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437章 脱笼

    死寂无人的地牢内,刺眼的神力光华充斥着阴暗的牢房,一刹那间,宛若将这间到处游荡着老鼠和长满了青苔的地牢变成了古旧的宫殿。

    楼重仙利用刚刚恢复过来的些微神力借助了自身修行多年的阵法玄通,瞬间就布下了天诛大阵,将林烈死死的困在阵法当中。

    这个天诛大阵,来源于炎洲八部山楼家的镇山之宝十方天诛大阵,此阵法更是当年器族传说中的玄机真人鲁星河当年赖以成名的阵法之一,后来传给了其三弟子楼以瑞,后者这才借助此阵,在七霞界立足并打出了大大的名头。

    许多年前,风绝羽曾在八部山修炼阵法的时候就亲眼目睹了十方天诛大阵的可怕,而那时的楼重仙身为楼家之主虽然从小就开始领悟这门顶尖的四级阵法,却因为天赋的缘故,并没有达到楼家先祖楼以瑞的功德,即使这么多年来,让他完全或者超常发挥十方天诛大阵的威力,也未必能次次奏效,只不过经过多年的演练,他的实力的确是越发的精深了。

    眼下他布下的天诛大阵,乃是从十方天诛大阵中悟出的一套简易的法门,威力肯定不如十方天诛大阵,同时以地牢这小小的空间,也不足以让他真正布下杀天灭地的十方天诛大阵,但仅仅是从十方天诛大阵悟出的一些玄深奥诀,那也不是林烈能比的,更何况,林烈还有伤在身。

    十数日前的霸空城一战,林烈曾经跟随红杏夫人利用了风绝羽提前在霸空城外埋好的传送阵亲自参加过那场大战,战时受了些伤,并没有什么大碍,但他来的时候,故意在身上缠了一些绷带,此刻楼重仙敢突然出手,也是因为他见林烈身上有伤之后才做下的决定。

    毕竟从自身的修行上来说,楼重仙并不觉得自己要比林烈低,何况对方有伤在身。

    出于种种考虑,外加风绝羽对他的威胁和震慑过于沉重了一些,当楼重仙突然发现自己还有一线生机的时候,当然不会考虑的太深,直接选择了出手。

    “楼重仙,你***还敢动手。”

    望着头顶赫然出现的诛字神符,林烈惊慌之下往后连退了数步,连忙起手祭诀,打出数道符箓。

    闪烁着白色灵光的诛字神符宛若牢笼一般降下,恐怖的阵法威力开始在地牢中肆意攀升着,林烈的阵法修为属于半上不下,绝对不可能是楼重仙的对手,但他胜在体力远超于对方,于是把心一横,从百宝袋里同时抽出两杆紫铜长枪,立于身侧左右。

    此二柄长枪一出,顿时受到天诛大阵的压迫绽放出夺目的光环,以两柄枪尖为圆心的某处,荡起了层层强烈的能量波动。

    天诛大阵的去势微微一滞,与两柄长枪僵持住,楼重仙只觉得内息一乱,忍不住就要吐血。

    他饱受折磨,全身玄关窍穴被制,体力已大不如前,此刻拼着命布下天诛大阵,乃是他全力施为之下的唯一一次机会。

    楼重仙深知这等机会失之不得,又感于林烈的两杆长枪品质不俗,于是咬了咬牙,用力的咬破了舌尖,含了一口精血仰天喷在了天诛大阵的阵基之上。

    “噗!”

    殷红的血水离开嘴巴化作血雾,瞬间让威力不凡的天诛大阵降势大增,林烈被压在牢中,陡然感觉到肩上仿佛扛了一座大山,忍不住屈膝就跪了下去,他身上的衣袍,全部被天诛大阵的阵符扯碎,露出健硕的胸膛。

    “来人……”

    林烈吃力的跪在地上,全身青筋绷起,两只眼睛通红,犹如一头发了疯的猛兽。

    “叫人?哼,本宗的天诛大阵根本不是你这等后觉得末进可以抗衡的,你今天就算是把喉咙喊哑了,外面的人也听不到。”楼重仙见林烈已经被死死的困住,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

    事实上,从一开始见到林烈,就一度怀疑林烈是风绝羽派来耍什么花枪的,所以从来没有放下过戒心,只不过迫于无奈,让他感觉到自己仅有的一次逃生机会出现,楼重仙这才下决定动手,而这时,他也在观察林烈,想要看看林烈是不是真的在跟自己拼命反抗。

    有的时候,表情、言辞,这些都可以伪装,但实力是怎么也伪装不了的,林烈的修为到底够不够资格挡住自己的天诛大阵,一试便知,而如果这个时候林烈装作不敌,那他一定可以察觉到。

