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2225章 执法阁主

    烛苗摇曳的深夜,丝丝攀谈声回荡在小楼里久久不息,时而有人插言,各抒己见,一点点的,四个人肯为知已两肋插刀的过命兄弟开始勾勒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宏图霸业。

    “眼下我们的基础只有一个天坊,落缤山的势力称不上可靠,所以此事只是徐徐图谋,不可操之过急……”

    “高手的人数必须确定下来,短期内提高我们的实力不太可能,所以我们必须把重点放在人品上,选一些可靠的,值得把性命交给自己人手里的强者,一句话,兵贵精不贵多。”

    “与天坊方面的联络需要利用传送阵,十方册里的上古传送阵很多,但时隔久远,有多少仍旧可以使用,怎样使用才是眼下最大的难题,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一下,分散出去,寻找灵洲附近的传送阵,看看传送阵的另一头在哪。”

    “传送阵有单向传送,双向传送,远距离传送阵需要消耗的玉髓和灵矿必不可少,以后遇到什么宝藏财宝,都不能忽略,尽可能的积累雄厚的资本。”

    “最后是驻地的问题,以后我们的人会渐渐增多,从尊主掌事、长老执殿再到真传、精英弟子,这些安排必须细致到位,如此一来,我们需要一个明面上的驻地,也就是宗主,或者称之为势力,怎么都行,看起来井井有条,当然,此乃后话,这个势力要足够大,才能对抗墨陵。”

    夜里,风绝羽四个人围着八仙桌商量着一系列的问题,虽然只是初步的构想,但大抵上涉及的方方面面都已经讲到位了。

    四人中章元泽原是蛙州霄境的圣皇、黄天爵在万岳天宫是三氏族之一曾经掌管一方权势,最差的上官若凡,在凡人界也是世家出身,对于势力内部的构造,三个人都是门清。

    风绝羽提一些问题,三个人各抒己见,然后整合起来,才从某一个方面下手,提出了不少的方案。

    虽然是构想,但到最后,却是每一个步骤都尽显完美,其中还包括一个宗门人员分配,分别主理的堂口,负责怎样的责任,都有大体上的构思。

    四个人聊了一整夜,只觉得还有很多事都没有想到,但一整下来,却是精神抖擞,并不显得疲惫,每个人都神彩奕奕的样子。

    风绝羽看见天色渐亮,截断话题,说道:“日后举事时大抵上要考虑的东西就这么多,你们有空的时候再仔细想一想,还有哪一些没有考虑到的,实在不行,就用竹简记下,便于日后拿出来重新讨论,眼下我们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找到上古传送阵,灵洲附近方圆数十万里的上古传送阵一共有四个,最近的一个就在关门山,其他三个,我准备交给你们去找,是否可以找到并加以利用就看你们的了。”

    风绝羽说完,从里屋的桌案上取来几只竹简,写下了三个传送阵的位置,分别交给章元泽、黄天爵、上官若凡三个人。

    随后道:“因为霸空城的事,我必须留在此地,所以最近的一个由我负责,你们负责另外三个,我会让夫人给你们准备好足够的玉髓和一切可用物资,再传你们开启传送阵的方法秘术,你们路上钻研一番便可,因为不是建立传送阵,单单是使用所以不难,明白吗?”

    三人点头。

    风绝羽又加了一句道:“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个人修为,一定要尽快提升实力,你们回来之后,就到金霄塔修行去吧,每个人至少得拥有承道境的修为才行,我会让萧老前辈想办法弄出一些提升修为的灵丹。”

    热血男儿,谁不想闯出一片天地。

    上官若凡三人纷纷点头,激动道:“你放心吧,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们。”

    风绝羽道:“对了,还有一件事,聂前辈、萧老前辈以及项破天的肉身尚没有着落,你们出去的时候看年有没有合适的肉身,如果有,就一并带回来。”

    风绝羽说完,道:“没什么事,起程吧,尽快回来。”

    三人面面相觑,点头间不再多话,出了小楼遁光离开了落缤山。

    上官若凡、章元泽、黄天爵的离开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连最亲近的人也没有提及,仅仅和风绝羽商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

