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217章 离开的办法

    树洞前,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了起来……

    事实上风绝羽看到祝艺枝吹奏镇魂曲,并懂得如何配制白发飞魅尸解药的时候,他已经觉得这个姑娘来历不浅了,现在听到她居然有能力帮助自己二人,风绝羽打心眼里相信她有这个能力,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这种感觉却是十分的强烈。

    反倒是吴不庸因为个性存在猜忌并不信任祝艺枝,在他的认知当中,一个只有凌虚境的丫头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秘密,也许她信口胡诌的成分居多。

    吴不庸刚要骂出声,风绝羽连忙制止了他,旋即对祝艺枝问道:“姑娘,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祝艺枝挑了挑柳眉,不怯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风绝羽笑道:“如果姑娘真的想离开冥界,大可以相信我。”

    吴不庸在一旁看着,祝艺枝抬起头看了看吴不庸,又看了看风绝羽,突然道:“也对,你比他强多了,看上去值得相信,反正我也没有去处,就相信你……”

    祝艺枝说了顿了一顿,道:“不瞒你们,我就是冷幽恨的女儿,准确的说,我是冷幽恨的第十三个女儿,我以前叫冷十三,不过自从冷幽恨杀了我的母亲之后,我就改姓祝了,随母姓……”

    “你是伏幽城主的女儿?”

    这下,风绝羽和吴不庸同时吃了一惊,再回味着祝艺枝的话,二人脑子乱成了一锅粥。

    祝艺枝是冷幽恨的女儿;

    冷幽恨是伏幽城的城主;

    冷幽恨有十三个子女,祝艺枝是最小的一个;

    冷幽恨杀了她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老婆;

    这可真够乱的……

    风绝羽平静了一会儿,吸了口气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离开这再作打算。”

    吴不庸点了点头,风绝羽这才转向祝艺枝:“我能相信你吗?”

    “能。”祝艺枝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

    “好。”风绝羽也很干脆,甩手抛出了翻仙云,对吴不庸说道:“吴兄,你伤势未愈,还是先坐它吧,至于这位姑娘,让她跟在你的身边,如何。”

    吴不庸明白风绝羽意思,一来他是怕自己伤势复发、二来他是怕祝艺枝在离开的路上耍心眼,所以才让自己看着祝艺枝,吴不庸痛快的点了点头。

    而风绝羽这点心思,也没逃过祝艺枝的法眼,不过她只是微微一笑,并不介意风绝羽这种蕴带着提防的安排,当即笑了笑便跳上了翻仙云,并说道:“往西,八百里,出了苍白古林之后会看到一个村落,在村落的后山我们再说。”

    “好。”风绝羽点了点头,屈指一送,翻仙云带着金光远远飘去。

    三人一路西行,以最快的速度奔袭了六日,方才出了苍白古林,当然,其实千里之遥对于风绝羽这种高手根本不算什么,也用不着花上六天的时候,不过路上,三人受到了一点阻挠,正是那些阴魂不散的尸鬼,然而这次,有了祝艺枝的提醒,风绝羽可没敢多杀,只是清出了一条血路,才堪堪的逃了出去。

    六日后,三人来到了祝艺枝口中所说的村落后山,这个小村子里没有几户人家,住处也不紧凑,在后山的树林里,三人点起了篝火望着山下,能看到弱弱的莹火之光若隐若现,莹光不多,代表着十几户人家的存在。

    风绝羽打了野味,挂在了篝火上炙烤,树林里充斥着一股股让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对于他们这种修炼有成之士来说,一般辟谷个一年半载的问题不大,但是吃东西也可以尽快的补充体力,在没有危险和不用修炼的时候,风绝羽也会找一些比较喜欢的食物好好的美餐一顿,关键是现在吴不庸刚刚清除了尸毒,正需要尽快恢复体力。而冥界当中,五行灵气的稀少决定了吴不庸在这方面的处境很差,是以能用到的办法就不可或缺的用上了。

    星月无光,弯弯月牙躲在了云层之外,冥界无日,生机淡薄,无论哪里都充斥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阴风,这种感觉的确不怎么舒服,三人到了后山之后先进行了一小段时间的休息,吴不庸也在尽量的恢复神力,只是这里的五行灵气实在稀薄,让吴不庸借用的地方很少,是以恢复起来异常的缓慢。

    反观风绝羽就不一样了,他一开始也是用普通的方式打坐,结果跟吴不庸一样,收获很少,后来风绝羽改用**炼法其中的相克法门,浓郁的阴气和游离的冤魂被他纳入体内之后,再以至阴本源中的阴煞之源吸收炼化,恢复起来足足快了百倍有余,没过多长时间,风绝羽便精神饱满的去烧野兔了。

