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2163章 练拳

    烈焰蒸腾的蓝晕火海中,林烈挨着风绝羽静坐,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打量着十步开外已然渐入佳境的饭五斗,扫量片刻,心下暗喜着挑起了大拇指:“风兄,有你的,饭五斗这样古怪的脾气你也能说动,真不容易啊。”

    风绝羽脸上毫无骄傲之色,只是淡淡的说道:“其实此人心肠不坏,只是在修界待的久了,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味道,与其说他心肠歹毒,到不是说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

    林烈赞同的点了点头:“是啊,若不能时刻小心,没准就会着了别人的道了,要是再被像我们这样实力不济的弱者给坑了,那才叫憋屈呢。”

    风绝羽看了他一眼,作了个嘘声的手势:“这话可要小点声说,别让他听到了。”

    林烈嘿嘿一笑,问道:“风兄,你觉得他用多久可以适就六道天火?”

    风绝羽寻思了起来,半晌道:“如果我没猜错,饭五斗的修为至少在承道中期前后,如果按照普通人的境界,没有十年必定无法以三成神力适应六道天火,不过你不是说他修炼的是神通真武圣截体吗?再加上饭五斗的实力,我看大约五年就差不多了。”

    “五年就能完全适应?”

    “完全适应不行,如果一点神力都不用,怕是要十年,当然了,也许饭五斗天赋纵横,用不到五年就能跟我一模一样。”

    林烈顿时如霜打了的茄子道:“你们都比我厉害,看来我要加把劲了。”他说着看了看那九古真炎肆虐的地方道:“看来我是没办法闯过此阵了,等我达到了承道境,我便离开去找魅儿,到时再回来找你,如何?”

    风绝羽呵呵一笑道:“那时也许不在这里了,当然,我们可以互留传音符,又或者我告诉你两个地方,你找不到我,去那两个地方也可以。”

    “什么地方?”

    “一处是七霞界的灵族古地落缤山啸月宗,一处是乱生界天坊。”

    林烈将这两个地方记在心里后便不再说话了,也许是即将离别心情烦燥,又或许是被饭五斗出现给激的,林烈咬着牙修炼起来,愣是一句话都没再多说。

    一眨眼,五年后,果不出风绝羽所料,奇葩老头饭五斗花了五年的时间终于完全适应了六道天火领域,一身腱子肉练的紧密扎实、如红通铁炭,水火不侵。

    这五个年头风绝羽只是在端坐的位置往前走了一百丈,再无法前进半步。

    林烈被他俩远远的甩在后头,已经开始以肉身炼体之法融合神力双管齐下。

    他的目的是尽管达到承道境,然后借机突破离开上九门大阵。

    “小子,回来,跟老夫斗拳。”

    五年后,将神力尽数抛弃的饭五斗龙精虎猛的站了起来,看上去比五年前还要神彩奕奕,这些年他每天都要吃一头大怪物,用六道天火烤熟,两只大手举着一口气啃,这吃相,也是没谁了。

    风绝羽有一段时间突然觉得,如果用“吃”来衡量天下高手的话,恐怕饭五斗这厮应该比神明还要神明。

    太能吃了。

    他根本不知道饭五斗的那些吃的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当然,饭五斗也并非一直留在天火领域,每隔一年,他都会出去一次,一去一回正好一个时辰,不多不少,他的粮食因此而源源不断。

    有一次,闲暇的时候,风绝羽还问过饭五斗说:前辈,你如果停一天什么都不吃会怎样?

    饭五斗的回答很简单,就一个字:饿。

    奶奶的。

    风绝羽简直无法理解饭五斗那巨穹一般的胃,怎么就一顿能装下四五百斤的肉,最狠的一次他见过饭五斗一口气啃光了一头毛髯象,那头怪物,足有三千斤重。!

    好。

    风绝羽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一坐便是几年不动手,身子都快锈了,别看饭五斗的实力远胜于他,但是抛弃了神力,两个人基本上处在一个水平线上,指不定谁是谁的对手呢。

    扎好马步拉开架势,风绝羽光不哧溜的往那一站,饭五斗看了看其胯下之物,甩手丢出去几个脏不拉叽的布条:“缠上,小心给你烤熟了。”

    风绝羽抓过布条一看,入手之物丝质粗糙不像是布料,反倒像某种动物的皮,渗着一股清凉之意,颇为意外,问道:“什么东西?”

