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半块铜板

第3471章 各种尥蹶子

    御虚轩,太清宫,韩荣手里拿着几块无端端碎裂的玉符残片,一双眼睛被泪水遮蔽包裹。

    太清宫下的几位童子分作两列跪在地,想哭又不敢大声,偷偷的抹着眼泪,

    太清宫的墙壁,一幅大大的人物画像挂着那布满符箓和花纹的墙壁,画的人栩栩如生,犹如活在人世。

    玉符残片一片片的散落在地,韩荣全然没有反应,目光呆滞的望着西北方向,透过那四四方方的木窗,好似看到了一个面带慈祥笑容的长者,正对着挥着手。

    清宫呈现出一片极致哀荣的气氛,没有人说话,只有那点点滴滴,抽泣的哭声。

    半个时辰过后,韩荣把目光从窗户方向收了回来,这一刻,他似乎瞬间老了数十岁,本来乌黑的两鬓,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斑白的寒发,几道皱纹,莫名出现在他那几日来已经逐渐深陷的脸颊。

    “帝尊仙去了……”

    韩荣悲恸的闭了眼睛,眼角一滴老泪,缓缓落下。

    宫前童子嚎啕大哭了起来。

    太清宫敲响了铜钟,共十二下,御虚轩下,陷入了一片极致的悲恸当。

    ……

    雪帝韩圣陨落当日,九界山各地陷入一片呆滞当,莫说那大大小小的一、二、三流天宗,纵然门内拥有道武境的太宗门,也是被这一则消息震惊的无以复加。

    雪帝韩圣,于暴乱风眼躲避陌西城的追杀不成,死于暴乱风眼,消息确凿。

    此讯一出,九界山起码数十个天宗当天宣布了关门了山门,有异域的则是关闭了异域,不许任何弟子传人出入,随后,各大天宗的宗主一个级别的强者纷纷离开了自家宗主,有的出去避祸、有的则是去往九界山主的大殿寻求进一步的指示、更甚至有一些宗主五代人物跟陌西城有恩怨的宗主,直接解散了宗门,去往边陲、荒泽之地避难。

    雪帝一死,整个九界山都乱了套。

    ……

    北疆,云水阁浮冰清看着手下人们传来的折卷,娟秀的小脸宛若雕塑一般石化。

    她身边的乔之勋,满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望着那西北方向,心灰意冷的冲着浮冰清说道:“清儿,走吧,韩雪一死,下一个不知道是谁了,萨都剌早在多年前便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他那唯一的宝贝徒儿都送到了皓元凌家,你不能光顾想着云水阁,得为自己打算打算啊,毕竟你渡过这三九天劫,太难了。”

    浮冰清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去哪,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是更助涨了陌西城的气焰?”

    乔之勋闻言一叹,反问道:“光凭陌西城这三个字,还需要他人来助涨气焰吗?”乔之勋说完,赶紧补加了一句道:“他陌西城离开冰海,是奔着复仇来的,他用复仇来破境,谁也挡不住他。”

    “凌鉴楼也挡不住?”

    “凌鉴楼是凌鉴楼,你觉得凌鉴楼,会为了天下苍生,去得罪一个实力修为几乎不压于自己的顶级强者吗?”

    “唉。”浮冰清听完,幽幽的叹了口气,起身冲着乔之勋道:“乔老,跟我走吧。”

    乔之勋微微一笑,摇头道:“你不用担心我,陌西城毕竟是陌西城,他会动你,动萨都剌,动韩圣,却不会动我们这些小人物,我帮你看着云水阁,你只要活到陌西城死或者飞升,我再把它交给你。”

    “乔老保重。”浮冰清说完,转身走了,并且之后的数十年内,再无此人消息。

    ……

    韩圣一死,整个九界山跟翻了天一样,无数顶尖强者,哪怕有着道武境实力的人,全部都在几天之内尥了蹶子,从此去留无踪。

    霸空城的大街,消息还跟雪片一样纷纷扬扬的传着,万俟弱水一张俏脸变得万分的焦急。

    她站在街,手掌哆嗦的从百宝袋取出了那块能跟恩师联络到的寒跋玉,刚准备祭入一道神识,却发现寒跋玉嘭的一声在她的掌心炸的粉碎。

    万俟弱水愣在原地。

    不远处的一栋楼宇,一个背着长剑的青衣剑客喝下了坛子里剩的半坛酒,他嘴一抹,拿出一块寒跋玉打入一道神识,同时嘴嘀咕道:“万俟弱水的寒跋玉已毁,此线已断。”青衣剑客收了寒跋玉,下楼钻进了茫茫人潮之。

    ……

    皓元,五爪金龙族地,龙战望着飞龙金顶的偌大阵盘,骂了一句:“真他娘的是个疯子。”

