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391章 意外收益

    霸空城外,上官若凡正与范仙中持剑火拼。

    数百丈外,风绝羽手里掐着一块寒跋玉惊愕失神。

    在其身侧的萧岳河见风绝羽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场上,只是一味的盯着寒跋玉发呆,不由得疑惑道:“小子,出事了?”

    “嗯?嗯……”风绝羽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将寒跋玉交给萧岳河道:“原本我算到无华岛悲风院会趁着霸空城一战给圣龙山推送一些援手,所以就早早安排了一个数十年前结交的朋友带着任老在珲兰山拦一道,我的本意只是想借此机会切断段星皇的援兵,顺便再告诉山海书院,即便没有锦绣相助,灵洲也不允许他们撒野,但如今我却发现自己的劲儿使的有点大了。”

    萧岳河疑惑着看了看寒跋玉里面递过来的消息,微微一怔,惊呼道:“陷宇山双峡坞的萧洪章?他居然称帝了?”

    称帝!

    在宏图大世是一个特有名词,寓意为一个修有乾坤大圆满的高手,成功的渡过了三九小天劫而突破至道武境。

    道武境者,于大世皆可为帝,为世间享有的最高殊荣。

    当年阴绝山探底真正的九洲神墓,风绝羽和众多高手进入阴姬娘娘的墓穴,最终遇到大劫,他与几大高手合力杀出,在毁了九洲神墓的前提之下,侥幸逃得一命,后来因为他救了几个,而成功的跟这几个强者结识为友,其中就包括赤羽山西方临近南极峰南边交界的陷宇山双峡坞主人萧洪章一个。

    这个萧洪章,当年从墓里出来的时候就是乾坤大圆满的境界,后来因为在里面得到了同心古炎剑这件承神之宝而实力大增,众人从阴绝山脉离开之后,萧洪章就回到了陷宇山闭关,一闭就是数十年未出,这数十年,他用心钻研同心古炎剑,一丝一毫无敢懈怠,最终在数个月之前,成功达到乾坤境最后的瓶颈三九小天劫,并渡劫成功,突破道武。

    只不过萧洪章闭关的地方十分遥远且人迹罕至,至今知道他突破道武境的人就没有几个。

    十日之前,风绝羽算到无华岛悲风院不安分,故尔用了天坊的任麒麟,带着天坊各位供奉在珲兰山阻截无华岛的人,其实他也不知道无华岛究竟会不会来人,他安排这一步,就是怕最后无华岛进灵洲给自己添乱,而且他怕任麒麟等人的实力不够,这才将陷宇山这位老怪物给请了出来,可是他哪里想得到,萧洪章闭关几十年,居然突破道武境了。

    要不怎么说,劲儿使大了呢?

    其实风绝羽还有很多底牌,比如碎乱星岛的曹胜圣君、比如冰海帝尊,这两个人物都是派出大军相助的人,但风绝羽都没用,就是觉得在段星皇身上,完全没有必要使出这么大的劲儿,于是他想到了孤身一人修炼的萧洪章。

    然而就是这个决定,让他失策了。

    萧洪音偷偷突破了道武境,在陷宇山外悄悄称帝,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否则就以如今天风道人的实力,恐怕萧洪音还不至于吓的对方连屁都不敢放,就逃之夭夭。

    此事如今只是传到他一个人的耳朵里,外界的人还不知道,但这件事想瞒肯定是瞒不住的,所以风绝羽才露出苦大愁深的表情。

    萧岳河看完了寒跋玉中任麒麟递过来的消息也是为之动容,一来他不知道风绝羽跟赤羽山的萧洪章居然还有这样的交跟,二来他更是震撼萧洪章突破道武境,并且在珲兰山,一点都没有隐瞒的暴发出帝尊的威仪。

    看完寒跋玉,萧岳河没憋住乐了:“你这一步,安排的到是巧妙,这一下,恐怕整个九界山都知道啸月宗跟陷宇新帝交情非浅了。”

    二人身边的聂人狂听了个大概,心中了然道:“其实也不是坏事,山海书院对西境虎视眈眈,锦绣福地又非要咱们做其鹰犬,萧洪章这一声“滚”,可是恰到好处,不出一日,七霞两大巨头定会重新正视灵洲了。”

    “树大招风啊,我可没想暴露的这么早,这下好了,再过不久,所有人都把咱们当做七霞界新的巨头看待,可是我们手中掌握的力量,哪里比得上根基深厚的山海书院和锦绣福地呢,这一下,肯定成为两派的眼中钉、肉中刺了。”风绝羽以手抚额,痛苦莫名道。

