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216章 祝艺枝

    黑衣女子经过一段时间休息,脸色好看了很多,她本来生的就貌美如花,此刻发点小脾气似的嗔怪的看着吴不庸,更是充满了妖媚的诱惑性,只见她瞪了吴不庸一眼,捡起了掉在身上的魂丹,用纤细的手指捏着举到了眼前,仔细观察片刻,才道:“果然是白发飞魅的魂丹,没想到你真的成功了.”

    吴不庸兴奋的大笑道:“那是,风兄何许人也,有他出手岂有不成功之理,你这娘们得说话算话,马上给我配制解药。”

    风绝羽呵呵一笑,吴不庸说的很轻松,但只有风绝羽知道此行有多么的危险,如果不是玄重发现了白发飞魅变身的特性,恐怕自己现在已经被无数白发飞魅围住了。

    不过这些事暂时不着急解释,他淡定的看着黑衣女子道:“姑娘,希望你能兑现你的承诺。”

    黑衣女子翻了个白眼,挣扎着坐直了身子,把双手举了起来:“放心吧,我答应你们的一定会做到,何况现在我的命还掌握在你们的手里。”

    风绝羽欣然微笑,走过去帮黑衣女子解开了束缚在手上的铁锁,吴不庸用肩膀碰了碰女子道:“你给我小心点,别耍心眼,否则我就毙了你这个娘们。”

    黑衣女子瞪了瞪眼:“你能不能学人家礼貌一点,好歹我也是个女子,你一口一个……”那个“娘们”没说出来,女子脸红了一下,气愤道:“人家有名字的好不好,我哪里得罪你了……”

    吴不庸哟了一声怪笑:“不就是祝艺枝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风绝羽满头黑线的看着吴不庸和黑衣女子,才知道那女子的名字,看这两人说话的方式,哪里像什么仇家和敌人,根本就是在打情骂俏啊,我去,吴不庸不是动春心了吧,准备老牛啃嫩草?

    祝艺枝瞪着吴不庸,后者居然嘿嘿的乐了起来,把风大杀手看的无比疑惑,尼玛,有事,肯定有事,本公子离开这段时间不长啊,吴不庸把人家的名字都问出来了,这厮肯定有问题啊。

    他正想着,就听祝艺枝对自己说道:“你,把他弄走,我心烦,配不出来解药。”

    风绝羽无语一笑,赶紧扶着吴不庸坐到了树洞的角落里,这时,那女子盘膝坐了起来,紧闭着秀目开始打坐调息。

    吴不庸紧跟着说道:“喂,你别耍花样啊,配个药这么麻烦吗?还需要打坐?”

    女子眼不睁,不满道:“你懂什么,白发飞魅的尸毒很难解,需要用特殊的方法配制解药,不懂你就闭嘴,没人拿你当哑巴。”

    “哎呀,我……”吴不庸作势便要站起来。

    风绝羽一把把他按下去了,小声道:“行了,吴兄,坐着看着吧,别打扰他。”

    风绝羽接近救了吴不庸两次,吴不庸对风绝羽还算是言听计从的,冷哼了一声,吴不庸重新坐了下来,跟风绝羽看着祝艺枝打坐。

    祝艺枝坐下时间冻长,便收功睁开了眼睛,只见他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拖在左手的掌心当中,然后用右手对准了瓶口将魂丹捏碎,滴入了瓷瓶里,接着,他又拿出了两株蓝叶小草,用手轻轻的揉着沫,慢慢的塞在瓶子里,好揉的很仔细,风绝羽看见她几乎把小草揉着了汁,滴入瓶口之后,一团蓝色的烟雾从瓶子里冒了出来。

    两个人一直目不转晴的盯着,看到一半,吴不庸小声道:“我怎么看她配制的好像是毒药呢?”

    风绝羽下意识的点头:“我也觉得是。”

    吴不庸老脸一黑:“我弄死她。”

    风绝羽赶紧把吴不庸拉住:“别,你不想活了,放心吧,她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吴不庸这才坐了下来,道:“别让我知道她在耍花样,要不然,我一定弄死她。”

    这暴脾气,风绝羽都无语了。

    话毕,祝艺枝已经将小草的汁液都挤出来并全数滴入到瓶子里了,然后只见她用双手捧着瓶子放在了胸前,神情很是虔诚的念起了咒语。

    没错,的确是咒语,反正风绝羽压根就听不懂祝艺枝在念什么,但总来觉得很神奇,因为他发现,随着那一段段冗长到令人乏味的咒语念出来的时候,瓶子里的蓝色烟雾更加浓郁了,并且飘出瓶口的时候还萦绕不散,仿佛一小朵蓝色的云彩静静的漂浮在瓶口的上面。

    这段咒语祝艺枝足足念了半个钟头才停了下来,而当最后一句咒语念完之后,她迅速用手按紧了瓶口,再把瓶子颠倒过来放在手里晃了一晃,复位之后,松手就没有蓝色的烟雾了,不过洞里顿时充斥着一股难闻的臭气。

    祝艺枝把瓶子递了过来,仿佛没事人一样对吴不庸说道:“好了,喝了吧。”

    “什么我就喝了,这么臭怎么喝?你是不是准备毒死我?”吴不庸听完就炸了,开什么玩笑,这么臭的东西能解毒?