    一夜没有休息,风绝羽并不乏累,从小楼里出来打算在落缤山转转,这才发现经过了两百多年的沧桑变故,现在的落缤山已经变得完全陌生了。

    红杏夫人和杀神正在弥留殿里清修,巫映雪留守啸月宫时常见不到,再说,对方只是一个见过一两次面的女子,风绝羽也不好意思去找她帮忙。

    兜兜转转的,他想起了云义和慕容浩,慕容浩的住处,他还是大抵上记得一些的,于是从小楼里走出来,一边打听一边前往慕容浩的居所。

    落缤山山峰林立,并不居于一个山头之上,经过一番打听,他找到了昔日慕容浩的寝居。

    到了院外的时候,才看见慕容浩和云义正在逗着黄天爵的儿子黄英奇玩。

    小家伙刚一岁出头,筋骨到是不错,能直立行走,并且还能古灵精怪的打两套拳,虽然现在传授黄英奇修炼法诀小家伙不一定听得懂,但是生在核心地带,其父又是妙渡后期高手,灵丹妙药自是少不了的。

    慕容浩死了女儿之后心情一直很差,即便现在退居幕后,也是时时伤感,毕竟坐在啸月大殿的女子并非他的女儿,所幸的是,黄英奇的出世让他和云义十分欢喜。

    风绝羽头天回来的时候就听黄天爵念叨过,说云义和慕容浩平素里除了修炼,就是带着黄英奇玩,并没完没了的捣腾一些稀世罕见的天材地宝给小英奇吃,把小英奇吃的刚一岁出头就跟小牛犊子似的,十分精壮,虽非有本源在身,可是血肉中充满了力量,百十来斤的大鼎还是能提得起来的。

    让风绝羽意外的是,于宗君和执法堂的胡一博也在。

    风绝羽行至小院外,左右看了看,隔着院门喊道:“几位前辈,好兴致啊。”

    “风公子。”

    院子中的人全部站了起来,云凝和胡一博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事,见他到来也停下了,于宗君坐在云义和慕容浩身边。

    风绝羽踱着步子走进院内,小英奇只见过他一面,并不熟稔,有些害怕跑到母亲怀下,抱着大腿不撒手。

    云凝见状笑了笑:“怕什么,不认得伯伯了,他是你爹最好的兄弟。”

    小英奇呼扇着大眼睛若有所思,寻思良久还是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伯伯。

    风绝羽点了点头,心想身上也没什么好东西,琢磨着以后翻一翻,找点孩子喜欢的玩物再跟这小家伙套近乎。

    行至院中,胡一博走来,毕恭毕敬的施上了一礼:“见过风公子,公子稍坐,老朽先退下了。”

    这老头在他回来的时候就站在了他这一边,当然,他是看在上官若凡的面子上,不过在风绝羽看来,能跟上官若凡打在一起的,肯定是友非敌了。

    风绝羽笑道:“胡阁主客气了,在下只是久不回山,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胡阁主和弟妹有什么事尽管商量,不必在意我。”

    胡一博淡淡一笑:“多谢公子,老朽与云姑娘也没什么大事,适才已经商量过了,阁内还有要务要处理,就不叨扰了。”

    风绝羽忽然升起试探此人心思的事,于是说道:“昨日在啸月大殿仰仗胡阁主仗义直言,风某感激不尽,不知胡阁主对眼下的落缤山以及啸月宗的未来,有何看法?”

    他这一问,等于委婉的问胡一博站在哪一边了。

    胡一博也很急智,当下想都没想便回道:“小老儿得蒙宗主看重,忝为执法阁主,自当在其位谋其事,绝不敢在政务上有所怠慢,只要宗主在一日,小老儿定当全力以负。”

    老头直言对红杏夫人忠心不二,但其实是隐晦的告诉了风绝羽自己站了风绝羽这边。

    毕竟,这老头的眼力毒辣,昨天红杏夫人百般维护风绝羽,也就高郭阳那几个傻子看不出来,胡一博早就看出来了。

    虽然没有直言说出高郭阳的不是,但胡一博却是用另一种方式表明了自己的站位,这一点让风绝羽很满意。

    尤其是这老头说话滴水不漏,更让他满意,毕竟日后要举事之时,宗门内部需要很多人才,向胡一博这般圆滑又眼力过人的,绝对不能放过。

    风绝羽淡淡一笑:“夫人能有胡阁主这样忠实的部属,也是她的福气啊,希望日后能和胡阁主成为朋友。”

    老头闻言,忙作了个辑,惶恐道:“能和公子这样的高人成为朋友,也是小老儿的福气,小老儿虽然在落缤山的日子不久,但日后公子若有什么事,可以派人去执法阁说一声,小老儿定当鼎力相助。”

    这番话说出来,风绝羽就更加放心了,随后胡一博才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