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323章 段家的巅峰人脉

    鱼龙山议事大殿后方的暖阁里,段飞凰应付完前殿那些跟着溜须拍马的编外人士,便带着屠天阁进入了暖阁。

    相比前殿的热闹非凡,后殿暖阁安静许多,但暖阁中,早已有着四名,一看就是身经百战、且修为不俗的强者等在那里,见到段飞凰进来,暖阁里面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起身相迎,反而个个脸上流露着桀骜的表情,有一搭没一搭的互相聊着什么。

    如果此刻有啸月宗的人在场,并且还都是像聂人狂那样修为精湛,几乎与乾坤境强仿的强者在的话,一定可以看出,坐在暖阁里的几个高手,个个都是在修为上已经迈过乾坤境门槛的高人。

    他们当中,有一名身材高大的紫袍老者,此人名为吴鼎,乃是七霞界金钟楼的强者,修为已入乾坤初期化境。

    吴鼎的身边,是一个身材中等,头发略显稀疏的中年,来自圣龙山西数百里外的天虎道观,其名也为“天虎”二字,人称天虎道人,这个人的修为与吴鼎不相上下,也是乾坤初期化境的高手。

    坐在吴鼎和天虎道人对面的,是一对样貌相仿孪生兄弟,此二人除了发色不尽相同之外,几乎长相一模一样,红发的老者名为费言,银发老者名曰费述,此二人人称“赤银二老”,在七霞界鼎鼎有名,二者修为皆是乾坤初期之境,但因为修炼的功法神通都是同宗同源,乃是大名鼎鼎的《赤银空焰诀》,又因一奶同胞、心神相通,故尔联起手来,完全可以媲美一名乾坤中期顶峰的强者,就连屠天阁跟这二人相比,都不算什么了。当然,这四个强者并非来自什么势力庞大的天宗,须知道在宏图大世上,一流天宗虽然不少,但也没有多到随处可见的地步,段飞凰请来的四个强者,基本上都是游走在世间的散修者,哪怕他们拥有一些属于自己的势力和弟子,在人数上,也远远构不成天宗的地步。

    啸月宗和梵天殿在奇洲对峙的这几年里,段家是穷极毕生的人脉,把所有能借来的力量全部使在了天罗剑派顾柏泽的身上,为的就是要把啸月宗,一举扼杀在发展的摇篮里面,而这短短的两年多时间,段氏五子在没有段星皇出马之下,凭借此四人,才稳稳的压了啸月宗一头,一直立于不败之地。

    毕竟,现在的啸月宗已经今非昔比了,整个啸月宗的几大元老,除了萧岳河和红杏夫人还没有突破乾坤境之外,杀神、聂人狂、项破天,早就在金霄塔的帮助下,轻松的迈过了那个门槛,尤其是杀神,一手出神入化、干脆利落的剑法,基本上所向披靡,如果没有赤银二老的相助,恐怕段飞凰也无法撼动啸月宗在灵洲的威势。

    只不过,这四个人在交战的时候并不经常现身,就算是出手的时候,也全部都是用布巾蒙着面孔,这是段飞凰相出的计策,目的就是让啸月宗打探不到这些人的身份,没办法从背后使阴招。

    其实段飞凰相的过多了,按照红杏夫人的行事作风,即使让她知道了这四个人的身份,也不会轻易拿他们背后的人说事,有什么能耐使在表面上便可以了,但段飞凰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蒙蔽红杏夫人的法眼,令她无法看清,自己手中所掌握的全部力量。

    由此可见,段飞凰不仅是一个行事狠辣的女子,她更在出谋划策上,有着段飞龙、段飞虎,无法媲美的优势。

    应付完了前殿那些二、三流天宗的宗主,段飞凰回到暖阁里面,进屋之后,率先冲着坐在殿内的四个施了个大礼。

    “飞凰,见过几位前辈。”

    “是段姑娘啊,不必多礼,来,快坐。”天虎道人笑容谦和,看着不像什么大奸大恶之辈,但此人在天虎观的时候,却是被方圆数千里的修士称为天虎老魔,因为此人行事极不讲理,旦凡他看上的东西,一律生抢过来,过后还会杀人灭口、斩草除根,毫无人性。

    段飞凰姿态放的很低,微笑着先把屠天阁请入上座,然后才在众人下首位弄了把椅子坐下,并双腿交叠着冲着四人笑道:“天罗剑派有此大捷,多亏了几位前辈出手相助,飞凰在此,谢过几位前辈了。”

    “哈哈。”吴鼎闻声大笑,摆手道:“这算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我们几个老家伙能听你号令,全是因为段宗主,一个小小的啸月宗,自然不能让他们任性猖狂下去,咱们既然来了,就一定帮你把啸月宗治到服服帖帖为止。”

    赤银二老面无表情,还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赤发费言道:“段姑娘,你爹还在闭关吗?他现在近况如何了?”