    然而经过一番试探,楼重仙恨不得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林烈依旧没有反扑的迹象,这让楼重仙即意外又惊喜。

    他意外的是,林烈的确是拼尽了全力,没有任何放水的举动,而惊喜的是,这样算来,可能林烈并不是风绝羽派来故意玩弄自己,也许真的是这个小子为了私缘,偷偷的跑到地牢打听卢九幽的下落。

    综合以上的分析,楼重仙知道时候到了,体内所余不多的本源神力倾覆而出,砰的一声将林烈重重的压在阵法之下,整个人爬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林烈却是眼珠发红,歇斯底里道:“楼重仙,你跟我玩阴的,妈的,老子就算死,也要拉你陪葬。”

    说话的功夫,林烈身上的亮起了血红色的异芒,他的丹田中有着一道红色的血红,飞快的涌向头顶。

    “献祭?”楼重仙大吃一惊,一看林烈要玩命,连忙伸指在林烈身上连点了几下,迅速封印了他的玄关窍穴。

    玄关被制,林烈终于倒地不起,从此再无还手之力。

    楼重仙大步流星走过去,轻松的将林烈抓了起来,恶毒道:“臭小子,就凭你,也想跟本宗玩个严刑拷打?瞎了你的狗眼,在本宗面前,你连献祭的机会都没有,马上带我出去,要不然,我不止让你死无全尸,还会想办法把外面的人一个一个的引起来全部杀掉。”

    “……”

    林烈怨毒的看着楼重仙,一言不发,而后者开始翻找他的百宝袋,并迅速取出大丹待在牢房里进补。

    ……

    半炷香后,地牢外的街道上,五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隐藏在楼座之外,目光转晴的盯着安静的地牢大门。

    “小契,你这招好用吗?别偷鸡不成蚀把米,再让林二爷出了什么事儿啊。”黄英奇守在门外不远的阴暗角落里,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萧禄契目光没有分毫的移动,沉声回道:“小奇,你别瞎操心了,林二爷既然答应了咱们,他肯定有自保的办法,这件事谁办都得引起楼重仙的怀疑,整个古城,只有林二爷才有这个资格,办法就这么一个,既然用了,那就别考虑太多,反正我相信森二爷。”

    李元三人闻言,连忙点头:“我们也信。”

    吴明咧着大嘴道:“英奇少爷,你可能不了解林二爷的为人,他可是号称比咱们副宗还多两个心眼的家伙,想让林二爷吃亏的人,还没生下来呢。”

    黄英奇心思极重的看了四人一眼,内心依旧不放心道:“娘的,这事儿弄的太危险了,要是林二爷出了啥事,我爹肯定得打死我。怎么还不出来啊。”

    “急啥啊,楼重仙被绑了快半个月了,你不让人家恢复恢复再出来啊。”胡通完全没担心道。

    五人说着,忽然,地牢门前出现了林烈的身影,他的身后跟着的正是被绑起来的楼重仙。

    “出来了,出来了,林二爷怎么还把楼重仙给绑着带出来了?”

    “别急,先看看再说,二爷肯定有二爷的想法。”

    “哎?你们感没感觉到,咱们二爷身上一点神力波动都没有,反倒是楼重仙身上,出现了些许神力波动。”

    “是吗?”黄英奇抻着脖子仔细一看:“还真是,成了?”

    “必须成了,来,快咱们先走一步,把该安排都安排好,出去等着。”

    ……

    又过了快半个时辰的时间,啸月山上,萧禄契看着跟着林烈快速消失在半山腰上的两个人影,心中豪气顿生的冲着身后招了招手,随后,足有上百个外门弟子跑了出来,站在了萧禄契的身后。

    萧禄契高举着右手,目不转晴的盯着山下的方向,心里默念了几个数字后,猛的往下一挥。

    随后就听见身后上百个外门弟子无比混乱的喊了起来。

    “快来人啊,有囚犯逃狱。”

    “什么,人在哪呢?谁看见人了?”

    “林二爷,是林二爷,谁看见林二爷从哪下山了。”

    “这边,我看见了,妈的,楼重仙要跑,他挟持了林二爷,跟我追……”

    “……”

    夜间的啸月宗,瞬间火光通明,一队队巡山的弟子纷纷从山顶上摇旗呐喊、呼呼喝喝,脚步凌乱的往山下追来。

    已经快逃到山脚下的楼重仙拽着身上玄关被制的林烈一边跑一边回头听着喊声,再散出神识打探四周之后,狞笑着对林烈说道:“臭小子,你还真是偷偷来审我的,妈的,那就别怪你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