    风绝羽捏着鼻子看着吴不庸的眼神充满了玩味和好笑,这姑娘简直太给力了,居然弄出这么臭的药水给吴不庸喝。

    祝艺枝冷笑道:“你爱喝不喝。”说着就把瓶子放下。

    吴不庸求助的看着风绝羽,风大杀手憋着乐拍了拍吴不庸的肩膀:“吴兄,你自求多福吧。”

    吴不庸老脸一黑,咬了咬牙对祝艺枝说道:“你先喝一口。”

    祝艺枝想都没想,拿起瓶子抿了一口,看的二人直瞪眼,这姑娘真能忍啊,这么臭的东西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厉害。

    祝艺枝喝了一口之后,风绝羽把瓶子拿了过来硬塞进吴不庸的手里,然后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起身走了出去。心里已经乐的不行了,难道这就是缘分啊,这两个家伙没认识多久就鬼使神差的变相接吻两次了,难不成吴不庸要在冥界成就一段美好的姻缘?

    过了一会儿,祝艺枝也走了出来,风绝羽拿眼睛睨着她道:“你怎么也出来了?”

    祝艺枝背着手目不斜视的着看眉一样的上弦月道:“里面太臭了,受不了。”

    风绝羽惊讶:“那你刚才……”

    祝艺枝恶狠狠道:“谁让他一口一句粗鄙的骂辞,哼,我气不过,其实那臭味是熏蓝草的特质,都没必要加入到魂丹里,我就想出口恶气。”

    “我擦。”风绝羽眼睛瞪的老大,什么叫唯女子小人难养也,这就是,吴兄啊吴兄,你得罪错人了。

    “臭死了,妈的。”风绝羽正想着,里面传来吴不庸的嚎叫声,然后就是“呕呕呕”的呕吐声,听的风大杀手都觉得反胃。

    祝艺枝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看上去犹若拂风摆柳,楚楚动人,风绝羽不免苦笑了一声,隔了一会,吴不庸扶着墙走了出来。

    风绝羽赶紧过去搀扶,结果吴不庸摆了摆手道:“不用,毒解了。”

    “这么快?”风绝羽都有点吃惊,免不了多看了祝艺枝一眼。

    祝艺枝收起按捺不住的笑容,俏面冰冷道:“好了,我的承诺兑现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吴不庸冷笑了一声:“慢着,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的,你还没告诉我们怎样才能离开冥界。”

    祝艺枝怨愤的看着吴不庸,终于是放弃了逃走的念头,她知道自己不是风绝羽和吴不庸的对手,索性坐在了地上道:“离开冥界,哪有那么容易的,我怕你们还没等离开冥界就先死了。”

    吴不庸忿忿不满道:“少废话,我们死不死与你何干,快把离开冥界之法说出来。”

    在吴不庸的威胁之下,祝艺枝丝毫不惧,反而轻蔑的笑道:“你们真想知道?”

    风绝羽冷静的点了点头,语气也是森冷了起来:“姑娘,你应该看出来了,我们并无恶意,只想知道离开冥界办法,只要姑娘如实相告,我等自会感激不尽。”

    祝艺枝盯着风绝羽看了一眼,乐道:“像你们这种我见的多了,不过每一个都没有好下场,好吧,既然你们想送死,我就成全你们,其实想离开冥界不难,距离此地千里之外有座伏幽之城,乃是冥界领地之一,那里的城主冷幽恨有一处禁地可通往宏图大世内围,你们只要得到冷幽恨的允许,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这么简单?”吴不庸道。

    “简单?”祝艺枝发出一声冷蔑的轻笑:“你们还不了解状况吧,冥界中人对你们人族可是恨之入骨,这些年因为各种缘故而不小心来到冥界的人族中人不少,可本姑娘从来没见有哪一个能活着离开的,一些人被冷幽恨的刑法折磨至死,一些人变成了他的奴隶,别说你们了,就算是修炼至阳本源的家伙都难逃一死,你们觉得找冷幽恨是条出路吗?我看只能是死路一条。”

    “不过……”

    祝艺枝突然间话锋一转,道:“不过你们的运气不错,遇到了本姑娘,如果你们答应本姑娘离开的时候带着本姑娘一起,本姑娘或许可以帮你们……”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