    “稚潭锦狐的皮,老夫剥了十年才剥了这么两张,水火不侵,便宜给你了。”

    风绝羽看了看饭五斗腰上的遮羞布,这才明白那根本不是衣袍亵裤扯下来布,而是一种天生不惧水炎的锦狐大妖的皮。

    水火不侵。

    林烈在远处睁开眼看到羡慕的不行,嚷嚷道:“给我一件啊,我也没有。”

    饭五斗白眼一翻:“没了,就这么两张,下次找到再给你。”

    风绝羽呵呵一笑回头看了林烈一眼,将稚潭锦狐的皮缠在腰上几圈,恶趣味道:“你就光着吧。”

    回头,沉腰,坐马,双拳抵在腰际,顿然龙盘虎踞的气势,虽无神力,却也如同不动明王、立地金刚。

    饭五斗这时正抓着一块不知道哪来的兽腿啃个精光,把剩下来的骨头用力掰断,食中二指掐出一丝用力一扯,扯出一根牙签在牙缝剔了剔,眼中露出一个鄙夷的神情。

    “架子摆的不错,就是不知道力量如何,来,先试一拳。”

    老头说着,向前跨出一步,说好了不能用神力就是不能用,沙锅大的拳抡圆了照着风绝羽的脑袋就砸了下来,空中无风自生鸣爆,呼的一声,犹如万钧神棒当头击落。

    “开。”

    风绝羽毫无惧色,纯肉身的力量对抗度占了大半,另一半是出招的角度,迎来送往的第一拳没有带多的花哨,直接扬起左臂格挡,紧接着老头又是左手一拳砸来,右臂再挡……

    饭五斗的动作毫无飘逸之感,好像王八蛋,抡圆了就可以砸。

    世间的武技都是教人导气输力的方法,那繁复多花的招式,也跟经脉窍穴运转神力有不可分割的干系,一般人学会了拳法之后总是会进入一个误区,那就是无法跳脱出经常使用的招式的套路。

    可是这方面在饭五斗身上却一点都看不到,老头子使的拳头根本无迹可寻,就好像由着性子愿意怎么打就怎么打似的,举手投足犹如市井泼皮无赖。

    “这就是你的拳意?”

    风绝羽微微错愕,陡然间找到了从前的影子,以前的他,也是这般没有套路的胡乱打上一气,可是用的却是直来直去的方式,与那些花样招式截然不同,力求快、狠、准,动作一简再简。

    见饭五斗出招大有无招胜有招的架式,风绝羽也来了兴趣了,抬臂格挡、换手出拳,一拳快似一拳,拳拳直指面门如同拳击一样。

    二人拳越来越快,每每出招必是直来直去,绝无虚招假式,你一拳我一掌拳拳到肉,毫不相让,你来我往拳风掌劲似暴雨倾盆,只消片刻的功夫就打成了两团残影。

    野火遍地的天火领域,就听得一声声拳拳到肉的闷响从空落无人的空间深处传来,时不时两道残影片刻一现,脚下一旋间又自化于无形。

    五年来的第二次交手,风绝羽总算是能接下十招八式了,只不过他小瞧了这位顶级武痴,纵然没有本源神力在身,饭五斗的实力仍旧远远的处于风绝羽之下。

    拳风紊乱、爆鸣叠起间,风绝羽渐渐支撑不住了,不是他的肉身力量不足,而是因为饭五斗的招式和力道都太奇怪,忽上忽下跳来跳去的,就像一只孔武有力的巨大蚂蚱围着自己劈头盖脸的一通乱打。

    也就是风绝羽了,两世为人,前一世学尽了天下技击格斗之术,什么无招胜有招前书中所载、历史变迁的许多套路招式,才能撑到现在,换成林烈……

    那小子已经看的瞠目结舌,心想这两个家伙干什么呢?不是吗?怎么像拼命似的?

    数十招过去,风绝羽终于忍不住了,虚晃一招跳出圈外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大掌一摆道:“停,休息一会。”

    “不行,老夫还没练痛快呢。”饭五斗大步往前一跨,不满道。

    风绝羽脸如苦瓜,气息不匀道:“前辈,你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再怎么说你的修为远在我之上啊,万一把我打死了,谁陪你。”

    饭五斗掀了掀绿豆眼,知道道理不假,当下道:“行,给你一炷香。”

    “得咧。”

    风绝羽硬着头皮撑了下来,盘膝坐地上打坐调息,一小会儿的功夫过去收了神力闭目养神。

    他还是注重肉身修炼,能不用神力就不用神力。

    在上九门大阵中,这么多年过去他没忘记自己来干什么,别的都在其次,最重要的还是尽快把肉身力量修炼到撑过九古真炎和玄霄寒气,打通这上九门大阵把杀神带到楼重仙面前拿到十方册。

    不过话又说回来,和饭五斗的确助益不小,一会儿的功夫,他感觉自己的实力又有精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