    ……

    山海书院,一座古老的破旧书楼之,骆临楼站在楼下,看着楼顶九星盘月的阵法异象,无奈的叹了口气,冷声冲着身后起码数百人下令道:“马彻查六院弟子,旦凡曾与冰海有半点牵扯之人,一律格杀,顺便,把派到啸月的人叫回来吧,那个姓风的小家伙,再让他活几年吧。”

    ……

    啸月宗,黄天爵手拿着两只玉符站在了大殿之。

    大殿,红杏夫人、萧岳河、聂人狂、项破天、官若梦等等等等众多元老齐聚一堂,听着黄天爵在殿前宣读玉符的消息。

    良久之后,红杏夫人咯咯笑的前仰后合,无奈道:“这个陌西城,果然不愧是九界山第一疯人,雪帝韩圣那般深不可测的修为,终究还是没能逃出他的五指山,呵呵,这下,九界山怕是要乱一阵了。”

    堂前云义点头道:“嗯,这陌西城活了两万年,经历了天地玄元四纪元年大半岁月,与其结仇的仇家可是不少呢,这一下,那帮人怕是要睡不着觉了。”

    项破天乐的直拍大腿道:“这不算啊,关键是山海书院怎么闭院了?我听说骆临楼派来送邀帖那小子今天早晨灰溜溜的下山了,这是什么情况?”

    萧岳河淡淡一笑道:“我已经命人打听过了,三千年前,山海书院的一任首座院长曾去过冰海挑战陌西城,虽败了,但却毁了陌西城一座桃坞,当时陌西城无法离开冰海,此人便无所顾及,现在此人不知还在不在,算是不在,以陌西城的性子,山海书院怕是也被甩了一身泥,他们不确定陌西城会不会光临七霞界,但只要到了七霞界,那座破书楼定然是要毁于一旦。”

    “所以,骆临楼放弃了找咱们的麻烦,专门防着陌西城去了?”项破天捧腹大笑:“该,恶人自有恶人磨,老子巴不得那破书院毁于一旦呢,哎?听说风小子跟陌西城关系不错,要不,咱们跟他说说,把陌西城请到灵洲来坐坐客怎么样?”

    项破天此言一出,殿前众人哄堂大笑了起来。

    红杏夫人任由众人欢快的笑了一会儿,方才摆手打断道:“山海书院风声鹤唳,锦绣福地必有所动作,传令下,严令本宗弟子不得在外胡作非为,任何西境对东境的战事,绝不能掺与进去,哪怕是混水摸鱼的想法,也不能有。”

    “是。”

    红杏夫人又问道:“黄天爵,你二哥呢?”

    “管铭传讯,百合门那边发现了一座地下古城,二哥已经过去帮助李容,探索那座古城去了。”

    红杏夫人点了点头,官若梦见状,非常机灵的笑道:“夫人,我把消息递给夫君吧。”

    “嗯,告诉他让他安心修炼,不用急着回来,陌西城这一次,算是间接的把咱们的隐患暂时全部消除了。”红杏夫人说完又指向官若凡道:“若凡,马去天坊,告诉沐古,给我去穹海古镇寻宝,把《黑蛟图》面标注的那些岛屿给我找到,把里面的东西全都给我带出来,哼哼,这么多年,一直被锦绣福地和山海书院压着,也该着我们腾飞一次了。”

    红杏夫人命令一下,整个大殿的元老、长老全部欢欣鼓舞的动了起来。

    ……

    百合门地下古城废墟前,风绝羽从天道珠取出了传来灵讯的寒跋玉,打开来一瞧,顿时愣了一下。

    随后他马翻出另一块寒跋玉,手指飞快的在面落了一个印符。

    片刻后,寒跋玉传来一道耀眼的亮光,风绝羽拿着对着里面询问起来:“什么情况,我的慕白道兄?”

    过了一会儿,寒跋玉传来回信,一个笑声响起:“呵呵,你收到消息了?”

    “是啊,我在七霞界,这边都乱套了。”

    另一块寒跋玉的主人李慕白笑道:“乱了才是正常的,帝尊隐忍多年,如今出世,岂可让屑小安睡于枕前。”

    风绝羽一听明白了,佩服的五体投地道:“帝尊是真霸气啊,晚辈佩服至极,哎,帝尊他老人家呢?”

    “我们已经离开暴乱风眼了,在找萨都剌,不过我们的夏帝,似乎不太想见我们。”

    “哈哈。”风绝羽笑的直拍大腿:“那肯定不想见啊,他们把冰海都搅合成什么样了,慕白道兄,需要帮忙吗?”

    李慕白哈哈大笑:“你好好练功,是帮了大忙了,行了,不说了,我们要起程了,对了,听说你在灵洲过的不太安生啊。”

    “啊,两大太天宗夹着,确实不太安生,怎么了?”

    “没什么,你安心在灵洲待着吧,倘若山海书院有什么异动,可以马通知我,帝尊他老人家说了,那座破书楼存在太久了,该去扫扫了。”

    “唰!”

    风绝羽听完,眼前一亮。

    /bk