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1998章 落松崖

    古林中,黄天爵一手搀扶着云凝,手未松开,近距离之下,黄天爵的目光有些呆滞。

    而他的样貌本就不差,可谓仪表堂堂,名为云凝的女子起身间两颊飞上了两团红云,两只小手呈在胸前不知该放还是不该放。

    二人就这么对视片刻,风绝羽都受不了了,正打算说话,女子旁边的青年却是轻咳了一声道:“咳,师妹。”

    他拉长声调,云凝这才意识到失礼于人前,下意识挣脱了黄天爵盈盈一礼道:“云凝见过前辈。”

    “三弟。”风绝羽见黄天爵还在发呆,连忙叫醒他,黄天爵失了方寸似的啊的一声,然后脸红了起来,忙道:“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风绝羽郁闷的走了过来,小声道:“办正事。”

    黄天爵恍然大悟,但是当他看向云凝的时候,又变成一张猪哥脸道:“你,你没事吧。”

    云凝也是脸红,小声道:“承蒙前辈搭救,晚辈没能献祭神力,此恩此德,晚辈莫齿难忘。”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二人说着无关痛痒的话,风绝羽满头黑线。

    到是那云凝的师兄为人沉稳,几步走过来道:“晚辈王铮,见过前辈,多谢前辈搭救之恩,旦不知前辈高姓大名,请前辈赐告,晚辈回山定会禀告家师,重重答谢前辈。”

    黄天爵睨了他一眼,似是很厌烦道:“我姓黄,名天爵,你们是怎么回事?”

    这厮唠不到点子上啊。风绝羽好生无奈,但看那女子云凝,的确有着令人心动的姿色,黄天爵为之所动,实属正常。

    这时,那王铮道:“此事说来话长,前辈若是尚无落脚之处,不如请随晚辈回落松崖,也好让晚辈尽尽地主之宜。”

    黄天爵刚要说话,风绝羽怕他聊不到正题,连忙道:“正好,我和三弟路过此地,人生地不熟,如此便打扰了。”

    “前辈说的哪里话,像前辈这等高手,晚辈请都请不来,谈何打扰。”王铮很有礼貌,一看就比云凝有处事的经验,风绝羽省了一番解释的麻烦。

    王铮叫了一声,云凝方才如梦初醒,于是两人跟着二人向古林的西方飞去。

    飞了约莫一天左右时间,二人来到了一处高崖,这高崖,比青云峡都低不了多少,位于高峰深处,周围白云袅袅,如仙境一般。

    到了高崖之下,众人腾身飞上,快到崖顶的时候,四周的景象变得十分虚幻,这时,王铮从怀里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牌,往上面吹了口气,一道碧色的风劲掠过,漫天的白云才向两侧分开。

    一看,竟然是一个幻阵。

    王铮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前辈,里面请。”

    风绝羽点头,和黄天爵徐徐步入,刚一进山崖,便看见近百屋舍错落有致的布局在半空中,有的在山崖崖扎根而建,气势磅礴,有的侧是位于高空悬空静静悬浮,其间塔楼的精雕玉琢不比飘海仙楼要差,就是规模小了一点,山上药园处处、果林重重,到是一个养生修行的绝佳之所。

    风绝羽来不及感叹,就看见前方崖顶飞来十几个人,其中有几名老者,个个修为都在碎虚境左右。

    几人飞来,当中一个白衣长者用着不悦的语气训斥道:“云凝,你好大的胆子,宗主明明下令不允许任何人出门,你却违令逃出宗门,还有你,王铮,你怎么也跟着她胡闹?”

    王铮马上低下了头,不等他说话,云凝道:“大长老伯伯,我们去给父亲找七宝玉树的树叶了,您看?”

    她将树叶拿了出来,大长老闻言一惊:“你居然找到了,你是怎么找到的?”

    王铮抢过来道:“大长老,此事说来话长,我们路上遇到了火山宗的人……”

    “火山宗?你们没事吧。”那长者虽然严厉了一些,但是能够看出,当他听到云凝等人遇到火山宗的时候,十分担心。

    王铮道:“大长老,我们没事,是两位前辈救了我们。”王铮将风绝羽和黄天爵让了出来。

    众老先是看向风绝羽,见他面色苍白,众老不以为意,可是当他们目光转向黄天爵的时候,几人骇然色变。

    白袍长者连忙深深一躬,语气恭敬了许多:“不知贵人驾临,王莽有失远迎,还请勿怪。”

    王铮和云凝都有些诧异,先前他们被黄天爵施救,意识到黄天爵的修为无比精湛,但他们并没有认为黄天爵的修为会比门中的长老还要高,乍听之下,也是一怔。

    修真界中年纪并不是甄别地位身份的主要标准,实力才是决定一个强者关键因素,黄天爵的实力已经达到妙渡之境,天道境界的可怕气息哪怕散发出一星半点,神道境的修士也无从媲美。

    黄天爵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不必多礼,喂,你们不会让我们在这说话吧?”

