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186章 尸灰

    第1186章 尸灰

    百鬼泣过后,三冥渊底依旧阴风呼号,虽不及百鬼泣期间声势迫人,但也未曾有过多少减弱……

    潮湿的空间中隐约动荡的还是那些来来往往的冤魂,虽然说这里的冤魂乃是数千、近万年来积累而成,但是并没有出现骸骨累累的迹象,叫人不明白,这些冤魂从何而来。

    风绝羽没有时间考虑太多,利用主神识控制了五大魂傀之后,带着黄天爵顺沿着渊底一路奔波了下去。

    风绝羽担心云剑天门众人的安危,是以没有多作停留,一路上披荆斩棘、坎坷辗转奔出去七八十里地。

    三冥渊底之深他早有领略,而下方地域之开阔也是让风大杀手始料未及,这一路奔行虽然没有遇到此前那些危险,但也遇到了不少的冤魂索命,不过都被他的五彩神识消灭掉了,到也算有惊无险,不过他每走一段路便会停下来休息恢复神力,可是走着走着,风绝羽就觉得不对劲了。

    大约数个时辰之后,风绝羽觉得前方的地势越来越是开阔,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头似的,更让他觉得毛骨悚然的是,这一路上居然连一个人影都没有遇到过,非但人影,按理说刚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三冥渊底应该是大战连连,受到阴气冤魂所迷惑的修炼者不可能全部幸免,真要是打起来了,怎么连具尸体,或者是发疯的修炼者都没有呢?

    风绝羽越走越是害怕,到不是因为自己担心无法逃出三冥渊底,反而是为了云剑天门的人而担心,要知道,队伍中有他的至交好友琰古和知勿才,他可不希望二老出事。

    如此一来,风绝羽越走越快,几乎快飞奔了起来,六条铁锁哗啦啦的渊底作响,倘若不是他那一身惊世骇俗的五彩神力,让人见了还以为是从地府里跑出来的索命判官呢。

    三冥渊底,无分昼夜,冷风在耳畔呼啸吹过,隐约带来阴魂厉鬼惨叫与哭声,潮湿大地透着腐臭的气味,仿佛这地面之下埋骨累累、尸横于野。

    风绝羽夺路飞奔,没有半丝停留,遍数脚下不断出现的足迹,心情愈发的低沉,正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的打斗之声,却不像高手过招那般有着呼号呐喊、低吼长啸,反而像是两个阴戚戚的魂鬼正奔尸取舍。

    “终于有人了。”风绝羽低喃着将脚下的步子加快,片刻的功夫便找到了声音传来的源头。

    乍一看,风绝羽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打斗的二人并非别人,正是琰古和知勿才。

    “他们两个怎么打起来了?”

    风绝羽看的粗糙,并没有意识到两个妄年好友的状态,恰在此时,他便听到知勿才焦急的边喊边打道:“琰古兄,快醒醒啊。”

    “知兄?”

    风绝羽失声叫了出来,数声奔出来到知勿才的面前,恰好这时琰古施展了指叶成钢的灵法,洒下大片的钢叶正杀向知勿才,知勿才眼看便要伤在那指叶成钢灵法之下,风绝羽迅速拍出一掌将所有钢叶震飞把知勿才救了下来。

    “知兄,怎么回事?”

    知勿才此刻披头散发,活像个厉鬼,不过他的心智却是好好的,没有半点失神和发疯的迹象,反倒是琰古,双瞳黑亮,闪烁着狰狞嗜血的光芒。这么一看,风绝羽知道知勿才还没有被厉鬼缠身失去心智,而琰古绝对是走火入魔了。

    知勿才回头看见是风绝羽,几如见到救星一般,连哭带喊着急道:“风小兄,快救救琰古兄,他发疯了。”

    就在知勿才说完的同时,玄重的声音充满疑惑的响了起来:“咦?他们二人的实力相差少许,明显那发疯之人修为更高,为何反倒是那修为低的没事呢?”

    被玄重这么一问,风绝羽也愣了一下,然后搁开琰古拍来的掌劲,纵身跳出,一道五彩神识打了出去,直奔琰古的眉心,他最初的打算是想用五彩神识将琰古的识海中的冤魂处理掉,让他恢复本性,可是这神识打出去他就后悔了,因为就在五彩神识进入琰古识海的瞬间,他发现那里根本只有一团被黑气所缠住的神念之体。

    玄重道:“没用的,他已经被冤魂吞炼了,虽然没有成功,但却差不多融为一体,你的五彩神识消灭冤魂也等于杀了他。”

    风绝羽吓的赶紧撤走了五彩神识,为此一耽搁还挨了琰古一掌。

    “桀,桀,桀,桀……”

    琰古得意忘形的发笑,招式频出,丝毫不拖泥带水。

    对付琰古,风绝羽还是挺轻松的,毕竟二人差别相对较大,但就是无法针对琰古痛下杀手比较闹心,风绝羽一边抵挡就是不还手,生怕伤到琰古的同时,急的大喊:“知兄,琰古入魔了,你怎的没事?”

