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291章 真相大白

    赵无敌干脆利落果断的指证在云端炸响的那一刻,整个云剑天峰的喧嚣突然间安静了下来,那些脸上被鲜血染红、浑身遍布着刀伤、断手、断脚的各派门人弟子几乎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天空中巨大的门板上,眼神中充斥着惊喜、错愕、迷惘和疑惑。

    当日三冥桥一桩惨案让南境众多洞府高手纷纷落马、下落不明,此时欧阳辰航站出指证风绝羽、吴不庸二人因遇宝而见利忘义,一度成为南境武道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此事轰动一时。

    恰在这时,浩宇天门欧阳辰航说服吴宗掌尊老祖吴翁德一起来云剑天门兴师问罪,顿时得到了南境同道的拥护,大家为了家中亲人、师尊长辈不远万里来到云剑天门,就是为了讨一个说法、弄一个明白。为此即使与云剑天门翻脸也无所谓。

    可是谁能想到,到最后竟然被欧阳辰航的利用成为掀起三大天门争斗的武器。

    听到赵无敌的喊话,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实难相信,高高在上的欧阳辰航,一向有着清洁君子之称的欧阳辰航,骨子里却是一个阴险毒辣的小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究竟真相是什么?

    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如果事情的真相是他们被欧阳辰航利用成为了覆灭云剑天门的器具,恐怕这个结果会让那些几天来拿着生命跟云剑天门殊死相搏的强者无法接受了,故此在赵无敌喊出声后,众人的目光皆是落在了欧阳辰航的身上。

    “大家别听他们胡说,他们……他们是假的……”

    真相将大白于世,饶是欧阳辰航都无法保持内心的沉稳冷静,仍旧坚持自己的说辞。而他此刻的心里,早就把风绝羽、赵无敌等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了。

    “混账、该死,他们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赶过来了?冷星寒月难道没拦住他们?还是没遇到?两个笨蛋,居然连这点事都办不好。”欧阳辰航还不知道,他口中的两个“笨蛋”早就被风绝羽送到阎王殿落户去了。

    木板上的八大高手养精蓄锐多时,此刻纷纷站了起来,更或许因为看到了仇人,一个个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站在门板的边沿上,用着恶毒和仇视的目光看向欧阳辰航,他们的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根本不需要风绝羽、吴不庸和欧阳辰航当面对峙。

    “欧阳辰航,你还在信口雌黄、不知悔改,真不是东西。”

    “混蛋,你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把我们软禁在七星庄,不给吃喝、不给疗伤,你还算是个人吗?”

    “欧阳辰航,我杨稳与你誓不两立。”

    “欧阳辰航,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

    阵阵责难问罪的声音从木板上传递下来,所用的矛头一瞬间指在了欧阳辰航的身上。

    云剑天峰从遥高空际再到脚下的沃野,一个个来自南境五湖四海的修炼者,皆是升起一股被人戏弄的悲愤情绪,数以万计的目光森冷如刀的凛凛望着欧阳辰航。

    三冥桥一事,欧阳辰航大放厥词陷风绝羽和吴不庸于不义占尽了先机,以致于风绝羽和吴不庸纵有百口莫辩,然而事发之时那些参与其中的人出现之后,欧阳辰航的谎言便不攻自破了。

    就算他再巧舌如簧,也抵不过众人共同证明的真相。

    其中最受的打击的莫过于吴宗老祖吴翁德,听到天上阵阵问罪的声音之后,吴翁德的老脸从脑门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去了,他带着千名高手前来兴师问罪,没想到是因为听了凶杀的摆布,被别人利用了。

    吴翁德实在不敢相信,欧阳辰航有这么大的胆子。

    “欧阳辰航,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手握盘龙九摆摇山大棍的吴翁德愤恨的牙吡欲裂,身上的伤口不断的崩着汩汩的鲜血。

    被千万人注视,饶是有着冲阳境的欧阳辰航,都忍不住稍稍退了一步,随后他环顾全身,君子之貌变得无比的狰狞了起来。

    阴谋诡计,只为目的。

    一朝失败,再无他言。

    武道修炼者绝不畏惧自己的行为,哪怕被人当众揭露,欧阳辰航也没有丝毫懊悔、胆怯的情绪。

    视线在周围这成千上万的修炼者身上扫过之后,欧阳辰航发出响彻天霄的猖獗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错,是我,那又如何?”

