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2705章 神墓印记

    然可是,这般鬼话谁听不懂,的确,有人有活命的机会,但同时也得有赴死的准备,天知道下一个敲门砖是谁,万一轮到自己的头上,那岂不是倒霉了吗?

    金蟾子额头上暴露着细密的汗珠,连喘气都变得十分的困难,他不敢看萧洪章,只能直言道:“多谢前辈体谅,但晚辈确实不想再走了。”

    “妈的,走或不走由不得你。”司空爵突然走了过来,穷凶极恶把金蟾子提了起来,用着命令的口吻说道:“老东西,到了这,就由不得你了,你要是不想死,就跟着一起进去。”

    刀怜玉和毕蜚吓的瑟瑟发抖,尤其是刀怜玉,十分后悔一路跟来,待在飞盟里多好,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现在好了,若大一个飞盟,在这些高手面前,生死都不能自己。

    “前辈,能不能放我等一马,怜玉愿意终身为奴侍奉前辈左右。”刀怜玉可怜兮兮的走了过来,身子颤巍巍的仿佛没了骨头,风绝羽定晴一瞧,略带无语的摇了摇头。

    不久之前,这位大小姐还曾不可一世,现如今为了小命,连尊严都不要了。

    司空爵一看,突然间眼前一亮,这刀怜玉确实是个美人胚子,不可多得的美女,要是让她侍寝,怕也是件不可多得的美事。

    闻言之下,司空爵用手指勾了勾刀怜玉漂亮的脸蛋狞笑道:“小美人儿,你说话自然好了,不如这样,你跟着老夫,老夫保你们不死。”司空爵说这番话的时候没有看萧洪章等人,而萧洪章等人也不在乎。

    敲门砖这么多,不在乎少一个两个,这件事无伤大雅,但是昭天门和赤羽楼的弟听完就脸色变白了。

    刀怜玉用美色保下了金蟾子和毕蜚,他们怎么办?

    风绝羽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不是他没有嫉恶如仇的心思,而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法管,或许他可以保下一个人,但总不能所有人都要依赖他,换句话说,如果这些人不贪心,怎么落得如此境地。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要决定做某件事,就要有做好承担一切的准备。

    这是他们自找的。

    刀怜玉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直掉,但最终还是用着感激的语气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司空爵满意的点了点头,居然上去亲了一口那漂亮的小脸蛋,他长的奇丑,与刀怜玉站在一起完全不搭,看的所有人忍不住作呕,但事实上是,司空爵的实力斐然,刀怜玉不得不从。

    如此一来,司空爵得意无比,哈哈大笑道:“你们三个就跟着老夫吧,至于其它人,必须跟着一起进去,你们要知道,如果找到了出路,有些人还有活命的机会,但如果你们不跟着一起进去,那就必须要死。”

    司空爵语气一冷,夏天河和徐通洲顿时吓的体无完肤,纵使门人弟子仍有不满,夏天河还是点头道:“前辈勿要动怒,我们跟着就是。”

    苏陌生一听,急道:“师祖,这……”

    “你闭嘴……”夏天河喝斥了一声,旋即小声道:“陌生,你要知道,如果我们不进去,那所有人都要死,与其如此,不如搏一把。”他说完,静静的看着身后过百的弟子,昭天门的人个个神情失落,但又不得不去赌自己不是那个被挑选出来的人。

    萧洪章一看大局已定,指着铜门道:“进……”

    六大高手,带着一群对未来茫然的弱者走进了铜门。

    进入铜门之中,众人几乎瞬间忽略了那阵宫中的守护灵兽,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这里的阵宫守护灵兽的实力仅仅可以挡住承道大圆满的高手,而对于乾坤境的强者,一点阻碍的作用都没有。

    龙渠正坐在阵宫中调息,看见人进来了,一言不发的走到了风绝羽的面前,戏谑道:“到你了。”

    “不错,到你了。”梵古怪一指风绝羽,脸上挂着怪笑。

    风绝羽无奈,既然众人定下的规矩如此,那自己只能硬着头皮上前,看着周围九扇刻有“生死”字样的铜门,风绝羽发现这九扇铜门分别刻的是六生三死。

    他细细想了一想,道:“我选这个死门。”

    唰!

    萧洪章等你不约而同的看向他道:“小子,大家都在选生门,你为何偏偏选死门?”

    风绝羽笑道:“是生是死重要吗?阁下若是知道生门与死门的区别,不如由阁下作主好了。”

    “你什么意思?”莫上仙皱了皱眉头。

    风绝羽轻咳了一声,大声道:“诸位都是修炼了许久的高人,这墓穴重地是干什么用的,不会不知道吧?”

