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470章 凶境传来惊闻

    风绝羽脸布满了阴霾和冷笑,单手把玩着从李容脾脏内取出的刀魄灵气,掌心漫过的本源化作光团将刀魄紧紧裹住,不敢有丝毫放松。

    小小刀魄受到外力牵制,竟像倔强的小鸟顽强的抗挣了起来,它在风绝羽的掌心飞来飞去,不断撞击光团四壁发出嗡嗡的惊颤之声,浓厚的本源光团创建的防御结界十分坚固,却也是在刀魄的不断撞击之下摇摇欲坠,不停的颤抖。

    风绝羽心境不变,脸色始终挂着凌厉且自信的笑容,一股股精纯的本源神力从体内补足而来,不断加固的本源光团一次次的凝实,并且大量的本源开始形成包抄之势,产生无穷大的压力,向心一点慢慢挤压。

    刀魄灵气在光团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慢慢的,刀魄发出一声悲鸣悬在光团心停住不动了。

    “给我碎!”

    神力催动至此,风绝羽眼闪过一抹厉色,心神发动、神力暴涌,将刀魄生存的最后一点空间蛮横占据,最终那道刀魄,被他的本源神力强行瓦解,崩灭于无形。

    化了刀魄灵气之后,风绝羽从口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这浊气之竟含有形同城门泛滥出来的乳白色本源,以及一道细小的赤金色灵线,风绝羽心一定,心想那条赤金色的灵线恐怕是刀魄的灵髓了,也不知道是何人在阵法之暗藏了杀机,居然可以用自身的本源神力幻化出如此恐怖且隐蔽的杀招。

    解决了李容脾脏的刀魄灵气,风绝羽冲着管铭招了招手,他自己则是再次退回到地下河畔附近,开始处理潜入心脏的那道刀魄灵气。

    相李容的刀魄灵气,他体内的那道刀魄要顽劣的多了,风绝羽用了足足一天一夜的时间从心脏抽刀魄,费了很大的心力方才将刀魄抽取了出来,刀魄灵气的大小,李容所的刀魄还要大一些,但是灵性却是充足了一倍,化解起来,十分麻烦,也幸亏风绝羽发现的早,按照他的推断,要是再过几天再发现那道刀魄灵气的存在,恐怕自己也会像百合门的门人,死的不明不白了。

    处理了暗藏在体内的刀魄,风绝羽的脸色微微有些泛白,嘴唇干瘪,像是好几天没有喝水似的,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萎靡了不少。

    但他依旧声如洪钟,仿佛之前的所有经历犹如一场梦境。

    “我终于知道百合门弟子的死因了。”

    李容和管铭匪夷所思的站在左右两侧,目光忌惮的看着那陷入黑暗的巨大城池,刚刚经历的一切,宛若在他们的心房砸下了一枚大大的钉子,让他望着城池,如同看着死神一般,想想都觉得疼。

    “是那道刀魄?”

    “不错。”

    风绝羽的声音四平八稳,铿锵有力,还带着些许兴奋之意道:“此城的禁制之被人暗布下一个强大的神通,这个神通等级颇高,拥有强大的生命气息,也许是此城的主人,抑或是其它人,总之这个神通创造出一种以生命元力为本的刀气,通过结界禁制的本源,送到靠近城池人的体内,并藏在五脏六腑之。”

    他说着,看向李容:“你说你曾带着百合门的弟子数次靠近城池,八成便是吸入了此城结界禁制散发的本源,这些本源只能起到威慑作用,加强结界禁制止的威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潜藏在其的刀气,它初时进入体内,便与骨血相融,魂本一体,普通人根本无从发现,待到那刀气入体太多,形成刀魄之后,这个人基本临鬼门关只有一步之遥了,而它与骨血相融,恐怕是因为有人在布阵之时将刀气封以残存的神识,会在刀魄形成一段时间之后撕裂捣毁五脏六腑,这样可以悄无声息的要了人的命,本宗估计,人死之后,这刀魄也会随着人死而消散,因为它本是生命元力促成,人死如灯灭,生命气机皆无,那样查也查不出来死因。”

    “那前辈是如何发现的?”李容惊骇莫名,现在想想自己的门人,一个个死的时候的确是充满了古怪,可是他也曾剖尸验体,进行查验,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原来人一死,刀魄也不见了。

    风绝羽淡淡一笑,毫不避讳道:“因为是生命元力,又被封以施法者的残识,再加此刀魄与骨血相融,形同鲜血,自然不容易被人发现,而本宗拥有天眼术,天眼术可洞察世间万物,这刀魄,自是逃不出本宗法眼,只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本宗没有想到刀魄居然化作精血模样躲在脏器之内,早知如此,几天前便可将刀魄自你体内取出。”

    李容听过,庆幸的擦了擦头的汗水,感激莫名道:“前辈所言,真是让李某汗颜,幸亏有前辈在此,否则李某的性命,怕是交待在这了。”

    “不单是你,本宗也差点着了道。”风绝羽庆幸的感叹了一声,刚才也确实非常危险,要不是看到那城门的本源掺着一道特殊古怪的气息,让他想到了大葬地术的生命和死亡元灵转化,他也想不到,有一种本源居然可以以生命的力量存在。

    管铭一听,吓的冷汗直流,指着自己道:“副宗主,那我呢,我也来过这啊?”