    知勿才惊慌失措道:“我也不知道啊,刚刚一冥百鬼泣的时候,我们都受到了影响,不过他也没像他这样……”

    玄重连忙对风绝羽说道:“不对,这冤魂厉害的紧,除非有什么宝物在身,否则知勿才也该入魔的,问问他身上带着什么?”

    风绝羽一听觉得有理,互攻抵挡间问道:“知兄,你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宝物?”

    他一边说着,双手一抖,哗啦啦五条长锁甩出之际,喝令道:“五大魂傀,给我把捆了。”

    阴气袭过,五大魂傀同时扑出,琰古的本身修为固然不低,可是面对五大魂傀就要差上少许了,这五大魂傀如今都听从风绝羽的命令,狰狞的扑上去三下五除二便将琰古捆了个结实,被幽冥铁锁缠成粽子的琰古吡着獠牙对风绝羽发出声声厉吼,风绝羽撇了下嘴角视而不见。

    他知道琰古的心智已失,但又没完全变成魔头,回首间问道:“知兄,你与琰古兄实力相差无几,为何你没事呢?”

    知勿才闻言,感叹的抹了把汗,急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与琰古等人不久前遇到了被百鬼泣冤魂伏杀,大家都四散奔逃了,我与琰古兄一直没有找到出路,逃亡于此,被那冤魂所慑,琰古兄的境况堪舆,可是我到是没觉得有什么变化。”

    劫后余生的知勿才多少有些语无伦次,风绝羽冷静的问道:“你别着急,你们下来以后都发生了什么事?”

    风绝羽觉得玄重分析很在道理,黄天爵下来的时候找到了聚魂之葩,知勿才等人未必就没有别的奇遇,天生万物、阴阳相协,像这种到处都是冤魂的地方,难保就会生长或者滋生出冤魂的克星,没准这种东西正像金庸大大笔下的情花一样,有断肠草可解也说不一定。

    当然,这只是风绝羽的猜想而已,眼下琰古境遇堪忧,他也实在想不出太好的办法解决,才有此一问。

    知勿才显然已经慌了神了,一副搓手咬牙的样子不知所措,不过风绝羽到是让他想起了什么,他忽然眼前大亮,道:“对了,我们下来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具骇骨,我曾经过去查看过,不想被那风吹来的骇骨灰弄的狼狈不堪还吞下去一些,这……算不算?”

    “仅此一事?”风绝羽讶然道。

    知勿才茫然的点了点头:“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奇特的事了,对了,那骇骨还剩下半截,就在前面不远处,大家都觉得厌恶,是以没太理会。”

    “过去看看。”

    风绝羽言罢,命令五大魂傀带着琰古在知勿才的带领之下向前方掠去。

    知勿才到是没说谎,二人飞奔出里许路程,果然在一柱天峰的下方找到了半截骇骨,说是半截,其实那是一具尸骇的上半身,无头,风绝羽走了过去,恰在这时,玄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风绝羽,小心,那是尸灰。”

    风绝羽微微一顿,便看见在那半截骇骨下有着一小撮灰黑色的灰迹……

    “尸灰?是骨灰吧?”

    玄重道:“可以这么说,不过我看不出此物能有什么作用。”

    风绝羽眉头大皱,他看了看拼命挣扎的琰古,迫于无奈,当即立断道:“管它是什么呢,先试一试。”言罢他飞奔了过去,用手撮起一撮尸灰跑到琰古面前,单手托住下巴轻轻一捏,让琰古大张其口,旋即把那一小撮尸灰尽数拍进了琰古的口中。

    “哧……”

    还别说,当那尸灰入口之后,琰古的口中顿时喷出一股黑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风绝羽和知勿才又一次听到了阴风怒号,然后琰古的头顶冒出了一团又一团的阴魂之气,仿佛一股脑的从他的识海中逃出来一样,发出着尖锐、惨痛的叫声,瞬息间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而琰古此时也不再挣扎了,他的双眼变得混沌,接着散发出活人的生机,大约数十息之后,渐渐涣散出昔日的光彩。

    “知兄,风小兄,你们为何在这里?这,谁把捆住的?”

    “有效啊!”

    风绝羽和知勿才见状大惊失色,与此同时,也是格外的欣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