周祖德无奈无奈再加满头黑线,实在找不到什么话可以形容风绝羽了,他回忆起不久前和周谨山聊天的时候,周谨山说过的一番话,跟风绝羽在一起,时间越长越觉得自悲,现在周祖德是深有体会了。

    这个家伙绝对是典型的天才坯子,什么技巧到了他的手里就变得异常的简单,要是云剑天门中人个个像风绝羽这样该多好啊。

    周祖德在心中长叹。

    胡思乱想了一番,周祖德最后又用着无比羡慕的目光看了一眼风绝羽手中的三枚法灵丹,这才岔开话题说明来意。

    “七师祖,敬拜之礼已经结束了,天烨统计出了此番得到传承的人数,您过过目吧。”

    风绝羽把法灵丹收了起来,将名册接过,邀请周祖德坐下之后才翻开,乍一看,风绝羽也吃了一惊,那名册上收录的竟然是足足七十五人,按照二百六十的数量来计算,差不多达到三分之一了,人数实在是不少,看来地灵则人杰这句话着实不假。

    云剑天门坐拥有数十里山门腹地,门下皆是能人之辈,一个敬拜之礼就挑选出了七十多个可以得到传承的优秀弟子,绝对是不容易的。

    风绝羽欣然道:“不错啊,七十五的数量已经不少了。”

    听到风绝羽的感叹,周祖德的心里这才好过一些,本来嘛,在风绝羽面前他实在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现在门下弟子大张了脸面,周祖德心里好受了不少。

    他说道:“呵呵,这也是那些弟子们的造化,能够得到七师祖的传承,足够他们在武道一途上有着光明的前景了。”

    风绝羽呵呵一笑,道:“这七十五人现在何处?”

    周祖德道:“已经让天烨安排住处了,因为这些弟子来自飞来、广雷二峰,即有门内外姓弟子,也有主峰四大氏族,所以安排起来相对麻烦一些,而且老朽过来是想听听七师祖的意思,这些弟子应当将他们置于何种辈分。”

    辈分一说就要另当别论,其实这不是小事,这七十五人从生丹到凌虚皆有,按照实力划分,总共可以分为三代人,譬如凌重自萧山河之下开始可以是风绝羽这一脉当中的第二代,化识是第三代、生丹是第四代……

    但如果细想起来,这又不是那么合适,毕竟大家一起参悟、一起得到传承,按照门规来定,应该算是一代人。

    风绝羽想了想,喃喃道:“倘若将这些弟算作一代人,对于那些凌虚境的弟子似乎有些不公,而假设将他们分为三代,对生丹境弟子也有失公允,到是难办的很呐。”

    周祖德笑道:“要么咱们折中一下吧,分为两代弟子,凌虚以上便是二代第子,余下皆属第三代,如何?”

    风绝羽一琢磨,欣然道:“也好,这样还可以激励他们勤奋修行。”

    周祖德笑着点头。

    风绝羽又问道:“那他们在云剑天门的排辈又如何处置?”

    云剑天门发展至今,已有百代以上,辈分问题是一个大难题,一般情况下都是按照年纪来算辈分的,但是在宏图大世界当中,武力修为又是重中之重,所以周祖德说道:“这个好办,门规有言,倘若弟子们可以后学先至,可在传承之下提升辈分,以往的辈分就可以自动解除了,当然,整个门内的大排行还是不改的,只是在七师祖门下另论便可。”

    辈分排位是个头痛的问题,所以周祖德也不想太麻烦。

    二人说完,又聊了一些有关修炼方面的问题,到最后,基本上就是无话找话了,可是周祖德一直没有离开,风绝羽隐约的觉得他还有别的事。

    风绝羽问道:“周兄,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事?”

    周祖德的确有事,不过有些难以启齿,他一直在找机会说出来,不想被风绝羽先行看出来了。

    周祖德哑然失笑,承认道:“不瞒七师祖,老朽此来的确另有要事。”

    “那就说说呗。”

    周祖德苦涩道:“其实数日前,老朽接到一封拜帖,来自吴宗,不知七师祖是否还记得吴不庸这个人?”

    “吴不庸?”风绝羽仰起头想了一会儿,说道:“你是说吴宗千百年来的第一天才,那个在旋照境已经达到巅峰马上就要晋级冲阳的高手?”

    “正是。”周祖德道:“吴不庸数日前便派人送来拜帖,意欲在近日前往本派与门内高手切磋求教,此帖虽然用尽上礼之数,但老朽知道,吴不庸这个人生性要强,于南境地域中有着战之狂者的称号,向来喜欢四处游历,寻找同阶对手切磋比武,以提升修为,此番他远来云剑,目的就是为了比武,而与此同时,老朽分析,他也是因为造阳会一事来杀杀我云剑天门的威风。是以接到拜帖之后,周谨山和李从翰二人已经宣布闭关,等候吴不庸杀上门来。不过吴不庸此人修为极快,他看似只有旋照境,但基本上已经与冲阳无异了,谨山、从翰二人联手兴许可以一较高手,但是单打独斗胜算就低的可怜了。”

    他说到一半,自已先是嗤的笑了起来,满目羞愧道:“老朽有担心,当此人到来之时,谨山和从翰非其之敌,会大大影响我云剑的声威,所以老朽想请七师祖出关瞭阵,其实这事难以启齿,以七师祖的身份,实在不适合与此人交手,但是老朽又不能以冲阳之境强势压人,所以……”

    “所以你想让我与吴不庸一战?”风绝羽听出来了,周祖德不想让云剑天门的声威受到影响,没办法才找到了自己。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却有一件稀世神兵,玄重附身之剑。

    周祖德从容道:“如果需要的话……”

    后半句话没完,但风绝羽已经明白当中的意思,云剑天门这个人不能丢。

    与高手过招,也是风绝羽求之不得之事,是以他满口答应。

    送走了周祖德,风绝羽又把自己关起来修炼了,因为有着吴不庸即将到来,他毫不犹豫的吃了一颗法灵丹,以备战吴宗天才高手。

    说实话,风绝羽的内心中充满着激动的,虽然周祖德看重的不是他的修为而是玄重附身之剑,但风绝羽的想法却是不借外力。

    虽然吴不庸几乎跟冲阳境没有任何差别,但他毕竟还不是冲阳高手,不具备金阳神力,而风绝羽自身却是有着极大的深厚神力优势,再加上近一段时间的修炼和炼制亲传神宝时的感悟,他有充分的信心与吴不庸一战。

    当然,高手过招讲究的是瞬息万变,没准周谨山和李从翰就能赢了呢,那样的话自己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所以他心里很纠结,既不想云剑失势,还想跟吴不庸过过招,验证一下自身的实力。

    于是风绝羽在纠结中过了一天,在法灵丹的帮忙之下,他震惊的发现这枚小小的丹丸当中蕴藏着极大的能量,这些能量完全不是一般的药材可比,甚至仅仅跟玉髓就差那么一丝。

    这是很正常的,玉髓中的天本源灵气更多的作用在炼制出来的玉宝、或者亲传神宝当中,对于修炼者内息的提升帮助不大。而法灵丹却是以五种上佳的药材提炼而成,配以火系神力修炼者的炼制,可以极大的催发药材中的药力,以达到突飞猛进程度。

    不过法灵丹也是有些弊端的,以丹方所著来说,服食法灵丹不可过于频繁,否则不仅会效果不佳,反而还会让神力中产生极多的杂质,倘若不能及时的排除掉,对身体也有着一定的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