    风绝羽冲着他摇了摇头:“你没事,你只来过一次,吸入的刀气数量还不够凝实刀魄,不会威胁到你的。不过你要是再待下去,那另当别论了。”

    管铭吓的浑身汗毛都站了起来,战战兢兢道:“这个地方太诡异了,副宗主,要不咱们出去吧,再想别的办法。”

    “不用。”风绝羽看着城门道:“我留在这里,你们自行出去吧,李容……”

    “晚辈在。”李容侥幸的捡回了一条命,心里对风绝羽感激莫名,已经把风绝羽的话当作了圣旨。

    “你和管铭先出去吧,这条隧道,暂且派人把守起来,不许任何人进来,我自己进去转一转。”

    李容闻言,连忙应道:“全凭前辈吩咐。”

    “走,快走吧,这地方太他妈的邪乎了,我可不想再待下去了。”管铭拉着李容,两个人快步往隧道外跑去。

    听着破空之声渐渐远去,风绝羽收回了神识法念,目光转向那座沉寂在黑暗的城池,凌厉的眸子迸射出期待的光芒。

    一座埋在地下千丈深的巨大城池,一扇布满了稀古怪符箓的铁制城门,一道看不见摸不着却能以生命元力化骨血为刀锋的灵魄,一个坚固无连六级阵法师都束手束脚的庞大结界……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冥冥点醒着风绝羽,这座城池之,似乎有着十万年来不为人知的故事。

    他从容的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脏旧的衣衫,琅玉迷境的狼狈被风绝羽一扫而空。

    适才他面无表情的讲解了刀魄形成的笼统大概,目的是劝李容远离古城废墟,但他绝不会暴露自己已经产生浓厚兴趣的心迹。

    那道刀魄,来的太突兀、太诡异了。

    “器之魄,源于灵,刀魄之利继承了法器器灵的锋利,刀魄来自一种法器的器灵,然而一般的器灵鲜活存在,却又不可琢磨,但此刀魄,却大为不同,有人将刀之器灵以骨血强行融化,以精血注祭锤炼已久,骨血与器灵相融,便承载了修者强大的神识意念和生命元力,便可迎风承势、遇水颠潮,这刀魄入体,直入五脏,伤人与无形,即便器主已死,也融合了生前死志,颇为可怕,以此精神力入道,即便身死亦可人器合一,这城池的主人,当真是可怕至极。”

    风绝羽嘴里碎碎念着,阐述的无疑是刚刚发现刀魄的领悟,论手段,他拥有墨陵十万载的记忆,这片大陆所有的道统,都不会逃出他的手掌心,可刀魄的手段他却是第一次见到,怎能不令人唏嘘。

    “我到要看看,这城里究竟藏了什么秘密。”

    风绝羽打定了主意,将天坠剑取了出来背在了身,第二金身凝炼成功之后,他越发的大胆了,如今他等于拥有两条命,区区一座来历不明的古城废墟,有何探不得的。

    几百丈的距离风绝羽做好了以身犯险的准备,来到了那暗沉沉的巍峨城池之下,他再度把手放在了城门之。

    很快,城门的数百巨大铆钉的符箓跟着运转了起来,宛若数百只精灵,依附着城门窜来窜去,显得毫无章法。

    结界禁制启动,浓烈的乳白色浩渺云烟化作杀伤力惊人的白色电流犹如毒蛛吐丝一般阵阵射出,与风绝羽体表幻化的神甲灵光罩激烈的对峙了起来,黑色、白色、金色的电流在他的胸前纵横交错,仿佛一严密的电不断溅出灿烂的火花。

    风绝羽面不改色,把手掌轻轻的搭在城门,飞快的画了一道阵符。

    ……

    霸空城的大街,一个头戴斗笠的娇柔美女从传送阵走了出来,透过朦胧在眼前的洁白面纱,美女见识到了这座已经在灵洲修者心逐渐变得伟大的城池,美女叹为观止。

    “啸月山、霸空城,这风绝羽年纪轻轻,到是有些手段,如此大的重城,竟在他的掌控之。”

    美女暗暗的想着,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那已经被封为灵洲第一山的啸月了。

    可在这个时候,大街发生了巨大的骚乱,一大群人在街市奔跑起来,不少人大声的喊道:“重大消息,冰海帝尊陌西城在暴乱风眼斩杀了御虚轩的雪帝韩圣,雪帝韩圣已经死了。”

    “唰!”美女闻声转身,藏在面纱下的面孔颠覆性的阴沉下来。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