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666章 留居

    金羽宗有四大金身圆满强者,宗主楚良辰、大长老方迥然、二长老楚双义、三长老劳光之,这四人中以楚良辰的修为为最高,乃是介于金身圆满与碎虚之间的顶尖高手,而三位长老当中,又以方迥然的实力最强,此人修炼的是金属性的本源神力,灵法、玄法皆是以强攻为主,甚为霸道。?.??`?om

    是以看到那金光大手当头压下,风绝羽就知道此仗无法避免了。

    而在到金羽宗之前,他已经有所预料。

    金羽宗在众仙百岛虽属末流,却也不是随便被人一句话就能唬的言听计众的人,金羽宗上有楚良辰,还有设有三位长老的职位,每一个人都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一步步修炼起来的,哪有那么容易糊弄。

    所以想让他们重视自己,就必须拿出相应的对策和手段。

    而在宏图大世,任何对策和手段都不如拳头来的实力。

    不服,打到他服。

    面对金身圆满的强者,风绝羽可不敢托大,反正身上的宝贝多的数不清,直接打的这老头服服贴贴再说。

    灵宝葫芦散出夺目绚烂的光芒扬手飞出,唰唰唰便是十几道剑气射向方迥然,风绝羽的身手虽然不如方迥然,境界上有着一定的差距,但是灵宝法器的威力却是不容小觑.`

    方迥然只觉得眼前一阵眼花缭乱,视觉再度恢复的时候脸色猛的就是一变,看出风绝羽使的是灵宝法器,飞快的撤回了金光大手,左手往腰上一拍,一件奇特的宝刃落在了掌心当中,手腕轻轻一翻,带起一片刺眼的金光迎向风绝羽的灵宝葫芦。

    “噼啪”、“噼啪”、“噼啪”

    堂前大殿一阵急促如雨的撞击声响过,剑气和金光同时溅到的到处都是,好不容易将灵宝葫芦里放出的剑气击溃,方迥然的眼中闪过一抹轻蔑的味道,随即手腕一卷,啪啪啪啪啪连续拍出五道金光。

    五道金光在空中同时变化成一模一样的金色铜钹,呼啸着朝着风绝羽压了过去。

    “小子,就凭这点本事还敢目中无人,你也太不自量力了。”

    方迥然语气中充斥着不屑的味道,意气风,宛若胜券在握。

    岂知此时的风绝羽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没错,方迥然的修为的确是金身圆满,但自己也不是几年前的自己了,且不说满身的宝贝方迥然敌不敌的过,他随便将凶尸珠唤出来就不是方迥然能够抵挡的了。

    眼角飞扬间,风绝羽冷冷的哼了一声,大手一挥,一枚黑气缭绕的阴珠啪的一声在空中炸开,片刻间屋子里阴气四溢、鬼气森森,无数阴魂厉鬼飞舞而起,很快便充斥了大殿,又过了一会,一个全身古铜肤色的怪尸飞了出来,闪电般的挡在了风绝羽的面前.??`

    五个铜钹同时砸在离魂铜尸的身上,却宛若圆木撞钟,出嗡嗡轰鸣,那五个铜钹压根连离魂铜尸的一根毫都没伤到便直接烟消云散了。

    “魂族?你是魂族人?”

    楚良辰等人骇然色变,就连楚晋也是一副吃惊的表情,在来之前,他还以为风绝羽是跟他一样的人族呢?

    楚良辰皱了皱眉,不过他并未说话,目光和方迥然交错了一下,突然产生了一个刨根问底的想法。

    方迥然将楚良辰都不开口,更是嚣张跋扈,手中古怪的兵刃轻轻一抖,犹如装满玉盘的金色滚珠洒出来似的落在了地上,变成一个又一个只有米许高的小小金人,居然是撒豆成兵的玄法法门。

    “魂族鬼道,敢跑到众仙百岛,你的胆子真是不小,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

    方迥然冷声一哼,指挥着地面上的一个个小小金人扑向了风绝羽,而风绝羽却是连看都不看,轻轻提气,纵身向后一跃,完全将战场交给了离魂铜尸。

    接下来便是一场混战,风绝羽和方迥然纷纷祭出本源,指挥着离魂铜尸和地上的金人兵卒,打的昏天暗地。

    一开始的时候,方迥然还成竹在胸,然而随着金人不断的被离魂铜尸撕碎,方迥然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二人在大殿里斗了足足的盏茶的功夫,离魂铜尸非但连个伤口都没有,反而杀的金人们人仰马翻、丢盔弃甲,过不多时,方迥然撒在地上的金豆兵卒死的一个都不剩。

    “妖孽,老夫就不信收不了你。”

    方迥然见状勃然大怒,双手在胸前一合,十指相扣结出数记方印,其口中也是振振有辞,半刻之后,其胸前一道金色的月牙逐渐的放大了起来。

    这月牙一出,风绝羽便感觉到一股无匹霸道的锋锐之气横撞直奔而来,刹那间将他的所有去路封死。

    离魂铜尸虽无灵智,却可以与器主心心相系,感受到那金色月牙的可怕之处,离魂铜尸怪叫一声飞回到风绝羽的身边,将他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灵宝法器。”

    虽然不知道方迥然手上的月牙法器是什么,但凭借多年阅宝无数的经验,风绝羽能够看出,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灵宝法器,其品阶也许不高,但上面的锋锐之气却是许多法器无法媲美的,就连剃血刀也不行。

    方迥然的脸上闪过一丝骄傲的神态,蓦然间将手中的灵宝法器祭了出来,月牙一抖,便是一片金色的刀气铺天盖地而来。

    风绝羽脸色一变,正欲还手,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进了他的脑海。

    “二弟,让我来吧,否则即便你赢了,他们也不会容你留在金羽宗。”

    说话的是玄重,风绝羽一想也是,于是微笑着放低了姿态。

    金色的刀气扑面而来,楚良辰、楚晋脸上已经有了笑容,楚双义、劳光之丝毫没有因为风绝羽的是死是活而担心,楚怜玉就在一旁冷眼看着,似乎特别期待血撒大殿的那一幕出现。

    就在众人以为风绝羽必死无疑的时候,忽地,一道冰柱突兀的从空间深处出现,甚至没有人看清那冰柱从何而来,总之很突然的出现在了金色刀气的前方。

    紧接着,一个不可思议的景象生了,方迥然自诩无坚不摧的刀气在遇到冰柱的同时瞬间封冻,转而连瞬息留存的时间都没有,啪啪几声龟裂,跟着粉碎开来。

    方迥然蓦地一惭,刚要骂出声,这时,一个令人心悸的声音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

    “无知小辈,还敢还口,找死不成……”

    此音一荡,包括楚良辰的脑袋都是嗡的一声,情不自禁的跪在了地上。

    浑浑噩噩了有好一会儿,楚良辰方才清醒过来,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毕恭毕敬、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不停的打着哆嗦。

    “楚良辰愚钝,冒犯了前辈,请前辈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