    “小子,别愁眉苦脸的,啸月和圣龙一战之后,你必在灵洲出头,反正也是掩不住了,到不如洒脱一些,让他们看看我们真正的实力。”项破天咧着大嘴笑道。

    四人闲聊的功夫,七夜将邋遢道人和黄天爵等人护着周到了啸月宗大军阵营前线和风绝羽见了面。

    啸月宗大军到来之后,再加上已经打进霸空城的一部分刺喉弟子,灵洲本界联军修士就没敢妄动,而段星皇心中虽有不满,此刻也不能当着天下人的面前,非要拿下黄天爵说事,因为他知道,有风绝羽在,这个人再想抢回来,无异于难如登天。

    邋遢道人古月受伤较重,但勉强还能保持清醒的神智,风绝羽见这位请来的大高手一身是伤,心下很是愧疚,上前问道:“前辈,你还好吗?”他轻轻一问,目光迅速的在古月身上伤势上一扫,心里面的愧疚情绪更甚了。

    古月身上最少中了三十余剑,虽然只有两剑伤及的肺腑,并没有害到性命,但瞅着也是怪吓人的。

    然而古月毕竟修炼过体术神通,最后那致命一剑又是七夜替他挨的,所以古月还不致于就此陨命。

    他浑身是血的看着风绝羽,后面有萧禄契和吴明架着,笑意吟吟地的说道:“你就是风绝羽?”

    “晚辈就是,前辈舍身相救二弟,此等大恩大德,当可受晚辈一拜。”

    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古月为了救黄天爵差点把命给搭上,这份恩情,足以让风绝羽为之动容。

    “啪!”

    而就在风绝羽将跪还未跪下的时候,古月突然伸手托住了他的胳膊,用力将风绝羽扶了起来,语出真诚:“我是因为欠人一命,所以才受此一托,跟救不救人,关系并不大,但今日见了你这位义弟慷慨赴义,还有两个小家伙舍身忘死,足以见得,啸月不比其它天宗,是个有人情味的地方,就冲这个,我古月就没白来一遭,说起来,你能及时赶来,也算救我一命,咱们各不相欠,就无需多礼了。”

    风绝羽闻言,大为感动,连忙冲着萧岳河道:“萧老,快,丹药。”

    “不用,我身上带着呢。”古月见状缓慢的从怀里取出一个极为精致的药瓶,打开来一股异香扑面而至。

    闻此香气,萧岳河都不免为之陶醉,看着古月眼中闪过欣然之色,古月服下一丹,运气调理数息,面色稍稍好转,而这时,萧禄契从自己的身上取出一些外伤药粉,用神力帮古月敷上。

    古月扫了他一眼,哈哈大笑道:“这个小子胆子是最大的,数千人列阵,他居然面无惧色,带着百余人,居然杀了个一进一出,可看此子修为,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高明,可见贵宗御下有方啊?”

    黄天爵闻言也是欣然一笑,不吝言辞的夸奖道:“前辈说的没错,二哥,此番我和前辈能侥幸逃出,禄契和吴明功不可没,这孩子聪明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但我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气魄,在这么糟糕的状况之下,还能想出用段飞凰做人质为我们拖延时间的办法。”

    萧禄契站在旁边被夸的大脸通红,垂首道:“黄叔叔,你就别夸了,我能把你们救出来,靠的不是我的机智,而是暗潮兄弟们的舍身取义,如果风叔叔要记一功的话,我觉得还是应该好好犒劳一下受了伤的暗潮兄弟,另外好好抚慰一下那些为了我们而死的弟兄。”

    众人听完,连忙点了点头,古月满眼都是褒奖之色,拍着萧禄契的肩膀道:“居功不自傲,可造之材。”

    萧禄契闻言,也不多说,上前一步道:“风叔叔,侄儿还有一事需要禀明。”

    “什么事?”风绝羽此刻看着萧禄契,愈发的觉得当年答应萧炽的请求是一件明智之举。

    “风叔叔,段飞凰不在这,适才我观察了一下段星皇身边的段飞龙,似乎也不是真身。”萧禄契眼珠转的很快道。

    风绝羽眼晴眯了起来,饶有深意的道:“你想说什么?”

    萧禄契舔了舔带血的嘴唇道:“风叔叔,如此对决之下,段飞凰、段飞龙两在主力强者居然都不在,这足以说明圣龙山还安排了后手,我觉得啸月山可能有变,风叔叔,侄儿请求叔叔带兵回啸月山。”

    “唰!”风绝羽看着萧禄契,眼神无比意外。

    但他观察了萧禄契良久,才微微笑道:“大敌当前,遣兵回援,非明智之举,再说,即便啸月有变,此刻回援也来不及了,你先待在这吧,啸月山那边不用管了。”

    “嗯?”

    萧禄契闻言一愣,满是不解的看向了风绝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