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363章 神秘的龙战

    “老板,上酒啊。”

    汉子五大三粗、走路时仿佛带起了一阵风,大马横刀的走进酒馆,那双足有铜灯大小的瞳子无比猖狂的在酒馆里一扫……

    很多人都不敢再去看他了。

    风绝羽准确的把握住这个迹象,又是深深的吃了一惊。

    “龙爷,您又来了,稍等片刻,小老儿马上就把酒给您取来,您看您是上楼还是……”

    听着汉子的叫唤,一个弯腰弓背的冥族小老头连跑带踮的走了出来,乍一看此人样貌,马上谄媚的笑了起来,活像见了祖宗似的卑躬屈膝。

    而周围的人群在看到此人长相之后,连忙低下头去,有的露出无奈的表情、有的深深的感到恐惧并跃然于脸、还有的压根不去看他,继续议论着他们喜欢的话题。

    酒馆里依旧嘈杂,但自从汉子进来以后整个场合中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了,给风绝羽感觉,那汉子就像一个瘟神,走到哪都有人故意把屁股往远离他的方向挪上那么一挪,好像怕粘染上什么传染病似的。

    听着冥族小老头的话,汉子的牛瞳在屋子里扫了一眼,也不知怎么着,正好看到了坐在犄角旮旯里的风绝羽,哈哈大笑三声道:“甭麻烦了,我找到朋友了,就在那。”他抬起铁条粗的大手往风绝羽那一指,跟着踏开大步就奔着座位走了过来。

    “朋友?”风绝羽皱了皱眉头,体内的神力本源不自然的波动了起来。

    这人一进来就看上了自己的位置,还说了个“朋友”,不知道他打什么鬼主意?难道他看出我的本来样貌并非妖狐一族?

    怎么可能呢?邪月妖星的乔装能力万中无一,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满头雾水的风绝羽神情警惕的望着大步流星走来的魁梧汉子,心下已经做好了决定,一旦被人揭穿,他必会马上出手,强行闯出罪源城。

    望着汉子走来,风绝羽的心里不自然的紧张了起来,他搞不清楚这汉子出现的用意,可突然之间,周围却响起了有关自己和那汉子之间的议论之声。

    “那个小狐妖是谁啊?居然有幸跟龙战结交,真是人不可貌相。”

    “谁说不是啊,龙战是什么人?百战之主排名第六的人物,名气响当当的大啊。”

    “唉,龙爷就是有范,走到哪都受人尊敬,听说龙爷修炼的速度很快呢,这阵子在我方阵营中的百战之主,差不多都让他挑个遍了。如今只有血魔、无影和度夏还没挑过,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可以去挑度夏了吧。”

    “……”

    百战之主排名第六?

    风绝羽内心仿佛被一块石死死压住,此人的气息未曾外放,但确实给他一种难以估量的压迫感,只是……

    这种感觉当中,还掺杂着一丝熟悉。

    风绝羽说不出来那种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好像在哪见过,似曾相识,又模模糊糊……

    不管怎么样,此人来路不明,还需小心谨慎。

    打定了主意,风绝羽不动声色,目观汉子走到他的桌子前,这时小二已经送来的菜肴,简简单单的下酒菜,那汉子却是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伸手就把桌上的酒坛抬起,给自己倒了一碗,春风满面的喝了下去,然后用那只估计有蒲扇大的手在嘴上抹了一把,喊道:“痛快。”

    他喊完,旁边人都笑了,再不看汉子哪怕一眼。

    风绝羽一直盯着汉子,对方也不说话,一碗一碗的喝,直到他要的酒全数上来,好家伙,整整十大坛摆在了桌子上,随后,那汉子拿过一只碗倒满,搁在了风绝羽的面前,道:“还认得我不?”

    这没头没脑的发问,让风绝羽脑子空空的毫无头绪,不过看汉子没有恶意的眼神,风绝羽按兵不动道:“阁下是……”

    “就知道你把我忘了,嘿嘿,先别问,喝酒先。”

    豪爽。

    风绝羽脑海里蹦出两个字,但他没有喝,而是看着汉子一言不发。

    那汉子又喝了几碗,才后知后觉的拿眼睛扫动着风绝羽,问道:“不喝?不喜欢?魔里红可是好东西,爷们我走遍宏图大世,就找着那么几种酒对胃口,不喝浪费了。”他说着,把倒给风绝羽的酒碗拿了起来一口喝了下去:“爽。”

    风绝羽顿时哭笑不得,问道:“这位兄台,我们认得吗?”