    吴不庸看了好半天,终于气馁的低下了头,直呼风绝羽是个变态。

    而他的这般举动,当然没有逃出祝艺枝的法眼,花季少女惊艳欲绝,要不是彼此不熟,估计早就上前询问底细了。

    三人分了一只野兔充饥之后,风绝羽才走过去向祝艺枝说道:“吃饱喝足了,我们应该商量一下对策了。”

    祝艺枝拿脚绊着地上的碎石头,说道:“没什么好商量的,我知道那个地方在哪,就是没有钥匙,锁住禁地的锁头用的是特殊的魂璞石,质地十分坚硬,没有化尘境的修为根本无法击碎,钥匙在冷幽恨身上,杀了他,拿了钥匙,自然可以离开。”

    祝艺枝说完,场面顿时就沉寂了,吴不庸森冷的眸子散发着不悦的光芒:“你不是想让我们替你报仇吧,爱女弑父,你的心当真狗狠。”

    祝艺枝闻眼杏眼圆睁,反驳道:“我狠?是冷幽恨冷血,要不是他杀了母亲,我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一个巴掌拍不响,冷幽恨无情弑妻定有原因,依我看你的母亲也好不到哪去,说不定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你放屁。”祝艺枝愤怒的盯着吴不庸,泪水滚滚而落,哭述道:“你根本不认得我娘,凭什么污蔑她,我娘是个好母亲,是个好妻子,可冷幽恨却毫犹豫的杀了她,她们在一起三十年,冷幽恨杀她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说到伤心的地方,祝艺枝已经是泣不成声了,把头埋在双腿间痛哭流涕。

    吴不庸这个时候也不说话了,风绝羽知道吴不庸有的时候说话的确是过分了一些,不过就像他说的,事出有因,弑妻之人怎么可能一点原因都没有。

    风绝羽叹了口气道:“姑娘,节哀顺便,不过我不明白,既然你的母亲是那么好的一个女人,为什么冷幽恨要杀她。”

    祝艺枝通红着眼圈里喷满着仇恨,道:“因为他看中了一个狐狸精,那个狐狸精原本在本地与母亲的世家有过节,父亲想要赢取她,那个狐狸精就说除非父亲杀了母亲……”

    “然后呢?”这下,吴不庸动容了。

    祝节枝呜咽道:“然后冷幽恨就把母亲给杀了。”

    “就这?”风绝羽和吴不庸异口同声道。

    祝艺枝道:“没有别的了,听说想当年冷幽恨想要迎娶四娘的时候,也是这样,三娘就是因为四娘而死的,当初冷幽恨根本没有犹豫。”

    “妈的,这也太不是东西了。”吴不庸忿骂出声,道:“他这么做就不怕他的子嗣恨他?”

    祝艺枝恨恨的说道:“不怕,因为三哥当年也像我这样,不过他运气不好,最后被冷幽恨一并杀了。”

    “我靠。”风绝羽听完简直惊呆了,这天下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啊,如此凶恶歹毒的人居然也存在着,按这么说,冷幽恨想娶谁无论什么代价都肯付出了,连自己的儿子也一起干掉,这他妈的还算是个人吗?

    吴不庸向来对祝艺枝没有任何好感,不过听完这段述说,吴不庸也忍不住了,道:“所以你跑出来了?”

    “恩,母亲因为知道三娘的事,所以预先察觉到大难临头,所以先让我逃出来了,不过她不相信冷幽恨会如此狠心,她抱着一丝希望留在了家里,结果却惨遭毒手。”

    “……”

    说到此处,风绝羽和吴不庸干脆沉默了,因为他们实在不知道怎么去评价冷幽恨这个人,说句毫不过分的,那货就是一天杀的。

    风绝羽静静的望着祝艺枝半晌,直到祝艺枝的心情稍微缓和,对劝说道:“姑娘,小心身体。”

    祝艺枝抹了把眼泪,猛然间抬起了头,大声道:“说多了没用,你们跟我也没关系,你们不是想出去吗?我帮你们,要想找到那处禁地,你们必须潜入伏幽城主府,也就是冷幽恨的住处,不过那里跟龙潭虎穴没有任何区别,并且冷幽恨是一个冲阳境高手,实力在伏幽城首屈一指,除了伏矢大城的使者大人之外,以前大城之下的其余城池的城主之外,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我们得从长计议才行。”

    “冲阳境?”风绝羽和吴不庸听完,顿时苦笑了起来,这个难度还真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