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029章 沈家爷孙

    “沈老,出什么事了?”

    “沈老,是不是这个家伙心怀不轨啊?你伤没伤到啊?”

    “天悲,他是什么人啊?”

    “哎?那个小子,你哪来的,想干什么?”

    “……”

    伴随着沈青奇的孙子回到院中并取出锈剑之后,几乎周边的几个村民人家的修士全部涌了出来,并瞬间的挤进了院子里,而更多的人,在感受到了沈家孙儿身上不安分的气势之后,也是非常恼火的手持刀兵法器,飞掠而至,风绝羽这边还没来的及解释,一大堆人就把院子紧紧的围了起来,就连那俩扶着沈青奇回来的孩童,也是怒目相向的站在了院外。

    刹那间,蒸腾的杀气扶摇而起,瞬间填满了小院,斥责、盘问、怒骂的声音,几乎瞬间传遍了山岗。

    “天悲,把剑放下。”

    沈青奇见状,身子也不哆嗦了,猛然的拔起腰背,站在风绝羽身边吼了一声。

    “爷爷……”

    沈天悲目光疑惑的看着沈青奇,大为不解。

    沈青奇见状,目光扫了一圈院子道:“都拿着法器干啥呀,没大事儿,是误会,都把法器收起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真没事啊?”

    “沈老,有事儿你就说话,咱们圣人村,可不怕这个。”

    “哪个啊,你懂几个啊,说了是误会了,快收起来散了,散了。”沈青奇无比郁闷的摆了摆手,也别说,老人一发话,村民的确把法器给放下了,就连沈天悲,也是无可奈何的放低了剑尖,但并没有收起来。

    过了一会儿,村民散去,沈青奇一看沈天悲还拿着那把锈剑指着风绝羽,上去按住沈天悲的腕子道:“把剑放下吧,是我让他进来的,他只是借宿。”

    “借什么宿,能从迷雾海的黑蛟流域进来,他住哪不行,山里这么多山洞,随便找个地方都能住了。”沈天悲对风绝羽有着无比强烈的敌意,但风绝羽又不知从何而来,不过看在沈青奇的面子上,风绝羽也没跟他计较。

    沈青奇按下沈天悲手里的锈剑,冲着风绝羽说道:“行了,我孙儿回来了,你也不用躲了,这是我孙儿,沈天悲。”

    “沈兄弟好。”风绝羽抱了抱拳。

    而沈天悲,却是哼了一声,没怎么爱搭理他,反而冲着沈青奇道:“爷爷,跟你说多少次了,外人别往里面领,这要是……”

    “要是啥啊?”沈青奇背着手适时打断了沈天悲的埋怨,指着自己道:“你爷爷我都这样了,谁会害我?你爷爷我眼睛不瞎,是不是外来了,我看不出来吗?没事儿,别担心了。”

    “怎么说你也不听,上一次就是,好不容易就恢复了,就因为你没在意,病又重了,你得听我的话,现在这个时候,绝不能掉以轻心,金……”

    “行了,别说了。”沈天悲气哼哼的坐在小马扎冲着自己的爷爷就是一顿炮轰,沈青奇听烦了,厉声打断道:“一天唠唠叨叨像个娘们儿似的,你烦不烦,去去去,进屋把鱼收拾了去。”

    “我就跟你说不通……”沈天悲气的把锈剑往地上一扔,扭头就奔着伙房去了。

    “这他妈的谁是爷爷,谁是孙子,一天到晚拎不清了。”沈青奇也很生气。

    旁边的风绝羽听着爷孙二人拌嘴,乐的直咧嘴,这还是因为不熟不敢笑,要不然早就捧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了。

    能够看出,这对活宝爷孙互相之间都很关心对方,尤其是沈天悲,好像为了爷爷的病症和伤势费尽了心力,可是这位爷爷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有那么一点自抱自弃的感觉,风绝羽心里疑惑沈老爷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又不好意思问,就全当做没听到,自己回屋歇着了。

    半个时辰之后,院内传来阵阵菜肴的香气和酒香,引的人食指大动,果然好客的沈青奇招呼了风绝羽出来吃鱼,而沈天悲没有参加,回到屋子里修炼去了。

    饭桌上,可吃可不吃的风绝羽用筷子夹着用清水煮的鱼一口一口的吃着,一边吃一边说道:“沈老当年想必也是碎乱星岛叱咤风云的人物吧。”

    “如何见得?”沈青奇一边喝着酒一边回应着,而此时二人就像多年没见的老友,有什么聊什么,聊到哪是哪,没有一星半点的尴尬和陌生。

    “从村民对您的态度就看的出来啊,在这个地方,年纪、资格都是浮云,唯有实力才是让人敬慕的东西,沈老您身上虽然半无本源气机,但眼中藏慧、心卧猛虎,这点在下还是不会看错的。”