    “墓穴,自然是葬死地人用的。”梵古圣哼了一声。

    风绝羽没有理会梵古圣的不屑,打了个响指道:“说的没错,既然此处是葬死人的地方,那布置此墓的人,自然不会希望有人打扰已死的亡灵,也就是说,凡是布置墓穴的人,都不想让人随便进出,要是我,谁要进入我的墓穴,我巴不得他跟着陪葬,而诸位选择生门,怕也是存了求生的心思,可我们为什么不反过想,万一此地主人偏偏把生门设成死路,那我们岂不是越走越危险?”

    风绝羽这么一说,还别说,萧洪章等人的确哑口无言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这生死之门都是此地主人的伎俩,到底门后面是生路还是死路,谁也不知道,那如果像风绝羽说的,此地主人故意玩了个心眼,把生换成死,将死当作生,他们要是一味的选择生路,岂不是路越走越窄了?

    这时,莫上仙道:“你怎么确定,死门之后,一定是生路。”

    风绝羽双手一摊道:“我可无法确定,我只是随便猜猜,还是那句话,大家要是不同意,大可以按照你们的意思来,我无所谓。”

    萧洪章细细的打量他,方才意识到此人有侍无恐,心里存了几分提防之意道:“小子,你姓风?”

    “我姓风,风绝羽。”

    “好,既然你有信心,那这一阵就听你的了,出来一个人,把门打开。”萧洪章用着命令的口吻说道,等他说完,飞盟的弟子却是不安,一个个低着头,一声都不敢出。

    “就你了……”

    就在这时,梵古怪突然使出一股怪力,将赤羽楼的一个人用神力吸了过来,那人吓的当场大叫。

    “不要,少主,救命啊。”

    心地善良的萧炽一看眼珠子通红,刚要开口,突然被徐通洲一把抓了回来,然后徐通洲用着冰冷的语气训斥赤羽楼的弟子道:“你们给我听着,既到此处,生命各安天命,选着谁算谁倒霉,不过活着的一定要记着死去同门的好,老夫把话放在这,这次在墓穴中死掉的人,他的后人子嗣都会得到宗内的妥善安置,活着的日后也要尽全力帮助,但无论是谁,被选中赴死,都别怨愤,因为这是你们的命。”

    徐通洲一番话不见半点人情,但当中也不无道理,那喊叫的弟子一听此言,顿时吓的魂飞魄散,竟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行了,你少废话,过去吧。”

    被梵古圣用空手吸来的赤羽楼弟子怪叫一声,忽然化作人形炮弹砸向左侧第一个刻着“死”字的铜门,就听砰的一声,在梵古圣的怪力之下,这名赤羽楼的弟子活活的被砸成了肉泥,殷红的鲜血溅在铜门的死字上,形成了一朵盛开的海棠花模样。

    刹那间,又是一个大活人死于非命,铜门的血腥并没有让众人逐渐适应,反而更加害怕了。

    风绝羽抬了抬手欲言又止,叹息一声,他默默的走向铜门,看着视野中那具尸身的一缕死气被铜门吸进去,随后在天眼术的直观洞查下,铜门上的一层淡薄的微不可察的灵气消失,风绝羽颇为无语。

    显然,这个铜门开启的方式可不仅仅需要是活人的鲜血,还有活人的生命,只有当刚死之人死气进入铜门,才能解开上面的封印,这也是之前,风绝羽为什么没有阻止梵古圣的原因。

    既然要寻宝,那就必须有必要的牺牲,而这个墓穴的主人,显然极度愤恨入侵者,每一道门上,都有强大的结界封印,只有死人,才能打开铜门。

    意兴阑珊的风绝羽无奈苦笑,就要推开铜门进入,但当他的双手放在铜门上的时候,忽然间,那死去飞盟弟子的死气突然在铜门上掠过,在铜门的中心,迅速的凝结出一个小小的印记,旋即破灭。

    虽然时间很短,但风绝羽还是清晰的发现了这个变化,而且让他震惊的是,那个小小的印记居然似曾相识。

    “九洲神墓!”

    脑中灵光闪过,风绝羽惊骇莫名,刚刚那个印记,正好是他天道珠中收藏已久的那枚九洲神墓的钥匙的模样,一模一样的形状和细节,难道这里是浩世大皇莫九洲给他夫人阴姬娘娘设置的灵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