    黄天爵派头十足,但也就只有风绝羽知道这厮想干什么,还不是想在那女子面前威风一番,好歹矜持一点啊,你可是妙渡强者啊。

    风绝羽摇了摇头。

    那白袍长者王莽的确充满了敬意,见黄天爵如此一说,忙道:“贵客里面请,里面请。”

    黄天爵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不经意扫了一眼云凝,然后老神在在的随着几位长老进了崖顶的一个大殿中。

    到了殿内,王莽安排二人坐下,殿中留下五老,作以介绍,风绝羽这才知道,他们来的这个地方叫做落松崖,是一个宗门,门中有几百名弟子,数量不算多,而这几个老者都是门中的长老,修为都在碎虚境左右。

    如果在核心地带,风绝羽甚至觉得他们的实力有些低了,不过一想到核心地带之大,也不能到处都是顶尖的宗门,落松崖有此实力倒也不奇怪。

    王莽一一介绍完后,再次起身,郑重其事的道谢道:“黄前辈,两个小辈不懂事,劳烦前辈出手,此恩此德,王莽铭感五内,请受王莽一拜。”

    他说着便要拜下去,黄天爵性子耿直,到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起身将他扶住道:“不必多谢。”

    王莽起身看了看风绝羽道:“黄前辈,这位是……”

    黄天爵这才想起没有介绍风绝羽,满脸的不好意思看了看风绝羽道:“这是我二哥,我们兄弟路途此地,并非七霞界人士。”

    “二哥?”王莽心里起了声咦,虽然他没敢用神识查探二人的修为,但是人老成精,看气势、观面色,他就知道黄天爵的实力远在风绝羽之上,可是没想到这病恹恹年轻人居然是这强者的二哥。

    异姓兄弟?

    王莽收起了轻视之心,连忙见礼……

    风绝羽一看墨迹了半天也没聊到正题上,于是轻咳了一声问道:“大长老有礼了,适才在下听闻云凝姑娘说七宝玉树的树叶,不知……”

    王莽哦了一声忙道:“事情是这样的,二位不是本地人士,其实此地乃是数千年前灵族古林驻地,当初的灵族有一株圣物,名为万年七宝玉树,想必二位应有耳闻,数千年前,龙皇带着宏图使和龙族灭了灵族,毁了万年七宝玉树,此后灵族在此地便已绝迹了,不过万年七宝玉树虽倒,但灵气未失,有很多宝树树叶被深埋于地上,这万年七宝玉树的树叶乃是世间良药,此一片可肉死人活白骨,咳,当然,这都是传闻,不过此树叶效用非凡到是真的,本宗宗主前些年被歹人所伤,始终无法痊愈,所以门中的几个弟子便起了寻宝的心思,才有了今天这样的事。”

    王莽说着,指了指云凝道:“这位便是本宗宗主之女云凝。”

    “原来如此。”风绝羽恍然大悟道:“不过依刚才之所见,那七宝玉树所在之地,并非是落松崖的地盘之内吧。”

    王莽道:“就的说是,其实灵族倒台之后,几千年来有很多势力在此地盘踞,为了七宝玉树大打出手,就是想抢得地盘,寻找七宝玉树的树叶,几千年了,一个一个宗门接连倒台,都死在了七宝玉树上,从未停止过,本门是在数百年前在此落脚的,门中祖先也曾经参与过,但是实力不济,被人杀伤,此后本宗宗主便下令退出,远逃到古林边际,借地生根,到是有多年不曾进入古林深处了,谁想到这几个孩子,为了此事偷偷潜出宗门,理该严惩。”

    王莽说着严厉了起来,黄天爵一急,风绝羽看了出来,道:“唉,身为人子,孝道为先,云凝姑娘体恤老父病患,不惜犯验,令人敬佩,大长老也没有必要太过责罚。”

    黄天爵忙道:“是,是,二哥说的没错,为了救父亲而犯险,没必须责罚吧。”

    他这是怕云凝吃苦,风绝羽算是看出来了,黄天爵看上人家了。

    王莽叹了一声,道:“云凝、王铮,还不谢过两位前辈替你们求情,要是今天没有两位前辈在,你们休想蒙混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