    “你高看老朽喽。”沈青奇语气平淡的一折,叹道:“什么眼中藏慧、心卧猛虎,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我就是这核心地带仅的有凡人。”

    “因为啥啊?”风绝羽头都没抬,随意就问。

    “啥因为啥?怪自己,想要的多,做事太不近人情,报应来的就早了。”沈青奇一副看得开的面孔说道。

    “那您现在算是很有体会了呗。”风绝羽开了个玩笑,目光斜视着紧闭房门的屋子。

    沈青奇一看,目光也往那间屋子望去,随即冲着里面吼道:“我们聊我们的,你惦记啥呀,练的你。”

    屋子里的沈天悲,无语的收回了神识,其实他一直没有修炼,而是用心的盯着风绝羽,那种感觉是防贼似的。

    沈青奇训了一句,冲着风绝羽道:“孩子太小,不懂事,别放在心上。”

    “这还不懂事,他是怕我害你,呵呵。”风绝羽拿着酒碗跟沈青奇撞了一下。

    喝了一碗酒之后,风绝羽就回屋了,而沈青奇则是伴着月色,把一整坛酒喝光,才红光满面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不大一会儿,鼾声四起。

    风绝羽隔壁的屋子就是沈青奇住的地方,而沈青奇的隔壁是他和沈天悲。

    入夜之后,挨家挨记的村民都回去休息、调息、打坐,小山村仿佛一下子归于宁静之中,但这般情况没有经过太久,就被一声怒吼而打破了。

    刚刚入夜不久,村口处一声怒吼响起:“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

    “哎?你站住,跟你说话呢。”

    蓬!

    随后便是一声闷响,带起了一道惨绝人寰的叫声,留在屋子里调息的风绝羽听到动静之后瞬间就睁开了眼睛,推开门走了出去。

    当他来到院子里的时候,沈天悲正好抓着锈剑飞出了院外,而沈青奇也被惊醒,睡眼惺忪的跑了出来,披着衣服道:“出什么事了?天悲,快去看看。”

    沈天悲满是忧心的看了一眼风绝羽,后者一看,知道他不放心自己,断然道:“我跟你一起去。”说罢,他先推开院门奔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风绝羽走的很快,几乎几秒钟之后就来了村口,沈天悲在后面紧紧的跟着,到了村口的时候,只见大多村民都出来了,而这夜色幽静的小山也不再黑暗,四周全部都是本源神力散发出来光晕,灵光缭绕间色彩斑斓,一股股蒸腾的杀气从村民身上释放了出来。

    人群中,一个手持三尖两刃枪的老者形象狼狈的站在村口处,他的脚下踩着一个村民,目光扫过大多村民,眼中流露出阵阵不屑之意,老者用枪抵住那个被打伤的村民的喉咙,怒道:“说,有没有看见一个头部有伤的人进来。”

    “我没看见,看见了也不告诉你。”村民口鼻流血,被喊的头都快陷进了村路中,但依旧咬着牙,恶言相向。

    “妈的,不说,老子杀了你。”

    唰!

    枪尖下抵,就要穿透村民的喉咙,而这时,闻讯赶来的沈天悲突然抽出锈剑步伐稳健的飞了出去,抬剑便刺向那老者的喉咙。

    “把人放开。”

    “哎?别过去。”

    风绝羽目光扫向那手持三尖两刃枪的老者,自然是认出了此人的身份,他正是在迷雾海,跟天照散人、绿灵仙子一路,追杀车辕候的晏灭尊者,那柄三尖两刃枪,就是他的贴身法器,而知道晏灭修为远在沈天悲之上的风绝羽怕沈天悲出事,看着后者健步纵出,当下就跟了上去。

    剑气亮起,晏灭微微一怔,犀利的双眼闪过数道阴冷的寒光,嘴角往上一扬,脚尖将村民挑飞,那村民撞在树上,瞬间就昏死了过去,半条命眼看着就没了。

    “承道大圆满,找死。”晏灭尊者一看就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那村民的修为跟他差了太多,他依旧下手狠辣要不是沈天悲出手,恐怕村民早就死在枪下,如今来了个稍微强一点的对手,晏灭也没想着留手,当下一枪破空刺去,村口处的空间瞬间被凌厉的枪尖带起无数道空间裂缝。

    “小心!”

    众村民见状齐声大喊,而沈天悲也意识来人的修为太高,心下微慌,咬牙还是挺着刺出一剑。

    枪剑居中碰撞,先行爆发出一声清脆的交鸣,随后沈天悲胸口一甜,倒射而出。

    “小小承道,也敢还手,我先杀你,再审他们。”

    晏灭尊者怒吼一声,提枪便是杀来,而就在这时,看到晏灭杀气腾腾的举枪,风绝羽一个瞬移飞了过去,闪电般的出现在晏灭的面前,二指并剑而出,一道剑指直点在枪尖,满身红光的风绝羽在真武圣截体的加持之下,狠狠的将晏灭尊者逼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