    费言能这么问,显然跟段星皇的关系非常的融洽,这是旁人没办法比的。

    说到底,能在大世上混迹如此之久,谁还没点人脉呢,别看段星皇当年的修为只有承道大圆满,可他还是会有几个乾坤境的朋友,而且如今,段星皇也是今非昔比了,自从三十年前在灵洲遭到挫败之后,段星皇回山就闭起死关,平常除了段飞凰能到其闭关之地跟着段星皇隔门对话之外,基本上没有几个人知道现在的段星皇是什么状态。

    不过段飞凰,却是对老父的情况了解指掌。

    听到费言发问,段飞凰颔首回应道:“有劳费老挂念,家父数十年前自灵洲回山后闭关,至少已经有近四十年之久,不瞒几位,家父回山后不过三载,便已突破了乾坤化境,不过因为他老人家正在一心一意的领悟《铁罗密仙功》,至今仍未出关。”

    “《铁罗密仙功》?”天虎道人闻言一震,小眼睛闪烁精光道:“听闻段宗主早年便开始领悟这门神通了,想必近日又有参悟了吧,他突破了乾坤初期都有出关,那岂不是……”

    随着天虎道人的猜测,众人目光越发凌厉了起来,处于他们这个位置上的强者,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东西可以入得这些人的法眼了,但唯独两样东西,是他们永远也无法忽视的,那就是功法和宝物。

    段飞凰微笑道:“天虎道长猜的没错,家父正在领悟《铁罗密仙功》的倒数第二重心法,而且再过不久,相信就会有进益了。”

    “嘶?”殿内修为最高的赤银二老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费述道:“你们段家的《铁罗密仙功》乃是体术秘法双神通的不世绝学,因为配有一流传天之宝“铁罗仙胆”可以与法器同修,倘若段宗主能悟出倒数第二重心法的精髓,那岂不是短短数十年连跳两级,可以突破乾坤中期了?”

    段飞凰脸上闪过一抹自豪的表情,笑道:“费述前辈见识广博,飞凰敬佩不已。”

    哗!

    这一下,暖阁里终于热闹起来了,费言道:“那可真是可喜可贺了,段宗主若能突破乾坤中期,梵天殿这一流天宗之名便可稳稳落在实处,老朽在此提前恭喜段宗主了。”

    费言话落,天虎道人、吴鼎还有费述,纷纷拱手相贺。

    段飞凰连声感谢,暖阁里面其乐融融。

    随后,话归正题,吴鼎发问道:“段姑娘,此番圣龙与啸月之争,已惊动七霞,虽然我等在天罗剑派的内斗中大获全胜,但姑娘的心意,恐怕不止于此吧,啸月宗已经撤回了灵洲,难道姑娘真的不打算趁胜追击了?”

    天虎道人听着吴鼎的问题,同样疑惑的说道:“是啊,段姑娘,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既然有此良机,何不一鼓作气,彻底灭了这不知好歹的啸月宗呢?”

    段飞凰看着四人,摇头道:“几位前辈误会了,圣龙与啸月之怨,已经不是我们两个天宗之间的私人恩怨了,天罗剑派内斗不过就是一个导火索而已,如果啸月背后没有锦绣福地撑腰,在下何尝不想一举除掉这个心腹大患呢。”

    “你担心锦绣福地?”费言一愣,无所畏惧道:“老朽到是觉得你无需如此,锦绣福地和山海书院之争早已摆在了明面上,若然锦绣福地真的敢动,恐怕我等也不会如此轻松的打下鱼龙山。”

    段飞凰一抬头,道:“我明白费老的意思,但锦绣福地绝不是我最担心的地方,这么说吧,我们在天罗剑派的内斗上取胜于啸月宗,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也许几位并不知道,这啸月宗远比表面上看的要深太多了,不知几位可否听过一个人?”

    “你是说,啸月宗的副宗主,叫风……风什么来着?”

    “风绝羽。”段飞凰提到风绝羽的时候,眼神中明显有着极深的恨意。

    “对,就是他,不过听说此人的修为不过就是承道圆满或乾坤初期的修为,他难道比那红杏夫人还要难对付吗?”吴鼎皱了皱眉。

    段飞凰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道:“几位前辈对此人还是不甚了解,这么说吧,圣龙和啸月之怨,便是此人一手促成,而本宗曾与啸月宗的多次摩擦中折戟,此人尽皆在场,这个人,怎么说呢,他的智谋乃至于修为进境的速度,都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