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2980章 形踪不明的雪帝

    经过陌西城亲自检验,两道剑指暗劲的来历终于真相大白,只不过暗劲的灵性是消散了,但留在众人心中的问题却是越来越严峻。

    “碎魂夺元”,是一种不少高手都知道的修行方式,它说的是某些修者,这当中并不完全包括冥族的强者,喜欢用一些凶妖魂魄来提升自身修为的故事,确切点来讲就是通过斩杀凶妖,拔除凶妖妖元中的魂灵,用强大的法念揉碎之后,把残存在魂魄中一部分灵性汲取过来,融入到本源神力的过程。

    这种修炼方式,无所谓残忍不残忍的说法,因为人类对凶妖看法根本不存在任何怜悯之心,而且凶妖的妖元也经常会被利用在炼丹、炼器方面,但所谓的“碎魂夺元”是非常难以掌控的,因为即使是最孱弱的凶妖妖元,它也是有着属于凶妖自身的意识的,哪怕这种意识极其微小,同样会产生反抗的力量,此种力量作用在一个修士的元神上,会极大限度的影响元神的稳定性。

    说白了,谁敢把不属于自己的魂魄炼化用来提高本源神力的威力,就会承担被反噬的巨大风险。

    而那个神秘老者随便出的两指绝杀,正是因为长年累月修炼此种神通,不知道扼杀了多少凶妖,才让自己的神力当中有魂魄的影子,所谓的“大狱经指”,其实就是精炼了这门神通的修法。

    日积月累,长年用凶妖的魂魄来修行,利用特殊的修炼法门,练出妖孽的神通,难度极高同时,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显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能办到的。

    早已将神秘老者映射为日后的对手的风绝羽听完眉头紧锁,呆呆的看着陌西城掌心上孤零零漂浮的几团碎乱的魂魄精元,下意识的问道:“帝尊大人,如果此门神通当真是地元纪年令人闻风丧胆的禁术的话,为什么晚辈使了个雕虫小技就把它引出来了呢?禁术应该没有这么弱吧?”风绝羽问出了心中的不解。

    陌西城左边嘴角往上一扬,笑道:“这就是你们的运气所在了,你看这几团魂魄精元,妖力、精气都十分散乱,无法合而为一,而《录道集》中所收录的“大狱经指”禁术,明确指出了此门指法禁术修炼到大成之境后,会形成洪荒猛兽一般的暗劲,到那时,才是最为难缠的,说白了,你能顺利的将两道暗劲取出来,不是因为你的修为强到可以撼动这门禁术,而是因为修炼这门禁术的人,才堪堪达到入门级。”

    “入门级?这也太邪乎了吧,仅仅入门级就有这么大的威力?”饭五斗叹为观止、满眼不信的接道。

    “呵呵,你还别不信,禁术的威力远不止于次,据本帝所知,是凡修炼禁术,而得大成的人,非道武必乾坤,并且禁术的威力之大要远远的超出所谓的什么大风雨术、大雷电术、大风沙术等等诸多神通法门,就拿这大狱经指来说,要是给本帝修炼,不用多,三百年,本帝一指祭出,不仅可以震断修者心脉,更能让指劲中的魂魄精元化作洪荒巨兽,顷刻间吞噬经脉中的所有本源。”

    陌西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着,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指头用力一捏,那数团碎乱的魂魄精元,如同重新涣发了生机似的,纷纷冒起了白烟,数秒之后,一头长有尖角的凶狼、一只皮毛发亮的红狐、一条全身发着绿光的鳞蛇,以真身法相的方式从魂魄精元中飞了出来。

    众人看着陌西城这一手神乎其技的本事,吓的大气都不敢吭一声,而旁边的万钢瞧得此般手段之后,当场就叹为观止的来了一句道:“唤灵神术?”

    “是禁术。”陌西城笑呵呵弹了弹手指,三头凶妖宛若梦幻泡影一般在空中停留片刻,纷纷烟消云散了,然后陌西城冲着风绝羽问道:“风绝羽,你看本帝这一手唤灵禁术,使的如何?”