    汉子咧着大嘴露出雪白雪白的大牙,嘿嘿的乐道:“当然认得了,不过你好像真没见过我,咋回事?怎么跑到这地方来了?你修炼到是挺快啊,这才多少年就跑到宏图内围了,我还道是这辈子很难再见到你呢?”

    “……”

    汉子一口口的喝酒,语速也是极快,基本上不需要风绝羽开口,言辞表情真的像见到了老朋友,亲热和谐的要命。

    只是坐在对面的风绝羽被这货近乎碎嘴子的方式弄的五迷三倒,说了半天只知道他叫龙战,还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的,有关汉子的一切对于风绝羽来说就像一张白纸那样简单,要不是这汉子没有表现出哪怕一丁点的阴险和狡诈,恐怕他早就拍案而起跟他拼命了。

    未知之人预未着未知之数,身为杀手必备的先天优越条件就是要将一切的危险系数降到最低,此人说话满嘴跑火车就是不聊正题,没的让人不耐烦,风绝羽也懒得理会他,站起身来就要走。

    “别走啊,你到现在还没认出我?”汉子见状急了,一把抓住了风绝羽,却是没用力。

    风绝羽横眉冷对,严肃无比道:“对不住,我真的不认识你,请放手。”要不是在罪源古城、敌对阵营的地盘上,风绝羽这会儿已经动手了。

    汉子果然松开了手,继续往碗里蓄酒,一边倒一边说道:“你的家乡在太玄吧。”

    “恩?”

    此言一出,风绝羽顿时收起了离开的念头,话说风大杀手从出世到现在,不少人知道他曾经在宏图外围混迹过,万岳天宫、周南境都是他一步步走来的,但只有太玄大陆的事很少有人知道,排除现在在周南境的亲朋好友以外,他根本没向任何人提起过。

    他怎么知道我来自太玄?

    这人到底是谁?

    风绝羽沉吟片刻,终于坐了回去,脸色有些难看的盯着汉子说道:“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话一出口,风绝羽就觉得不对劲了,自己现在正乔装成小狐妖,这人居然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出身,太可怕了。

    看着汉子,风绝羽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人实在古怪的厉害。

    汉子一本正经的笑着,牛瞳似的眼晴有些迷离,貌似酒劲上来道:“你都想不起我是谁,我为什么告诉你,不过我知道你是谁,风绝羽,带着妖宗的法器乔装改扮,你是打算到这干什么了?”

    叫出风绝羽的本名,风大杀手顿时一怔,刚要说话,却被汉子打断道:“你先别说话,让我猜猜,恩,你中了九尾的千里遥光咒,怕是不知道解除之法吧,嘿嘿,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是来找解除千里遥光咒的办法的,是也不是?”汉子说着,眨了眨眼。

    风绝羽没有开口,但浑身的鸡皮疙瘩已经起来了。

    汉子又喝了一口道:“别慌,我知道你对我的身份很好奇,不过你既然想不起来,我到是想出个办法,这样吧,咱们做个游戏,只要你猜到我是谁,我就告诉你我怎么知道你的身份了,哦,还有,顺便我会把千里遥光咒的解咒真言告诉你,咋样?”

    风绝羽冷冷的看着汉子,内心很不好受,可以说从汉子出现开始,自己就被他完完全全的控制住了,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人摆布着,他很习惯这种感觉,也不回答汉子的话,冷笑道:“在下也有个问题想问。”

    “你问。”汉子索然道。

    “阁下身为人族,为何可以平安无事的出现在罪源城?”

    这次轮到汉子怔住了,或许他没有想到风绝羽的思维跳跃跨度如此之大,短短的怔神片刻,汉子拍着大腿放声大笑:“哈哈,你这人,鬼点子真多,不想被我的话套牢,反杀我一招,不错,不错,我没看错你。”汉子说着,老老实实的答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做为人族却不遭到他们的仇杀?这个简单,我告诉你,规矩嘛是死的,人是活的,两大阵营在诸界战场虽然形同死敌,可也不绝对,就像我,以前就在七彩虹霞谷那边混,后来实在太没趣了,我就过来帮着魔族、妖界他们去杀人,他们自然待我如同盟喽。”

    “你杀人?”风绝羽鼻子都气歪了,敢情此货是个两面派。

    “你这是什么眼神?”汉子抬头瞅着风绝羽,很准确的把握住当中变得仇视和厌恶的目光,但他并不生气,只是笑道:“你可别想歪了,我不是什么两面派,我只是觉得人嘛,要有经历才能活的更精彩,就像我,先前在七彩虹霞谷混过一阵,没趣了才来魔天岭到了罪源城,这些都是经历不是,就像你,现在体内不还是带着一个天位本源,哟,还是修身成人的高级货……”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