    他承认了,却又反问,语气中充斥着霸道、跋扈、嚣张……

    “杂碎,狗东西,你卑鄙。”吴翁德气的热血上涌,差点当众昏厥过去。

    吴宗和云剑天门虽然一直在针锋相对、互相比拼,但到底没有深仇大恨,三大天门三足鼎力,倘若没有上当,他更加不会和云剑天门站在对立面上,平白无故的让浩宇天门渔翁得利。

    可能正因为如此,欧阳辰航才使出诡计引他上当,吴翁德恨欧阳辰航的同时,更加怨恨自己,活了几百岁,居然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尤其是自己的侄子,也帮着外人陷害同门、引起纷争,太可恶了。

    “吴不才,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也跟欧阳辰航同流合污。”

    吴不才不是欧阳辰航,他还没有达到那种站在吴翁德面前丝毫无惧的程度,他战战兢兢的退了一步,惶恐道:“师叔,我……我也不想……”

    “你给我闭嘴,你不是我的师兄,你也没资格认师叔,我今天就替本门清理门户,”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吴不庸勃然大怒,双手弯刀呼啸劈下,兜头盖脸的就给了吴不才十数刀。

    刀影幢幢、凶光毕现。

    真相大白,吴不庸血耻前仇,已经没有人指责或阻拦了,欧阳辰航更不会因为曾经吴不才听命于自己,出手解救。

    到是吴不才,受千夫所指,那一身绝顶的修为忽然消失掉一样,吓的连忙飞到了欧阳辰航的身后,连声求救:“欧阳辰航,我帮你陷害我的师弟,你可不能看着不管啊,现在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加入浩宇天门了。”

    “卑鄙。”

    “无耻。”

    “呸。”

    吴不才的态度和之前大相径庭,懦弱、胆小,引得无数人厉声斥责。

    欧阳辰航眯着眼睛打量着吴不才,狞笑道:“加入浩宇天门?就凭你也配?”

    “你……”吴不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个人浑然一震。

    可就在这个时候,欧阳辰航的眉心深处亮起一道深邃的黑蓝光芒,正是阳神之力。

    近在咫尺,欧阳辰航五指微屈、攥握成爪,一股冰冷幽怨的神力自掌心中喷薄而出,手爪顺势抓在了吴不才的天灵宝盖上,狠狠一透……

    噗!

    血光与脑浆迸溅而出,转瞬间吴不才便死于非命。

    这一幕再一次让众人看清了欧阳辰航的狠辣,曾经为他卖过命的人,性命竟然不如一只蝼蚁,欧阳辰航的五指滴着鲜血和白色的脑浆,一滴一滴的滴进了大地,渗进了泥土中,他的神情却不像是刚刚杀过人一样。

    与此同时,也展现出其惊世骇俗的修为。

    一个旋照巅峰高手,在欧阳辰航的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

    现场气氛,再度凝滞了起来。

    欧阳辰航用着桀骜的目光扫视着全场,万般戏谑的说道:“吴翁德,我帮你清理门户了,怎么样?你应该感谢我吧。”

    运用巅峰境界神力本源威慑广众,欧阳辰航此举不但自大,更为跋扈嚣张,很明显,他一直都没把在场众人放在眼里。

    冲阳境阳神极为可怕,与普通的修炼者完全是两个概念,阳神一成、众生退避,便是这个道理,此刻的云剑天门脚下,数以万计的修炼者,能被欧阳辰航放在眼中的,也就只有吴翁德和周祖德二人,可是此前两人殊死相争,消耗极大,现在就算二人联手对欧阳辰航也是无可奈何。

    原因只因为他已经达到了冲阳境。

    不过欧阳辰航同样也明白,如今真相大白,若再想覆灭云剑肯定等于痴人说梦,吴翁德、周祖德这两个人又是当家老祖,杀不得,再留下去也是没用了。

    见众人不说话,欧阳辰航得意一笑,道:“不谢就不谢吧,既然此间事已经解决,我欧阳辰航就不奉陪了,辰起、辰忠,我们走。”

    “走?”

    众人皆是一愣,这人真是好厚的脸皮,挑衅两大天门争斗,最后真相大白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说走就走,云剑天门难道是你家开的?

    “站住。”吴翁德和周祖德,气的全身颤抖,不约而同的喝出声来。

    随后二人相觑一眼,周祖德悲愤道:“吴兄,如何,老朽就知道此事另有隐情。”

    吴翁德满脸的愧疚,道:“周兄,实在对不住,是吴某老眼昏花,看错了人,也听信了谗言,吴某一定会给周兄一个交待,不过在此之前,绝不能让这个杂碎离开。”

    事情真相大白了,周祖德也知道这件事不能完全怪在吴翁德的头上,罪魁祸首还是欧阳辰航,他点了点头,冲霄而去。

    “欧阳辰航,云剑天门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今天的事,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

    两大当家老祖,心有灵犀的一同朝着准备离开的欧阳辰航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