    风绝羽早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完全没明白,陌西城这一手是怎么练成的。

    陌西城身后的男子淡然发笑,道:“唤灵禁术,可催散魂聚广灵,瞬间提升妖灵精元十倍威力,帝尊这一手唤灵禁术,是利用了这些散乱的魂魄精元,强行唤醒了魂魄中残存的微弱神识,让这些魂魄精元最后凝结真身法相,等于重聚了这些凶妖的魂魄,让他们得以超生,遁入轮回,这一手叫属下佩服不已啊。”

    男子抱了抱拳,毫不吝啬的吹捧道。

    陌西城只是淡淡一笑,看着风绝羽道:“这门禁术,是本帝入冰海之前得到的,修炼了整整三十年,方有入门,而唤灵禁术就是将魂魄重聚,虽然无法转死为生,最起码能让这些魂魄再入六道轮回,免于魂飞魄灭之苦,三十年的时间,才堪堪入门,你以为禁术是那么好练的吗?呵呵。”

    陌西城一语点透没有说透,但院子里的人几乎都明白过来了,陌西城的意思是,禁术很难修炼,时间周期极长,而这也恰恰是禁术珍贵的原因和不能使用的关键因素。

    啪啪!

    见风绝说发呆,陌西城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必担心,除非出现意外,否则这个人的大狱经指是很难练成的,反正你已经把人救回来了,还纠结什么呢?”

    “我就是……”风绝羽忍了半天,还是把心里的担忧说了出来道:“我就是觉得卢九幽和花火烈跑了不是好事,这两个家伙都是睚眦必报的人,如今逃过一劫,日后免不了麻烦,我想找到他们。”

    “卢九幽和花火烈能在本帝兵围幽冥城、烈日谷闻风而逃,说明有人给他们指了道了,本帝都找不到,你也未必能找到,你放心,他们既然逃了,一时半会儿的就不敢再出来,否则别说你了,本帝第一个就饶不了他们。”陌西城再次拍了拍风绝羽的肩膀,然后冲着李慕白说道:“欺霜,你带大家出去休息一下吧,本帝有些话,要单独跟风绝羽说。”

    “是。”李慕白恭敬的施礼,然后对着众人一摆手道:“诸位,咱们到前面歇息歇息。”

    众人一看,陌西城这是不想让他们听到他和风绝羽的谈话,无奈之下纷纷躬身退去。

    人去楼空之后,院子里就剩下了风绝羽和陌西城,前者大惑不解,不明白为什么陌西城单独把自己留下来,所以就问了一句:“帝尊,还有事吩咐?”

    “来,坐下说。”陌西城指了指对面的石墩,随即二人落座。

    而坐下之后,陌西城手指敲动着二人面前的石桌的桌面问道:“风绝羽,你上御虚轩,是有事相求吧?”

    风绝羽摸了摸鼻子,因为噬骨老魔和火玄的叛变,他和陌西城的关系日渐升温,连续几件大事都帮冰海办了,陌西城看重他也无可厚非,但二人关系再密切,风绝羽也没有提及过自己到北疆来的目的,这时陌西城主动问出来,他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他正想着怎么开口呢,陌西城点动桌面道:“到御虚轩的人,必有所求,我不知道你因何而来,但本帝今日到此是为了办两件事,都跟你有关。”

    “跟我有关?”

    “嗯。”陌西城语气平淡道:“如果你到御虚轩是有事相求,本帝现在可以告诉你,你不必回去了。”

    “为什么?”风绝羽本来挺平静的一个心情,顿时被陌西城弄的烦燥了起来:“为什么不能去了,晚辈在御虚轩接了除掉瓮犴的任务,只要抓住了瓮犴,御虚轩便会给出答案。”

    陌西城目光温和道:“不瞒你说,在来之前,本帝已经去过御虚轩了,韩圣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风绝羽惊愕的看着陌西城,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陌西城给出答案道:“你所求之事,需要斩杀一头瓮犴来换答案,说明此事非同小可,即使御虚轩,也要慎重对待,据本帝的了解,能给出这样答案失,非韩圣本人莫属,虽然他当初接了你的诚请,但他恐怕短时间回不来了,所以你去了也没用。”

    “这……那他去哪了?”风绝羽完全不知所措道,因为他到北疆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听幻山的入口,结果正经事没办,反而参与到冰海和北疆各界的恩怨当中,本来以为这些事儿过去了,自己可以走回正轨,谁曾想这个时候韩圣突然走了,这也太曲折了吧。

    “还能去哪了?跑了呗……”陌西城哈哈大笑,丝毫不作隐瞒道:“本帝离开冰海之后,第一个找的就是韩圣,可惜我到了那时候,他已经去了暴乱风眼,所以我才到这站了一脚,把这个消息告诉你,顺便,你还要替本帝办一件事。”

    “暴乱风眼?什么地方啊?”风绝羽迫切打听出韩圣的下落,因为只有韩圣能给出他答案,他等了这么久,不想再错过任何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